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02章 战申屠绝
    “呵呵,无双城的小崽子,果然你也在这里,如此正好,将你等一并解决了,让那无双城的一群伪君子哭丧去吧!”

    

    申屠绝仰天大笑,而从其身后,也涌出了数十名恶人谷的武者,数量足有近乎百人,武皇境界的强者,也有五十多人。

    

    这势力,可不算小了。

    

    那张鸣见势不妙,赶紧带着一众弟子远遁去了,没有丝毫迟疑。

    

    “不过,我要先知道,到底是谁杀了傲天来,我要把他抽筋扒皮,受尽痛苦而死!”

    

    申屠绝忽然收起狞笑,一双目光,在叶孤城等人身上扫视着。

    

    “那个废物,是我杀的。”

    

    不过,让申屠绝等人一众恶人谷弟子没想到的是,一道声音,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便响起。

    

    申屠绝煞气暴起,看过去,却是发现说话之人,是叶孤城身后,那手握晶石,一身白衣的年轻武者。

    

    虽然这人气质不俗,但却还不到武皇修为,想要斩杀,不过是易如反掌之事。

    

    “哈哈哈,真是有意思,不过是一黄口小儿,你能杀了傲天来?怕是身上有着宗门宝物吧?”

    

    申屠绝双眸眯起,“不过,不管你有什么底牌,对我申屠绝都是无用,不过,看你的样子,竟然还会那鉴石之术,如此,那我就先不杀你,等我敲碎了你的四肢,再让你如一条狗是的为我所用。”

    

    “呵呵,怎么,你以为方才我的话,不是特意说给你听的么?”

    

    不过,凌天收起晶石,负手一笑,“我可以告诉你,我的鉴石术是无人能及,但是,你没命再看到了。”

    

    其实,凌天早就通过幻刺蜂知道了申屠绝要来,但是因为根本不惧,所以才没有避讳。

    

    “什么?!”

    

    那申屠绝一怔。

    

    凌天的这话,难道是在说方才他已经知道自己来了?

    

    “要出手,你就快一些,别耽误我们挖矿。”

    

    然而,在那一道道目光汇聚下,凌天脸庞上的森寒却是愈发浓郁,旋即他盯着申屠绝,冷笑道。

    

    哗。

    

    凌天这话一出,海面上便是爆发出一片哗然声,恶人谷弟子都是一脸怪异的将他盯着,他们实在是有些无法想象,一个不过元神巅峰的小子,怎么敢跟散仙境界的申屠绝这般说话?

    

    “不知死活的东西,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便成全你!”

    

    在众人哗然声中,申屠绝那本就阴翳的脸庞,更是悄然的阴冷许多,他目光阴寒的盯着凌天,却是诡异的没有动怒,反而是一笑,只不过那笑声,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带着轻笑的声音,从申屠绝嘴中传出,一种令人皮肤发寒的阴冷杀意,竟是悄然的在弥漫而开。

    

    喇!

    

    然而,就在其声音落下的那一霎,他的脸庞上,猛然掀起一抹狰狞之色,一步跨出,身形直接是诡异消失而去。

    

    “凌天,小心!申屠绝身法诡异!”

    

    “所有人,自保!”

    

    就在申屠绝身体消失的瞬间,叶孤城脸色一变,手中长枪擎起,气势瞬间攀升到了极致。

    

    凌天身悬半空,神念已是在第一时间扩散而开,而后眼瞳猛的一凝,身体猛然向右闪烁而出。

    

    嗤!

    

    泛着猩红血气的手掌,犹如最为锋利的掌刀,闪电般的自凌天原本位置斩下,但却直接斩了个空。

    

    “哼!”

    

    不过,就在那掌芒落下的片刻,从空气中陡然出现一道棍影,在极近的距离下,横扫而来。

    

    铛!

    

    这申屠绝的身法的确极快,避无可避,凌天只能横起手中剑鞘格挡。

    

    一声嗡鸣炸响,爆发开来的气浪瞬间将周围的叶孤城等人远远推开。

    

    但是等到风波中心的水雾散去,众人却是赫然发现,那凌天虽然被震退了,但看起来,却是没有受伤的样子。

    

    申屠绝连着两招,都没能奈何凌天!?

    

    “这……这申屠绝怕是假的吧?”

    

    “呃,我也这么觉得,这还是散仙么?”

    

    “是凌天太强了。”

    

    迟欢欢等人看着这一幕,都是连连咋舌。

    

    “你还真有点本事,这把剑才是真正的宝贝,我要了!”

    

    申屠绝气的浑身乱颤,连一个小辈都解决不了,他还怎么混?

    

    当即其手握狼牙巨棍,飞临到高天,旋即喉咙间,猛的传出一道低吼声,磅礴散仙元气涌动,一棍怒劈而而下。

    

    咻!

    

    足足千丈的血气棍芒,泛着浓郁的血腥味道,自申屠绝手中的棍影暴掠而出,好似要凌天直接轰碎在海面之上。

    

    散仙强者的一棍,就算不是全力,但也足以轰杀所有武皇了。

    

    不过,棍影压下的狂狼之中,凌天衣衫咧咧。

    

    双臂还在发麻,刚才他虽然挡下了申屠绝的一棍,但要说什么事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申屠绝是他真正遇到的第一个散仙境界对手。

    

    虽然要比那苍茫战殿的齐英差些,但是如今这申屠绝可是手握兵刃,没有留手的。

    

    风暴之中,凌天浑身天元之力爆涌,四肢百骸内血脉沸腾,两股能量直接凝聚暴涨,合虚战甲瞬间遮身,一手擎天一般,直接轰了出去。

    

    在没有祭出太初武魂的情况下,凌天已经将能量催动到了极致,擎天印朝着那爆掠而下的棍影便迎了上去。

    

    轰!

    

    一印一棍在天海之间对撼。

    

    撞击的霎那,狂猛的能量波动疯狂的席卷开来,引得所有人眼中都是涌现惊讶之色,显然是没想到那不过元神巅峰的凌天,在没动用太初的情况下,竟然能够施展出如此强横的攻击。

    

    冲击波将海水都掀飞了,露出了海面之下的那座矿山,还要足足席卷了十几里,但等到那惊涛平复,却是赫然发现,一道身影从风暴之中爆射而出,在震落海面的霎那间,直直的停在了那里。

    

    而天空中,申屠绝的棍芒,也直接爆裂掉了。

    

    “呃……”

    

    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凌天抹了抹,还是惨笑一声,“散仙还是有些强啊!”

    

    不过,这句话落在旁人耳中,却是那般的刺耳。

    

    申屠绝身为散仙,有些强,这字眼,可是真的有些瞧不起散仙了。

    

    “怎么可能!?”

    

    那申屠绝更是大惊,眼睛一转,棍棒直指凌天,“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他不相信,一个普通的九霄云海阁弟子,能有这般强横的战力,但是他却没听过云海阁有这么一位绝顶天骄。

    

    “在下器阁,凌天!”

    

    凌天缓缓抬手,战甲下的大手,神龙之影已经在悄然凝聚了。

    

    “什么?那百宗大比上,被散仙之首乞天道人保下的凌天!?”

    

    不过,申屠绝却是猛然一惊。

    

    而迟欢欢和已经远遁到极远处的张鸣等人,更是脸色猛然一变。

    

    凌天和乞天道人还有关系?!

    

    (这里小白要说一下,也不是辩解,是讨论。就是为什么凌天已经有老乞丐保下了一回,但还是有些嘲讽。第一,前提我就没有写老乞丐会永远罩着凌天,那样后面还有啥意思,谁都怕凌天,然后强行装逼?当时我写的时候,就已经说老乞丐没有收徒,旁人也不知道老乞丐给凌天东西的事情,所以就算旁人知道这件事,但老乞丐不在凌天身边,又是在九霄宗门之内,那些数一数二的剑阁丹阁天骄,为什么要怕凌天,凌天不过元神修为,百宗榜首也不过是为登仙台选拔弟子用的。含金量没有那么高,而且凌天太初武魂碎裂的事情尽人皆知。凌天的修为又是不高,为啥不能嘲讽呢?

    

    第二,海域上,张鸣是一直巡查,还没回宗,根本不知道凌天多少底细,不过是知道凌天得罪了剑丹两阁,为啥不能嘲讽!?

    

    嘲讽是玄幻最简单和基本的套路,我不可能不用,我可以把每个反派都写的有深度,去知道更为复杂的矛盾,但是那要多少篇幅,一天四章都没剧情,要很多的细节体现,那不是玄幻。

    

    凌天不到这一界的顶尖,就一直会被嘲讽,你不是最强,我凭什么不能嘲讽你,你虽然强,但是我背后势力大,我凭什么不能嘲讽你?

    

    凌天拿到了千辰剑阵,温洛寒等人不也都哑火不敢说了,陈剑啸出来,要压制凌天,难道他没资格嘲讽凌天?有剑阁之主撑腰,那些弟子凭啥不能过过嘴瘾嘲讽一下凌天?

    

    没有嘲讽,前进的动力何在啊。

    

    最后,也是我笔力不够,我会尽量不去多用嘲讽,但合理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