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26章 圣剑山下
    圣剑山下。

    

    此时偌大的广场之上,已经围满了弟子。

    

    这其中,不仅仅包括所有五阁的弟子和长老,甚至那五个阁的阁主,也都纷纷出关,坐在圣剑山岩壁高台之上。

    

    器阁的去留,就在今日决定,所以五大阁的阁主,谁都不会缺席。

    

    不仅如此,广场上还有着不少外宗武者,熙熙攘攘,言语之中,却多是奉承剑阁和丹阁的,对于那至今都还未曾出现的器阁,则是多鄙夷之色。

    

    尽管之前凌天在百宗大比之上就让南域宗门所熟知,而且还知道其与乞天道人,有过相交,但是凌天也得罪了很多宗门,甚至被苍莽战殿所不容。

    

    而且如今都传言乞天道人已经陨落在外海,凌天也就更不被人所忌惮了。

    

    人群中,苍茫战殿散仙强者齐英,就在其中。

    

    当初在百宗大比上,凌天给了他无尽耻辱,以至于到现在,他都无法在宗门内抬起头来。

    

    所以,今天他就等着凌天被九霄逐出宗门,而后寻机将其斩杀,以解心头之恨。

    

    “齐师叔,你放松些,不过是一个九霄云海阁的记名弟子罢了,你如此在意,岂不是自降了身份?”

    

    在齐英身前,是一个身着火红战甲,但却罩着黑色披风的公子。

    

    这公子脸上也带着金色面具,虽然看不清其面容,但是其金冠束发,目若晨星,气质翩跹风度无双,周身元气深邃,虽然引而不发,但是却让人隐隐忌惮。

    

    “呵呵,那是,他凌天再厉害,也万万比不了公子你的!你是我苍茫宗门三大殿之一的大弟子,身怀旷古级太初‘耀’字魂,乃是这世间真正的天骄贵胄!”

    

    齐英闻言,赶紧在那公子身后微微躬身。

    

    他如今是散仙强者,但是在这只有三阶武皇的后辈弟子面前,满是恭谨之色,瞬间便是将周围武者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不过,当他们看到那面遮金甲的公子时,便都浑身一震,转过身去不敢再看了。

    

    “嗯,那凌天你放心,若是让我逮到机会,我自会出手教训他,得罪了我苍茫战殿,我金耀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倒是我听闻,九霄云海阁后来又出现了一位名叫秦明月的女子,也身怀旷古级太初武魂,如今还被九霄掌教,收为关门弟子?!”

    

    那金耀的声音,好似带着天生的傲然之气,下巴也是微微扬着,从没有把周围的武者,放在眼中,目光直直的望向那圣剑山顶。

    

    “没错,却有其人,而且那秦明月也是这一届百宗大比的第二名,据说,还是那凌天的红颜,所以……”

    

    齐英冷笑一声,没有再说。

    

    “所以,那凌天是必死的。”

    

    金耀垂手,搓弄着手指间的戒指,沉吟道:“凌天啊凌天,看来我金耀,还真的要屈尊和你动手了啊,不过身怀残损的太初武魂也不错,能杀了你,将太初武魂取出,送回宗门,也必然是大功一件。”

    

    “那是,那是!”

    

    齐英大喜。

    

    如今金耀已经对凌天有了杀心,那么凌天就必死无疑了!

    

    “没想到连苍茫战殿排行第三的真传弟子金耀都来了。”

    

    在金耀不远处,便是九霄云海阁一群丹阁弟子的群落,那里,很多女弟子都被金耀身上的气质所吸引。

    

    甚至,其魅力要远甚于剑阁大师兄温洛寒和天音阁大师兄边江,毕竟三人之间的差距,是旷古级太初以及上古级太初,可不是一星半点。

    

    丹阁大师姐林芝也一样,目光拴在金耀的身上,不曾移动。

    

    姘头余森在半年前被凌天暴虐,如今已经入不得她的眼了。

    

    “哼……”

    

    不过,站在一群弟子身后的风芷若,却是不由的一声轻哼。

    

    虽然那声音极低,但周围的弟子,还是能够听得见。

    

    林芝脸色一边,回身看向风芷若,还算俏丽的脸上变的有些狰狞:“风芷若,你什么意思??”

    

    “大师姐,我……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是……”

    

    风芷若脸色大变,因为和凌天关系,她素来是看不惯林芝的,但是奈何林芝天赋强横,而且还是太初武魂在身,在丹阁之中势力庞大,所以尽管她在大荒州的时候性子清冷,如今在九霄也不得不逢人低眉顺眼。

    

    方才她是对于林芝的模样心中鄙夷,但没控制住,而轻哼了出来。

    

    “啪!”

    

    但不能风芷若解释,林芝便是一巴掌扇在了风芷若的脸上。

    

    “你个贱皮子,不过是我丹阁一名小小的弟子,还敢对我林芝不敬!?”

    

    林芝咬着牙,看着那已经嘴角洇血的风芷若,心中越发羞怒,她已然知道风芷若和凌天之间的关系,自然明白风芷若在心中瞧不起她,当即怒火渐烧,欺身而上,扬手就要再打。

    

    “够了!”

    

    不过,不等那林芝的手掌落下,南宫瑾却是已然闪身到了风芷若身前,将那林芝的手挡下。

    

    “芷若不过是哼了一声,你给她一个耳光就够了,不要得寸进尺!”

    

    南宫瑾狠狠的将那林芝的手臂甩开,根本不惧那林芝乖戾的脸色。

    

    虽然南宫瑾没有太初武魂,但是修为却比林芝要高,丹道天赋也胜过林芝,在丹阁之内,声望根本不在林芝之下。

    

    而且,她向来也是不将林芝看在眼中。

    

    “呵呵,好啊,南宫瑾,如今你为了这么一个小贱皮子,就和我林芝叫板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南宫瑾拂了面子,林芝羞怒,但她又不是南宫瑾的对手,所以眼睛一转,却是嗤笑道:“我明白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和你那个凌天有关系!”

    

    “你胡说什么?!”

    

    南宫瑾脸色越发的冰寒,袖中的素手,冰霜之气,已经在徐徐蔓延了。

    

    “这风芷若和凌天便是同出一宗,如今你又处处维护这贱皮子,我还听说,你几次见到那凌天,都是很有兴致,呵呵,你还素来自诩不近男色,我看怕是装出来的吧!”

    

    “难道你不清楚,如今那凌天是我剑丹两阁的敌人,还和其眉来眼去,你居心何在!?”

    

    林芝歇斯底里,声音已经将周围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

    

    “林芝,胡说八道什么!?”

    

    南宫瑾却是异常镇定,“再说,那凌天也是我九霄弟子,怎么在你们眼中,就成了剑丹两阁的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