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40章戮战令 黎烮归来
    这是凌天继成了百剑阵之后,第二个苦修的准仙术。

    

    而这一道老乞丐留给他的功法,也没有辜负凌天的期望。

    

    六龙行天,结掌而落,那般恐怖的气息威压,让凌天自己,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够啦!你再破坏,怕是要把幻刺蜂们给累死了!”

    

    不过,一声娇斥从山下传来,而后整片空间之内,便是突然升起一股不可逆转的绞杀之力,直接将天穹之上那凝集的神龙掌印撕裂的粉碎。

    

    再厉害的功法,于桃园内,都不敌桃夭夭的一个念头。

    

    “好吧……”

    

    凌天悻悻然,的确,这半年来,凌天在桃园内的破坏已经太多了,尽管凌天将紫薇宗遗址内的很多珍稀药材都让桃夭夭移植进了桃园,但如今桃夭夭也是说什么都不干了。

    

    结果,就是凌天被桃夭夭一脚直接踢出了桃园。

    

    当凌天推开满是灰尘的房门,站在院门前遥望辽阔无际的大海时,凌天的修为,已经再做突破,达到了三阶武皇的恐怖修为。

    

    这等修为高度,在整个人族后辈之中,都是绝对一流的存在。

    

    最起码,于九霄之内,是未曾有的。

    

    不过,当那个已经消失了数年之后的弟子再度踏入九霄云海阁的岛屿之上时候,这等傲人的修为,却不再独属于凌天一个人。

    

    “凌天,你出关啦,这是半年来送到你这里的玉简,你出来之后记得看一下。”

    

    凌天将院门前发现了数十枚玉简,大部分都是外界各大宗门的拜帖,其中有几枚则是一凡大师的回信,凌天看过之后,脸色越发的冷峻。

    

    “时间还真是不多了……看来,是要抓紧了啊。”

    

    将一凡大师送来的玉简全部震碎,凌天却是发现,除了一堆玉简之外,还有一枚血红色的类似令牌的东西悬浮子院子前的阵法外,带着锋锐的煞气。

    

    “嗯?”

    

    凌天甚至能感受这东西上的不善之意,将其握在手中,凌天便是不禁挑眉。

    

    “戮战令?”

    

    这是何物?

    

    凌天将令牌反过来,却是发现上面是一道神念。

    

    “剑阁真传弟子黎烮,于此日正是下戮战令于你器阁凌天,见此令后一月内,于外海红霄岛上以生死决斗,以正九霄剑阁声威!”

    

    那神念凝成一道陌生的声音,从那血红色的令牌之内爆射而出,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化成凶兽,咆哮而来。

    

    哼!

    

    一声轻哼,凌天身后剑意乍起,已然到了大成境界的中级剑域之间,瞬间便是将那道剑意神念粉碎一空。

    

    这暗藏在令牌中的神念,实乃杀机。

    

    若是换做是寻常后辈武皇,神念和领域之力不甚强力,在这道神念之下,就算是不死,也意海崩溃,沦为痴傻了。

    

    “好毒的手段,呵呵……”

    

    不过,这般把戏,在凌天眼中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和那裂神剑,差的太远了。

    

    “黎烮……”

    

    不过,凌天将那令牌攥紧,却是嘀咕一声。

    

    剑阁貌似是有那么一个真传弟子,排在大弟子温洛寒之后。

    

    但是,到如今,这剑阁还不死心?

    

    看了一眼时间,这令牌是子半个月前送到这里的,时间上,倒是还来得及。

    

    升起剑光,凌天跃下山峰,而在器阁主殿之外,林宵和狄光等人已经在伫立等候了。

    

    “呵呵,不错,你们的修为还真是突飞猛进啊!”

    

    从剑光之上落下,凌天发现狄光六人之中,已然有三人成就一阶武皇,身披霞光,俨然一派强者风范。

    

    “还不是托你的福,你给我们的玉皇丹太厉害了,药效十倍于丹阁的玉皇丹,而且还管够,想不成就武皇,都不行啊,哈哈!”

    

    狄光大笑道。

    

    “凌天,那黎烮给你下的戮战令,看到了么?”

    

    不过,林宵却是一脸冷峻之色。

    

    声音落下,狄光等人脸色也是一变,都没了嬉笑之色。

    

    “看到了,怎么了?”

    

    凌天颔首,看到众人紧绷着的脸,笑道:“你们这是什么表情,那黎烮到底何许人啊,将你们吓成这个样子?”

    

    林宵抿抿嘴,将凌天拉进了大殿内坐下。

    

    “你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个小子,他强的很!”

    

    林宵坐在主位之上,饮下一口小阿狸奉上来的灵茶,砸砸嘴道:“你有所不知,这九霄云海阁内,天赋最强的,还真不是那温洛寒。”

    

    “此子名为黎烮,乃是丹阁之主黎丹萍同族子弟,而且身怀十七层火种狰炎烈火,炼器天赋上,也是极高。”

    

    “当然,炼器是远不及你的,甩他十几条街。”

    

    凌天挑眉,“哦?十七层的狰炎烈火?这倒是有些罕见了……”

    

    据他所知,这种火好像是一种神兽火种,极为难得的。

    

    “没错,因为这黎烮的天赋武魂,也是极高,是九品中的上好武魂,火炎狰,而狰可是上古异兽,战力和神兽相差无几。”

    

    “至少,在武魂上,要比你的巡天龙族,还要强横一些,当然了,如今像你们这般天骄,只要不是极为绝顶的武魂,在武道天赋上的影响,并不大!主要看的,还是太初武魂的加持。”

    

    凌天颔首,“这我明白,我记得,这剑阁弟子中,原有三人是身怀太初武魂的。”

    

    “是的,除了那温洛寒和余森,黎烮身为二弟子,身怀的太初武魂,也是上古级别的‘烈’字魂,在战力加持上,要远超温洛寒的太初武魂……”

    

    “而且当初他在宗门大比上,以元神巅峰的修为对战武皇境界的温洛寒,最后仅以一招惜败!”

    

    “足以见得此子的天赋,要高于温洛寒了。”

    

    “而那此宗门大比之后,黎烮便出宗历练,而这一走,便是三年!”

    

    林宵和众人对视一眼,“听说这小子三年内走遍了深海和四大州域,踏入了很多险地,斩杀强大的妖族无数,而且据说还杀了不少宗门的散仙强者……”

    

    “最近在外面传的最盛的,是有人说黎烮在南域吞云战场上,杀了温家的二家主,温炎!”

    

    “什么?他杀了温家的人?有病么?”

    

    闻言,凌天猛然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