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都1535章 知否知否 红肥绿瘦
    笛音起时,风停雨住。

    

    悠扬笛声,婉转缠绵,就好像一双温热的手,入了掌心。

    

    所有人的心境,都在此刻安静了下来。

    

    笛声很短,不过十几个拍子。

    

    但这笛声,却好似带着魔力,震荡在天音阁之内,甚至冲出了岛屿的界限。

    

    在这一刻,偌大的九霄云海阁,近半岛屿之上的武者,都讶然的看向天音阁的方向。

    

    笛声的余音落下,一道悦耳而深情的歌声,却是陡然从圣剑山上,响了起来。

    

    一朝花开傍柳

    

    寻香误觅亭侯

    

    纵饮朝霞半日晖

    

    风雨着不透……

    

    这道声音清冷绵柔,像清风,像碧泉,犹如仙音一般,一开口,便是让人醉倒了。

    

    至少,那高台之上,边江已经整个人犹如冰雕惊在那里,伶曦更是瞠目结舌。

    

    李师师则是一秒入戏,双手合十,美的不行。

    

    而此时的凌天,将短笛放在钢琴之上,掀起长衣,端坐的钢琴之前,如玉般温润而修长的十指放在琴键之上,在那歌声落下之后,钢琴之音,衔尾而起。

    

    一任宫长骁瘦

    

    台高冰泪难流

    

    锦书送罢蓦回首

    

    无余岁可偷……

    

    如此,让众人更为惊诧的事,这凌天演奏的不仅仅是曲子,而且,还有歌声!

    

    相比那女子声音的甜美,凌天的声音,则是和其俊逸的相貌极为相称,稳重厚实,像红墙,像土地,好似情真意切,最动人心。

    

    而那对于这一界的所有人都极为陌生的钢琴之音,更是在千道阵法亮起的时候,席卷所有人的耳膜。

    

    凌天的那一双手,就好像是仙人点落无尽仙音一般,让人如痴如醉。

    

    甚至整个听雨峰上,所有人都不敢大声喘气,生怕惊扰了这旋律。

    

    千辰钢琴的声音何其震颤人心,在凌天如今的修为加持之下,大有席卷整个九霄云海阁的趋势。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凌天的琴音越发急促,就好似要与久别重逢的心上人相见一般的激动,而就在此时,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将整首曲子,都推向了高潮。

    

    不仅如此,从那圣剑山上,一道古琴之音,却是一同响起,琴音款款,极致浓情。

    

    而且一道道云海,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环绕在圣剑山之上。

    

    恍惚之间,还有叮叮咚咚的环佩仙音,震荡在天地间。

    

    此时此刻,好似整个世间,到处都是这旋律的声音。

    

    一朵巨大的海棠树,显化在圣剑山之上,那枝蔓如华盖,遮蔽天穹,一朵朵鲜红的花蕾,徐徐绽放,随着清风,带来馨香。

    

    异象,已然笼罩了整个九霄云海阁百岛。

    

    这首歌,无论说是旋律还是词都是极致完美的,女声唯美、动听,男声清澈、低沉,两人歌声交融,说成是仙音,也不为过。

    

    纵横这一界九百万里,怕是也无人能及。

    

    更何况,凌天和秦明月动了真情,这就更难能可贵了。

    

    这首曲子名为知否知否,是凌天在地球上未曾穿越的时候,看过的一部电视剧的主题曲,当时就将这曲子记在了心里,没想到,如今第一次演奏,便是如此完美。

    

    神念和天赋的强大,可真是非同一般了。

    

    直到凌天的双手从钢琴上落下,九霄云海之上,那仙树海棠渐渐消散,众人都还沉浸在那旋律之中,久久沉醉。

    

    “啪啪啪!”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高台上的天音阁主,这才站起身,狠狠的拍着手掌。

    

    “好好好!人生等听闻此曲,老身就算是死,也无憾了。”

    

    天音阁主的声音,也将在场的所有人惊醒,紧随而至的,便是如海一般的掌声。

    

    “谢谢!”

    

    凌天起身,躬身向周围施礼,而后看向那山顶的边江。

    

    “如此,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么?”

    

    “我,我……”边江支支吾吾的,但是口中却满是苦涩。

    

    他能说什么?

    

    凌天的这一首曲子,已然不是他们这种凡音能够比拟的了。

    

    而且,这凌天还不是音律一道出身,就更让他无法接受了。

    

    “所以,你从今以后,就别再缠着伶曦了,她不喜欢你,而你,也没有你自己想象的那么厉害,不过就是……一粗人罢了!”

    

    说罢,凌天大袖一卷,收起钢琴和短笛,看了一眼那怔怔望着自己的伶曦,便升起一道剑光,载着李师师离开了。

    

    比也装了,边江的脸也打了,他向伶曦逼婚的事情,也绝不可能在发生。

    

    凌天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了

    

    高台之上,边江已经无地自容了,被器阁的弟子如此打脸,这云海音会的魁首,实在讽刺。

    

    在众人的暗暗憋笑中,边江灰溜溜的走了。

    

    那白衣萧院的男弟子也很是尴尬,方才除了边江,就属他嘲讽凌天最多了。

    

    “天音阁主前辈,晚辈还是想问,方才那与凌天合奏之人,是谁?”

    

    “我之前怎么从未听说过,九霄云海阁有着这么两位音律造诣极高的晚辈出现?”

    

    潇湘山的女弟子忽然开口,将所有人想问的话,问了出来。

    

    “不仅是你不知道,我也一样如此。”

    

    天音阁主转身看向圣剑山方向,蹙眉沉吟了一声,“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方才与凌天合奏的,就是我九霄云海之主坐下唯一真传弟子,秦明月!”

    

    “而且,她所用的琴,也是上古六大名琴之一的……仙琴,九霄环佩!”

    

    声音落下,众人震惊。

    

    “秦明月,仙琴九霄环佩?!”

    

    ……

    

    “哈哈,凌天,你还是那么帅啊,你没看到刚才的场面有多震撼,所有女弟子都傻了,那样子,恨不得给你做妾也愿意呢!”

    

    李师师在凌天身后抱着凌天的腰,嘻嘻笑着。

    

    “瞎说什么呢!”

    

    凌天回身掐了掐李师师的脸蛋,但是又觉得这动作不好,便转过了身去。

    

    “对了,我一直都想说,你如今的年纪,也已经是大姑娘了,弄的这么嫩,好似少女,真的好嘛?”

    

    李师师撅着嘴,“怎么不好,驻颜丹又不贵,再说我那不是怕你认不出来我么,本小姐本就是孩子啊,有问题么?”

    

    “你开心就好。”

    

    凌天耸耸肩,他可说不过这李师师,小脑袋里全是鬼点子,太机灵了。

    

    “对了凌天,我听说丹阁要断了你器阁的丹药资源呢!”

    

    李师师突然道。

    

    凌天身子一震,“什么?断我器阁丹道资源,她丹阁疯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