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48章 退宗
    但凌天最后,还是没有再举起龙渊剑。

    

    剑斩黎丹萍,那是污了龙渊。

    

    抬手,四指并拢。

    

    这次,凌天想要尝试一下四指纯阳的威力。

    

    火种之力融入凌天的手臂,在手指上的窍穴之中喷涌而出,凝成的漩涡,疯狂的吸收着凌天体内散仙元气。

    

    威波震荡,最后凝成一道赤红无比的巨大手指,显化在战台之上。

    

    恐怖的热流,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席卷,在此刻,甚至映红了岛上苍穹。

    

    如此杀招的强横,可以之前的寻常准仙术,强横大多了。

    

    在纯阳指出现的霎那间,便是让很多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等准仙术之法,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当凌天大手点下,那手指在气旋的推动之中爆射而出,震颤着整个岛屿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是豁然站起,惊诧的瞠目结舌。

    

    这一指如此恐怖,怕是那黎丹萍,根本接不下!

    

    “不好!”

    

    丹阁之主一声惊呼,来不及出手,那纯阳指便是已经横渡虚空,点落在了黎丹萍的剑光之上。

    

    咔嚓!

    

    出乎之前所有人的意料,黎丹萍全力的一剑不但没有伤到凌天,反而是被凌天四根手指,便将那一剑给震的粉碎!

    

    这之间的差距,也实在是大了些。

    

    “嘶,这是什么鬼武技?!”

    

    “而且凌天的元气实在是太强大了,这等波动,简直比之散仙后期,也绝不逊色!”

    

    “没错,那陈剑啸被剑阵困住,那么这黎丹萍……”

    

    众人目瞪口呆,都明白,那黎丹萍,怕是接不下凌天的一招!

    

    “什么!”

    

    而那被纯阳指锁定的黎丹萍,看着那掠来的四根手指,也傻眼了。

    

    嘭!

    

    但是下一刻,纯阳指便无情的将那黎丹萍直接吞没。

    

    巨大的火指无情的横推,最后点落在地上,轰碎融化了无数山峰,这才沉寂下来。

    

    而等那火焰和烟尘散尽,众人这才赫然发现,那巨大而焦黑的深坑之中,丹阁之主黎丹萍狼狈不已的瘫在中央。

    

    其身上,一尊鼎炉悬浮,散发着虚弱的光芒。

    

    黎丹萍败了!

    

    而凌天做到这一点,只用了一招而已。

    

    “强,真是强的可怕,这丹阁之主身上悬浮的鼎炉,应该是她的玄宝丹霞鼎,如果不是这鼎炉,怕是就算她有散仙中期巅峰的修为,也要废在凌天的这一指头之上!”

    

    “没错,两大阁主同时出手,竟然让一个后辈给安排了。”

    

    看着那巨坑之中衣衫褴褛浑身焦黑的黎丹萍,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灵气。

    

    “嘭!”

    

    而另一方,用了全力一剑将剑阵斩裂一道缝隙而出的陈剑啸,浑身衣衫也都破碎掉了,鬓发散乱的他也可以用狼狈来形容。

    

    但是当他看到黎丹萍凄惨的样子,还是咽了口唾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唰!”

    

    凌天跃出战台,提着剑,闪烁到黎丹萍的上方,脸上冷峻,没有丝毫的表情。

    

    看那样子,竟然像是要将黎丹萍直接击杀。

    

    “凌天,住手,你不能杀了丹阁之主!”

    

    道阁之主在高台上一声惊呼,就要飞临下来。

    

    其他阁主也全都围了过来。

    

    就算是他们也不耻黎丹萍的作为,但其毕竟是一个之主,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自己宗门的一个后辈所杀,不然九霄颜面全无。

    

    “凌天,你切勿不要冲动,不然你将万劫不复!”

    

    陈剑啸穿着粗气,提着剑道。

    

    凌天横眼看向他,神念一动,那百道剑影,便是震颤而动。

    

    陈剑啸顿时心中一惊,猛然回身,但是那剑阵却是擦过他的身侧,瞬间回到了凌天身周,环绕着其徐徐旋转。

    

    “我可以不杀她。”

    

    “但是,此人在规矩之外,颠倒黑白,还妄图杀我。”

    

    “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

    

    “今日,我便断你一臂,让你长个教训,如果还敢动我,或者是我凌天的人,你必死无疑!”

    

    “不但是你,就算是你整个黎家,我也绝不放过!”

    

    凌天的脸抽搐着,让一众散仙,都感觉此时的凌天,真的不像是一个宗门后辈,而更像是一个历经江湖的一宗之首。

    

    声音落下,凌天手中龙渊剑一震,一道剑光,便是直接斩下。

    

    啊!

    

    昏迷之中的黎丹萍是被疼醒的。

    

    但是当她看到自己的手臂已然和身体分裂,鲜血喷涌的肩膀,已然空空落落时,整个人都傻掉了。

    

    “我的手,我的手!”

    

    虽然散仙的肉身可以重塑,但是凌天龙渊剑上的剑意何其恐怖,虽不说其手臂永远也长不出,但是一段时间之内想要复原,是绝对不可能了。

    

    如此,断了一臂的黎丹萍将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以独臂示人。

    

    这,简直比杀了她,还要恐怖。

    

    而且,她作为丹师,没了手臂,还如何炼丹?

    

    这让她丹阁之主的脸,往哪里放?

    

    “凌天,我,我要杀了你!”

    

    “我要你死!”

    

    黎丹萍整个脸都陡然变的狰狞恐怖到了极点,她在坑中身子狂震,想要起身,但凌天的威压却是将她死死的按在地上,就是无法动弹一丝。

    

    “长老会!你们都是瞎子么,这凌天简直欺师灭祖,断我手臂,还不将其打杀!”

    

    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挣脱凌天的镇压,黎丹萍又是看向高台之上的一众散仙,歇斯底里。

    

    不过,散仙们却是面面相觑,一时间,竟然什么都不敢说。

    

    凌天的强大,已经足以和陈剑啸相提并论,这让他们如何抉择?

    

    为了一个黎丹萍,得罪凌天?

    

    这孰轻孰重?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平日里,你们长老会拿了我丹阁多少恩惠?如今却是都不帮我?!”

    

    黎丹萍看着那群人无动于衷,一口鲜血便是喷了出来。

    

    整个红霄岛之上,所有人都在看着,如果今天就这么任由凌天横行,那她不如自己了断了。

    

    “你们就算是不将其打杀,也要惩治这凌天的逆上之罪,将其驱逐出宗门!”

    

    黎丹萍不甘心的嘶吼着。

    

    “如若不然,你们长老会的威严,将荡然无存,成为登仙台的笑柄!”

    

    “如果你们不作为,我黎丹萍就退出宗门!”

    

    长老会的一众散仙,脸色的难色,越发的凝重起来。

    

    “丹萍,你少说两句,凌天的事,我们从长商议,如今,不是说这个事的时候。”

    

    道阁之主脸色渐冷。

    

    林宵也哧哼一声,“笑了,你自己无视宗门规矩想要杀我器阁弟子,如今被虐成这个样子,倒是先撒起泼来,要丢人,也是你黎丹萍丢人,关我们宗门什么事?!”

    

    “呵呵,不用长老会制裁我!”

    

    不过,凌天却是收起浑身剑阵和威压,凌空而起,环视整个岛屿,而后看向那高台之上的所有散仙。

    

    “我凌天本就是九霄云海阁的记名弟子,有来去自由的权利。”

    

    “如今,九霄云海阁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凌天继续留下来。”

    

    “所以,不用你们为难。”

    

    “从今天起,我凌天,退出九霄云海阁!”

    

    说罢,凌天直接撕下了肩膀上的九霄器阁标志,火种升腾,便是将其焚烧成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