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34章 钢琴再现
    声音落下,满座皆惊。

    

    什么?

    

    竟然有人不请自来,而且,还狂言要教边江何为音律?

    

    这是什么玩笑?

    

    不知道长琴公子的音律造诣有多高么?

    

    不过,当他们看到那站在高台之上的身影时,想要说出来的话,却是又憋了回去。

    

    器阁凌天!

    

    这个名字,可是在三个月前,席卷了整个南域,甚至整个人族大陆!

    

    以一人之力,让九霄器阁崛起,炼制万把兵刃,几乎无人不知。

    

    虽然不知道这凌天为何会在此时,站出来狂言,但凌天的地位在那里,旁人还真的不敢出言讥讽。

    

    这就是威势,这就是强大,若是凌天没有三月前的壮举,就算他是百宗榜首,也绝对做不到这般被人敬畏。

    

    “你!凌天?”

    

    那白衣萧院的男子原本还想怒斥一番,但是看到这竟然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凌天,当即怒斥就变成了嘟囔,“凌天,这里是天音阁,是我们切磋音律技艺的地方,你怕是走错了吧?”

    

    “呵呵,我当让没有走错,我也说的很明白,我就是来教他什么是音律的!”

    

    “边江,怕是你忘了我三个月前和你说过的话了?”

    

    凌天却是根本不去看那白衣琴院的男子,直指边江。

    

    “哼,我当然记得!”

    

    “只不过,我没有想到,你还真的敢来这云海音会自取其辱!”

    

    “别以为你如今风头正盛,谁都畏你,但是我边江不吃你这套!呵呵,还想教我音律,你算什么东西!”

    

    边江看到了伶曦脸上忽然扬起的一抹惊喜之色,当你怒火中烧,朝着凌天几近咆哮。

    

    “凌天,你此来究竟是何意?”

    

    凌天身后,天音阁主蹙眉道。

    

    “阁主不要误会,凌天此来,并不是刁难,而是要为诸位,献上一曲,如何?”

    

    凌天回身朝着那天音阁主拱手。

    

    “哦,你小子,除了那炼器,还通音律?你不是在说笑吧?”

    

    天音阁主惊诧道。

    

    “自然不是,弟子虽然主修武道,但其他旁门也是略有所通,只不过是,还未在旁人面前展示过而已。”

    

    凌天笑道。

    

    “哦?呵呵,这么说,你对自己还颇有自信了,那既然如此,你不妨来上一曲,我还真的想听了呢。”

    

    天音阁主笑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由心而发。

    

    “凌天,你真的要和我抢伶曦,是么?”

    

    高台之上,边江绷着脸,袖中的双拳,已然死死紧握。

    

    “边江,你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伶曦不喜欢你。”

    

    凌天回身,淡笑道:“我没有和你抢任何人,我凌天心中也有心悦之人,只不过,我不允许你用这般卑劣的方法,胁迫伶曦!因为,她是我的朋友。”

    

    “哈哈哈,朋友?真是可笑,你这话说出来,以为有人会信?”

    

    “不过,你也别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说是要告诉我什么是音律,那就来吧!”

    

    “当着如此多音律同道的面,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丢了我九霄云海阁的脸面。”

    

    边江轻哼一声,盘膝坐回了平台之上。

    

    那张名琴放在他的膝上,散着古朴沧桑的玄光。

    

    “呵呵,我也真是没看出来你有精通音律的样子,器阁凌天,我也想看看你要演奏什么曲子,用什么乐器了。”

    

    白衣萧院的男子也坐了下来。

    

    倒是那潇湘山的女子饶有兴致的看过来,红唇闪烁着晶莹的珠光,问道:“不知道,凌天公子是要合奏,还是独奏呢?”

    

    “合奏。”

    

    凌天站在高台中央,看了看周围,“没有我的位置,那就在这里好了,被人环绕着,才有感觉。”

    

    众人:“……”

    

    这位置本属于天音阁主的,但是凌天这么脸皮厚,旁人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

    

    天音阁主之前得了凌天的兵刃好处,自然也不能多说什么。

    

    “哦?合奏,难道凌天公子是想邀请伶曦姑娘与你合奏不成?”

    

    那潇湘山的女子讶然,转身看向伶曦,而后者脸色,也是蓦然升起一丝羞红之色,和之前边江要与之合奏时,完全不同。

    

    “不了,在下自有合奏之人。”

    

    不过,凌天的话,却是让伶曦渐渐热乎起来的心,又冷了下去。

    

    “什么,有合奏之人?”

    

    那潇湘山的女子很是惊诧,“难道我们之中,你还认识旁人?”

    

    “或者,你要和我合奏么?”

    

    说着,那女子倒是有些羞赧的模样。

    

    不过,这次凌天却是没有再说,

    

    而是站在高台中央,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将那许久都未曾出现的千辰钢琴,拿了出来。

    

    凌天也不记得有多久,未曾碰这钢琴了。

    

    至少,到了这一界之后。

    

    甚至,钢琴之上,已经落了一层细细的灰尘。

    

    凌天大袖扬起,一阵风带走轻尘,让千辰再次绽放出了那深邃而耀眼的辉光。

    

    虽然如今这千辰钢琴所用的材料,已经根本入不得人眼,但这却是这方世界,独一无二的存在。

    

    其上千道阵法,仍旧留着杨少游的心血,这世间,除了他,也没有人能制作出第二架钢琴了。

    

    “这是什么东西?”

    

    “看上去,其上音律阵法足有千道之多,像是乐器,但是,怎么从未见过?”

    

    “这凌天该不会只是故弄玄虚吧?”

    

    在场的所有音律天骄,包括天音阁主在内,也都是蹙眉。

    

    而凌天却是站在钢琴前,手中莹莹绿芒闪烁,一支翠绿色的笛子突然显化出来。。

    

    如此,众人倒是了然,这乐器,还是寻常的,而且看起来,那笛子的材质,看上去也就是一般。

    

    这笛子,是曾经柳依依离开岭南的时候,留给凌天的。

    

    看到这笛子,倒是让凌天忽然间,想起来,那个应该算是他初恋的女人了。

    

    不知道,柳依依现在,怎么样了。

    

    不过,如今在乐器的品阶之上,凌天没有任何的优势。

    

    “切,装模作样,还以为能拿出什么宝贝来,那黑疙瘩不明所以,那绿色的笛子,也很一般,就这?”

    

    白衣萧院的男子忍不住斥道。

    

    “你少说两句吧,名琴古乐器不过是锦上添花,我们音律一道讲究的还是音律本身。”

    

    潇湘山的女子脸色越发不喜道。

    

    “看,这凌天要动了!”

    

    这时,嘈杂的人群中,有人低呼一声,潇湘山的女弟子和伶曦都是一同望去,却是发现凌天已然将短笛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