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33章 特来教你 何为音律【感谢chen老板大力丸】
    终于,音律表演到了第二层上的三名弟子。

    

    除了伶曦外,那一男一女两名音律武者一人持萧,一名捧着古琴,竟是合奏。

    

    至于效果,自然引动了莫大的天象降临,以凌天的客官评价,绝对对得起他们所坐的高位。

    

    但让凌天有些嗤之的是,那吹,箫的武者,也和边江一样,鼻孔都快冲天上去了,一副自命清高的模样。

    

    自命不凡,还真是音律武者的通病,特别是男的!

    

    “不错不错,不愧是白衣萧院和潇湘山的高徒,两位的合奏真是天衣无缝,让人惊叹,日后勤修不坠,必然能扬名天下。”

    

    听了这对男女的合奏,天音阁主抚掌而笑,评价甚高。

    

    “弟子拜谢阁主指点,不过我们二人的音律造诣还是无法和贵宗的伶曦以及边江公子比拟呢!”

    

    “是啊,边兄和伶曦姑娘素来都是我们音律一道公认的金童玉女,乃是天造地设,我们和其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如今我们二人演奏完了,接下来便洗耳,以听贵宗两位天骄的表演了!”

    

    那男女都是躬身行礼,而后那白衣萧院的男子看向边江和伶曦,笑道:“两位是不是也合奏一曲?”

    

    天音阁主闻言也是颔首,“合奏倒是也不错,伶曦,你们不如……”

    

    “不了,伶曦这几个月来,也恰得了一首不错的曲子,今日,便请诸位同道品鉴,也让师父指点一番。”

    

    不等天音阁主说完,伶曦便站起身来,抽出玉笛,心情看起来很差。

    

    不过,这一幕倒是让那对儿男女有些尴尬,那白衣萧院的男子回头看了一眼上方的边江,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模样。

    

    边江虽然仍旧保持着风度,但脸色已经渐渐凝重了,心中的嫉妒和怨恨,犹如潮水一般,就要将他淹没。

    

    伶曦,你究竟是着了什么魔,那凌天就那么好?让你如今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了么!

    

    就连天音阁主,也是颇为意外。

    

    以前伶曦可是绝对不会打断她的话的。

    

    不过,当伶曦的笛音响起的时候,听雨峰上,所有杂音,都瞬间寂静了下去。

    

    唯有那空灵而哀怨的笛音,好似细雨随着微风洒落,落在衣衫,却凉透了人心。

    

    人群中,李师师整个人都听傻了。

    

    凌天也不禁蹙眉,心中暗道这伶曦果然了得,如此音律造诣,怕是比之秦明月的月琴之音,也不差多少了。

    

    不过,这曲子里却满是闺怨气息,哀婉凄凄,就好像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孤独诉说,让凌天听了心里怪怪的。

    

    至于天象,那是必然引落下来的,漫天细雨,甚至笼罩大半天音阁,久久不散。

    

    一曲终了,在场聆听的所有武者在静默了片刻之后,便都抚掌轻叹,不能忘怀。

    

    “徒儿,这曲子是你所作?何名?”

    

    天音阁主脸上满是欣慰之色。

    

    “此曲,名为落花,是徒儿所作。”

    

    伶曦颔首,脸上却没有任何喜悦之色。

    

    “好好好,真是不错,不愧是为师最喜爱的弟子。”

    

    天音阁主摆手让伶曦坐下,而后便是看向那作为峰顶之上的边江,“江儿,你是我天音阁的真传大弟子,也是为师最器重的徒儿,如今你伶曦师妹已经给了我一个惊喜,你可不能被你师妹落下了。”

    

    “不然,为师可不饶你。”

    

    一直闭目不言的边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一切妒意和怨气散去,这才睁开眼,脸上也满是清澈如水的笑容。

    

    “伶曦师妹的曲子让我也是未曾料想,真是上乘之作,如果不是弟子前些时日在音律上也偶有所得,这次怕还真的要领罚了。”

    

    一边说着,边江便是将那背后的长琴拿了出来,放在席上,还未弹奏,边江的气息,便瞬间沉静下去,一袭青衣抚琴而坐,颇有魅力。

    

    “啧啧,流江琴,这可是被我们音律弟子眼红不已的名琴,当年天音阁主前辈便是凭借着此琴,音动天下,这次,我等可要好好聆听边兄的大作了。”

    

    那白衣萧院的男子赞道。

    

    “你就别言语了,听着便是。”潇湘山的女子则是撇了一眼,整个听雨峰上下,便寂静下来。

    

    边江长琴音乍起,天象便开始凝聚。

    

    只不过,这天象是一道疾风,琴音之中,也是颇为急促,就好似是一个于山峰之巅的强者,纵横天下,气势极盛。

    

    顷刻间,疾风席卷整个天音阁岛屿,琴音为风,闷雷为鼓,极为震颤人心。

    

    除去对边江此人的不喜,凌天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有理由坐在所有人最高处的,其音律上的实力,要比伶曦高出一筹。

    

    一曲终了,自然是博得一片赞誉和掌声,很多武者都很是激动,因为他们体内的元气,都隐隐有着增幅。

    

    “好,极好!江儿,此曲为何?”

    

    天音阁主脸上满是喜色问道。

    

    “此去名为破阵,是徒儿独创。”

    

    边江收琴而立。

    

    “破阵,难怪此曲中颇有杀伐征战气息,诸位,我看这次云海音会的魁首,还是边兄莫属吧?”

    

    那白衣萧院的男子抚掌道。

    

    “自然没有意见。”

    

    “边公子的琴技无人能及。”

    

    周围尽是附合。

    

    “哈哈,边兄,看来你是众望所归,但是不知道,这一次你蝉联魁首,心中可有什么愿望?不如现在说出来,让天音阁主前辈,赏你便是。”

    

    那人给边江使了一个眼色,而后便是看向天音阁主。

    

    闻言,伶曦脸色顿时一沉。

    

    但是天音阁主却在一怔之后,道:“赏赐是必然的,那江儿,你有什么愿望,现在说出来,只要为师能做的,便满足你。”

    

    边江闻言心中喜不自胜,当你跪拜向天音阁主。

    

    “师父,弟子确实有一生夙愿,望师父成全。”

    

    “世人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今天,江儿恳请师父将师妹伶曦,嫁于弟子为妻,结成道侣!”

    

    声音落下,满山皆惊。

    

    谁都没想到,边江要的赏赐,竟然是伶曦。

    

    天音阁主也是怔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边江师兄,你够了!”

    

    “你知道我心不悦你,为何还要苦苦纠缠,如今你又是闹到师父这里,当着这多人的面,你让我还如何做人?”

    

    伶曦忍无可忍,面纱之上的双眸渐渐洇红,都要哭了。

    

    “师妹,这又何妨,只要你嫁我,今天这一切,就是一段佳话!”

    

    边江也很是激动。

    

    “这……伶曦,你和江儿从小在我身边长大,其实你们两个就像我的儿女一般,江儿的人品我也是知道的,不如……”

    

    天音阁主缓过神来,也想出言相劝,但伶曦却是猛然站起,垂首道:“弟子不愿,他不是弟子心悦之人。”

    

    “师妹!我边江到底哪里不好?你我是天作之合,这天下后辈,谁的音律造诣能超过我?你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

    

    边江脸色涨红,几乎是低吼出来。

    

    “喂,我看你是疯了!”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有如此不要脸之人这样逼婚的,还天下之人无能过你?这话,我还真就不服了。”

    

    不过,不等伶曦辩解,一道声音便是在周围人群中响起,格外的突兀。

    

    不等众人循声望去,一道白衣身影,便是已然掠出人群,落在了天音阁主之前的高台上。

    

    “器阁凌天,今日,特来教你,何为音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