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18章 魔巫要远征东域?
    “哈哈!雷劫,不过如此!”

    

    “我凌天逆天修道,受尽无数磨难,历经生死搏杀,跨越尸山血海方能有今日成就,你这区区天劫也妄想将我击杀,当真不自量力!”

    

    “今天,谁都休想阻拦我凌天进阶武皇!”

    

    “来!来!我看看你还能落下几道天劫,若是不够强横,你还是乖乖的给我滚回天界去吧!”

    

    凌天长笑,身影瞬间从地面射出,虽然战甲斑驳,白发凌乱面色微白,但此刻他身上大势气息却不降反涨,越发汹涌澎湃,宛若长剑指天,欲要刺入天劫漩涡,直入天界一般。

    

    面对天劫笑傲应对,如此狂傲霸道风范气度,这世间,恐怕是没有几人了。

    

    青虚殿一直环绕着凌天飞行,看着凌天的模样,心中也不禁震动,这等霸气,还真的和上古大帝,有着几分神似。

    

    天际上空,那劫云毫无预兆瞬间剧烈翻腾起来。此物好似有着自身灵智一般,感受到凌天体内传来的睥睨轻视,顿时无法忍受暴怒起来。雷霆主掌世间刑罚,万物都要俯首,这区区下界武者竟然还敢如此狂言,不将其震杀,无以正天界威严!

    

    翻腾之中的劫云,散发威压持续暴涨,形体此刻非但没有缩小,虚空中反而不断有漆黑劫云产生融入,使得它体积不断膨胀。

    

    轰隆隆雷光乱闪之中,第二劫落下。

    

    不过这第二道雷劫,却是从血色,直接变成了漆黑之色,而且无尽雷芒凝成的雷龙,也从一条,变成了整整三条!

    

    三条雷龙在漩涡之中翻腾,散发着极致恐怖的声势,就算是老侯和小雷,如今都是被镇压的落了下来。

    

    他们两者的血脉或许可以不惧这天劫之雷,但是威压确实是差了不少。

    

    这第二劫威势比较第一劫高出近乎一倍,尤其其中黑色雷芒,更是给凌天极为危险的感觉。

    

    但此刻凌天长笑中身影再度冲出,全无半点畏惧。

    

    但他还是将战字魂和神字魂祭出,双魂加持,凌天抽出手中龙渊剑,五指紧握剑柄,其上的焚屠狱炎,已经遮蔽了剑身。

    

    这第二道天劫就如此变了颜色,而且多达三条雷龙,让凌天也不禁在心中暗骂。

    

    从那劫雷之中,凌天已经感受到了这天劫要轰杀自己的气息。

    

    按照常理,他所渡的天劫就算再强,也不会强到如此地步。

    

    难不成上面真的有人要让他死不成?

    

    不过,就算是如此凌天也不会屈服!

    

    “给我碎!”

    

    口中爆喝,宛若龙神咆哮,凌天体外大势在这雷劫压迫之下非但没有消散,反而越发升腾,一股决然战意在凌天心中翻腾不休,让他全身血液如同沸水一般近乎翻腾起来。

    

    凌天的双眸之中,闪烁着灿灿神光,擎剑指天。

    

    剑指合一,给我碎!

    

    剑指合一,毫无花哨简单直接,却自有磅礴巨力蕴含其中,浩大不可抵挡。

    

    这力道透过凌天手臂爆发,与那劫云相触瞬间,便凶悍杀出。这一剑之力,足以石破天惊,将这天地撕开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下一瞬,雷劫被凌天击碎,那三条雷龙虽然疯狂的抵挡凌天的剑威,但是奈何凌天双魂加持的剑指合一,何其强横,甚至已然可以斩杀散仙强者。

    

    剑指合一的剑光,虽然最后也崩碎了,但是那三条雷龙,也被凌天斩的分崩离析,犹如烟花一般,炸散在天空之中。

    

    不过,那滚滚雷芒,却好似根本不想放过凌天一般,竟然疯狂涌向凌天,无视合虚战甲的阻挡,深入凌天的血肉之中。

    

    而一接触到凌天的肉身,那些碎裂的雷芒就犹如小蛇一般,撕咬着凌天的肉身,似乎是要将凌天的肉身直接炸毁一般。

    

    “呵呵,不过是区区雷霆之力,也敢在我体内猖狂?”

    

    不过,凌天却是一声冷笑。

    

    虽然如今他的肉身远不如之前,但太初经的纳灵启动,直接将那些雷芒疯狂的吸入气海,反补肉身。

    

    这些强横的雷霆,反而成了凌天肉身的补品,让凌天的琉璃战体,越发的坚韧起来。

    

    劫云之中,老侯小雷,以及那青虚鼎中的风暴翼龙也没有闲着,帮着凌天不住的吸收着那雷霆之力。

    

    凌天身体被轰落地面,黑色雷霆散逸能量将整个小岛的地面尽数化为漆黑,所有生机被尽数磨灭消散。

    

    “第二劫,够强!”

    

    “速度降落第三劫,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撕裂了这天穹不成?!”

    

    凌天再度飞起,面色更加苍白,合虚战甲已经漆黑,若是再经历几次这等雷劫,估计也就要崩碎了。

    

    不过即便模样狼狈,但是凌天的战意,却是不散,反而是越发的高昂起来。

    

    天劫仍在继续。

    

    不过此番万丈高空之上,那劫云却并未爆发,剧烈翻滚中,形体好似达到极限一般不再扩张,此刻开始不断向中心一点收缩。而随着劫云体积变小,其颜色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漆黑之中渐渐多出几抹神圣的赤红火色,黏稠宛若岩浆一般,有那凶煞气息从中爆发,好似一只天神的眼睛,缓缓从天空之中睁开!

    

    此刻,就算是远在南域的苍茫战殿殿主封玄,以及那九霄云海阁的阁主,都不禁从闭关之处闪身出现在宗门上空,遥望着东海的方向,眉头紧蹙。

    

    他们在宗门之上,看不到东海方向的场景,但是那突然爆发出来的上界天威,却是让他们都心生感应。

    

    “天威?这是谁在渡劫?难不成是有人要飞升而去?”

    

    封玄蹙眉,但片刻之后却是猛然摇头,“不,不可能,且不说没人能到那一步,就是这天威不假,但却太弱了,不过是散仙层次而已。”

    

    不过,这等天威出现的实在诡异,封玄还是派弟子前往东域,寻找可疑之处。

    

    而在东海的海界之外,那魔巫族大将屈突通和一众魔巫族强者凌空站在结界之外,看着那远方天际的滚滚劫雷,双拳猛然紧握。

    

    “一个月了,没有那半点凌天的消息,如今这东海有人竟然引落如此恐怖的天劫,我想,定然是那凌天无疑!”

    

    屈突通怒道。

    

    一月搜寻无果,魔国已经接连责备与他。

    

    但是海界之内,他还没有权利进入其中。

    

    “将军,这如何是好?魔国王庭已经下令了,如果将军不能将那凌天抓回来,那独孤忖之死,就让我们什刹海的所有将士承担了,到时候,我们都要死!”

    

    其后,一众魔巫族强者脸色也都如丧考妣。

    

    “哼,想治罪我们,没那么容易,东域么?既然这小子在东域渡劫,那么就必然是东域强者,吩咐下去,召集所有麾下强者,我们要远征东域!”屈突通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