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494章剑阁阁主 来者不善
    一语惊诧众人。

    

    众人面面相觑,万万没想到,如今这凌天还在敲打剑丹两阁?

    

    这让剑丹两阁情何以堪?

    

    “凌天,你太放肆了!”

    

    温洛寒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着。

    

    他身为剑阁大师兄,原本已经无地自容。

    

    但如今凌天这般言辞,岂不是想直接将剑阁踩落尘埃?

    

    “凌天,你不过是记名弟子,太猖狂了吧?”

    

    丹阁的林芝也到了,如今闻言,也是一怔。

    

    “凌天,你真的以为,你在这九霄云海阁,就谁都治不了你了?”

    

    “你是器阁弟子,就算是得了剑阵又如何?你有资源修炼?”

    

    “你不过是记名弟子,就是给我们打铁的!”

    

    余森脸色涨红,直指凌天。

    

    其身后,一众剑丹两阁弟子,也都鼓噪起来。

    

    今天若是不扳回一成,那他们就真的抬不起头了。

    

    两阁弟子加起来占据了九霄云海阁半壁江山,岂能任由凌天侮辱?

    

    “呵呵,打铁的?”

    

    但余森的话,却是将凌天逗笑了。

    

    炼器师,是多么尊崇的职业?

    

    他练剑悟剑一生,绝不许有人侮辱炼器师!

    

    下一刻,凌天唰的一声将那余森的木色准仙剑抽了出来。

    

    “凌,凌天,你要干什么?还想当着所有弟子的面,伤我不成?告诉你,这里不是擂台之上!”

    

    “凌天,你若是怂了,就把剑还我!”

    

    余森顿时又惊又怕,和周围一众弟子连连退了出去。

    

    “我不过是想让尔等知道。”

    

    凌天手中紧握准仙剑,元气继续贯涌其内,剑影震荡整个剑身。

    

    “我器阁不是给尔等打铁的!”

    

    “像这般准仙剑,我凌天,从来都不放在眼中过!”

    

    “除了炼器,我凌天的乐趣,就是毁掉垃圾!”

    

    嘭!

    

    说罢,凌天手中猛然用力,直接将那木色准仙剑给崩碎了!

    

    其内剑魂丝毫,但仍旧逃脱不过凌天的大手,便被捏爆了。

    

    准仙兵的碎片四散崩飞在剑阁众弟子的脸上,而那余森等人,都直接傻眼了。

    

    这剑是他余家的家传之物,是历代散仙之下的年轻后辈嫡子的佩剑。

    

    如今,就这般被凌天好似垃圾一般,给捏碎了?

    

    这凌天是真看不起这把剑,还是故意做给剑阁看的?

    

    方才他们还嘲笑凌天是打铁的,但是哪个打铁的这般大气?

    

    “你……你!”

    

    但剑阁的一众弟子,冲着凌天只能咬牙切齿,别无他法。

    

    凌天一个人,就足以镇压他们所有人了。

    

    “哼,我们走!”

    

    凌天冷笑一声,带着张靖等人,转身便要离开。

    

    “呵呵,一个小小器阁记名弟子,就这般狂妄了么?”

    

    “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就这般不将我剑丹两阁放在眼中了。”

    

    但就在这时,从剑阁岛屿的方向,一道清冷的声音,陡然响起,好似利剑出鞘,炸响在人心中,让人浑身不由得一紧,好似剑悬脖颈。

    

    “阁主!”

    

    “剑阁弟子,恭迎阁主!”

    

    温洛寒等人听到这声音,顿时脸色大喜,朝着那声音来处,纷纷躬身行礼。

    

    而其他诸阁弟子的脸色,也都变得极致恭谨起来。

    

    “剑阁阁主?”

    

    凌天也蓦然停下,从方才的那道声音之中,他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和剑道意志。

    

    虽然修为不如老乞丐那般恐怖,但却只是比那苍茫战殿的封玄,稍差一筹而已。

    

    而等这声音落下,从剑阁的岛屿方向,一股冲天剑意,也轰然暴起,席卷高天白云,犹如海啸一般,呼啸而至。

    

    圣剑山下,诸阁弟子都是惊恐不已,他们从未见过剑阁阁主如此过,这般看来,显然是动怒了!

    

    不过,那股恐怖剑意在降临圣剑山之时,便陡然褪去。

    

    对剑意的控制,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嗡!

    

    而空气中,一声剑鸣长啸,唰的一声之后,一道身影,撕裂空间,突兀的出现在凌天等身前。

    

    凌天蹙眉打量着身前的这道身影。

    

    此人身着一身灰白长衫,灰白的头发和长髯随风徐徐而动,清瘦的脸上带着剑锋般的清冷之色,站在那里,就好似一柄久不出鞘般的利剑一样,让人看了,就望而却步。

    

    此人看上去不过是中年人的模样,而且,是个男人。

    

    此人,就是剑阁阁主么?

    

    “哈哈哈,陈阁主,你这么快就出关了?看样子,是如愿进阶到散仙后期了?”

    

    不等凌天说话,林宵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挤了出来,一把将凌天拽在身后,态度极为恭谨的朝着那剑阁阁主拱手道。

    

    “凌天,这位就是剑阁之主陈剑啸,还不快快上来见礼?”

    

    林宵侧身,佯作怒道。

    

    虽然心中不愿,但凌天还是半步上前,微微拱手,“器阁弟子凌天,见过陈阁主。”

    

    “呵呵,你便是那刚刚闯过九重楼,拿到千辰剑阵的弟子?”

    

    陈剑啸看了凌天一眼,目光深处,闪过一丝讶然之色,但不等凌天回答,他却是摇了摇头。

    

    “罢了,那不算什么。”

    

    “但是林宵,你这弟子的口气,倒是大的惊人,一点儿也不像你林宵的作风啊?”

    

    林宵眼睛乱转,但还是赔笑道:“陈阁主见谅,凌天不过是刚刚入我器阁,难免心高气傲,还望剑阁不要放在心上。”

    

    “呵呵,不,此子也不是心高气傲。”

    

    不过,那陈剑啸却是摇了摇头,“我看此子颇有气质,未来,未尝不能成为你器阁问鼎九霄的人物啊!”

    

    陈剑啸说罢,周围诸阁的副阁主,都是一怔。

    

    这剑阁之主言语,听起来像是夸凌天,但实则字字诛心,乃是捧杀啊!

    

    “不过,此子也倒是让我想起来,你器阁身为九霄六道,是应该为宗门贡献炼器技艺,让门门内弟子,皆有兵刃可用为己任吧?”

    

    “林阁主,我说的可对?”

    

    不等林宵说话,那陈剑啸便是追了一句。

    

    顿时让林宵脸色一变。

    

    “没错……”

    

    但他还是颔首,可心中却已经渐渐升起不安。

    

    “呵呵,但这么多年了,我五阁可收到过你器阁所炼制的兵刃?”

    

    “不曾!”林宵的脸上,已经见汗了。

    

    “既然如此,那你器阁弟子如今这般傲气凌人,不如就让你器阁,将这么多年来亏欠五阁的兵刃,补回来好了!”

    

    陈剑啸说罢,看向那脸色紧绷,双眸之中满是冷意的凌天,道:“不然,旁人还真以为,是我等亏欠了器阁了呢!”

    

    “你说,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