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41章 双太初武魂【四更感谢chen老板大力丸】
    温家他可不算陌生,之前在天外秘藏内,温家的温婉的模样,凌天到如今,都是记忆深刻呢,那样温软恬静的女子,应该被岁月温柔以待的,而且温家应该素来与世无争的,怎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只是据说,没人有证据。只不过,有人曾经看到过黎烮和温炎一同进入吞云战场,那里是西海外的一座遗落战场,算是险地吧!”

    

    “但是之后,温家就在吞云战场外发现了温炎的尸身,而且其身上带着的温家玲珑宝匣已然打开了,从温炎传回的消息看,说里面曾经盛放的,应该是一枚上古级的太初武魂!”

    

    “更加巧合的是,黎烮回了宗门之后,一口气便是闯过了藏武殿八重楼,将九霄剑法,拿到了手中!”

    

    “而且,当时他显化在圣剑山上的太初武魂,赫然是两枚——烈和炎!”

    

    “双太初武魂,是我九霄云海阁第一次出现,实在难得……”

    

    林宵看向殿外,“如此,他黎烮也成了后辈之中,继你和秦明月之后,第三个闯过第八重楼的弟子……”

    

    “没错,当时我们都在场,双太初武魂加持下的黎烮,真的强横的可怕……”狄光也颔首,“不过,他枯坐九重楼下一个月,最后无功而返,这倒是不及你的。”

    

    “双太初武魂,这倒是有些意思了。”

    

    凌天也是有些惊诧,上古级别的太初武魂虽然不如旷古,但是集齐一套中的两枚,还真是挺难的。

    

    拥有一整套太初的凌天,当然知道一枚太初武魂和两枚之间的差距。

    

    烈炎,应该足以和单枚旷古级太初武魂相媲美了。

    

    “是啊,如今黎烮回宗门也有两个月了,应该是战力又有所精进,所以才在半个月前,当着整个宗门的面给你下了戮战令,这挑战是生死不论的,怕是,这家伙没打算放过你……”

    

    林宵叹息一声。

    

    “这人怎么这么坏啊,大家都是同门,他就那么想杀凌天师兄,真是有病。”

    

    小阿狸撅着嘴。

    

    “这家伙骨子里就是个恶人,平素睚眦必报,当年在宗门的时候,被他暗中除掉的人还少了?如今,他回宗本想着力压温洛寒,问鼎九霄,没想到如今凌天的名头这么大,而且凌天还如此打压剑丹两阁,他当然不会放过凌天了。”

    

    “当然,这戮战令也不是强制性的,凌天你可以不接……”

    

    林宵看向凌天,但心中却已经有了预料。

    

    “接,为什么不接……”

    

    果然,凌天放下茶盏,脸上的好奇之色已经过去了,如今已是淡然,“双太初武魂,我也想见识见识,如此也该让剑阁彻底死心了。”

    

    如今,凌天已经在准备离开九霄了,那么在离开之前,不妨将这黎烮顺手解决了。

    

    “凌天,这戮战令你若是不接,不过是跌了些面子,其实也没什么,但若是接了,可真是不论生死的。”

    

    林宵蹙眉。

    

    “怎么,阁主觉的我会输?”

    

    凌天蓦然一笑,搓了搓手指,“他若是想死,我可以成全他……”

    

    方才那戮战令上的神念杀招,凌天可还没忘呢,这黎烮对自己心存杀机,而且性子如此恶毒,若是不将其铲除,日后必然是大祸患!

    

    “你当然是不会输的,但如果那黎烮真死在你手里,怕是这次绝对逃不过被长老会质询了。”

    

    “至少,黎丹萍绝对不会放过你。”

    

    林宵最后叹息一声,“罢了罢了,该来的还是会来,一切,就看天意吧!”

    

    “嗯……”

    

    凌天起身,走向殿外,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回身道:“对了阁主,那温家的温炎,和温婉姑娘可有关系?”

    

    “当然,温炎是温婉的亲生父亲……”林宵一怔,“怎么了?”

    

    “没什么……”

    

    凌天回身,不由得轻嗤了一声。

    

    “黎烮,你还真是该死了。”

    

    咬了咬牙,凌天忽然对这个从未见过的黎烮,升起了莫名的厌恶和杀意。

    

    “半月之后,我自会赴约。”

    

    “这戮战令,也该还给他了!”

    

    说罢,凌天抬起手中的血色戮战令,一道强大的神念灌注其中,而后猛然一震,便是爆射而出!

    

    战令之上,带着凌天的强大神念和元气加持,瞬间便是掠出器阁小岛,爆射向剑阁方向。

    

    铮铮铮!

    

    那令牌犹如破天流星一般,在路径之上竟然层层爆燃加速,破空之声,犹如惊雷一般,连连炸响在九霄百岛之上。

    

    无数弟子都是被这惊雷之声所震慑到了,但是抬头看去,却是发现一道血色令牌,破空而行,眨眼间,便是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甚至到最后,那令牌的速度已经犹如瞬移一般,一个闪烁,便是到了剑阁之外,甚至沿途已经惊起了宗门的阵法禁制。

    

    铛!

    

    噗!

    

    不过让剑阁弟子都惊惧不已的是,这血色令牌竟然是直接刺破了剑阁外的禁制大阵,一路爆射向剑阁内的一座山峰!

    

    那座山峰在剑阁之中极为特殊,其上没有任何植被,岩石赤红,好似火焰山。

    

    而此时,一道身影从那山峰之上爆率而出,看着那向着自己爆射而来的血色光芒,当即瞳孔猛然一缩!

    

    下一刻,他手中长剑带鞘而出,一道赤火剑芒斩下,正中那令牌!

    

    咔嚓!

    

    令牌终于崩碎,但是一道虚影升起,声音更是震颤着九霄云海阁。

    

    “半月之后,斩你!”

    

    只有六个字,那虚影一身白衣,白发飞扬之间,好似睥睨天地。

    

    这是凌天用强大至极的神念凝化成的虚影,甚至有些神念分身的意思了。

    

    剑阁弟子看着那悬浮在山前的淡淡虚影,心中更是惊诧。

    

    “可恶。”

    

    不过,那一剑斩碎令牌的男子,本就粗狂的脸上,如今更显狰狞。

    

    其一头赤红长发咧咧飞扬,好似燃烧着的火焰。

    

    凌天的这道身影带着散仙级别的威压,声势更是传遍整个宗门,比当日他向凌天宣战的时候,宏大的多的多!

    

    而且,这令牌还是破了剑阁的阵法禁制,凭借神念和元气爆掠而至,如今还带着神念化形。

    

    践门踏户,赤果果的打脸!

    

    “凌天,我黎烮,和你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