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490章 过关
    “怎么,到了这里,怂了?”

    

    “不过,你也少动歪脑筋,在这里挑战阁主意志残影,是有阵法保护,绝不会被打扰的,现在我就让你明白,你和我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大殿之中只有两人,温洛寒要比在外面话更多一些,看来,他这幅淡漠寡言的模样,也是装出来的。

    

    说罢,温洛寒提着浮游剑,便杀向了那守护者九霄剑经的残影。

    

    戗!

    

    在温洛寒出剑的霎那,那盘膝而坐的残影便是豁然睁开双目,抽出光剑迎了上去。

    

    两者厮杀在一起,但是让温洛寒越发心惊的是,即使他祭出了太初武魂加持,竟然仍旧占不到任何便宜。

    

    那意志残影游刃有余,将他所有的杀招,尽皆化解。

    

    不过是几十个回合,他的元气,就已然有了不支的迹象。

    

    “怎么可能?”

    

    看着那残影浓郁如初,根本不见薄弱的模样,温洛寒心中隐隐不安。

    

    “不,我就不信你能挡下我最后一剑!”

    

    “我温洛寒是剑阁第一弟子,这九霄剑经,我势在必得!”

    

    温洛寒脸上突然升起一抹潮红之色,似乎是破釜沉舟一般,掏出一枚丹药便是吞了下去,下一刻,他浑身的修为,便是直接暴涨到了二阶武皇!

    

    如此在太初水字武皇的加持之下,让他的战力,已经无限逼近寻常散仙了!

    

    “寒渊冰彻斩!”

    

    “给我灭!”

    

    看去瘦弱的温洛寒浑身爆发出强横的威压,手中浮游剑周围更是凝结冰霜,仿佛要将这大殿内的整片空间冰冻,一抹冰色剑光霎那间凝聚成型,碎裂虚空,朝着那意志残影爆斩而下。

    

    喝!

    

    不过,那残影也是不逞多让,散仙的气息陡然升腾,手中光剑,轻描淡写的便硬憾而来。

    

    铛!

    

    又是一声金石炸响,席卷而来的剑道波动,让阵法之外的凌天都不禁蹙眉。

    

    但是凌天看着那被气息风暴席卷的阵法空间,还是摇了摇头。

    

    这温洛寒,还是不行。

    

    阵法中,被剑威反震,温洛寒撞击在阵法结界之上,但是他的一双火热目光,还是紧紧盯着前方,只要那残影溃散了,那么他就是成功的。

    

    “这,不,不会的!”

    

    “我不信!”

    

    但是等空间的风暴平息,温洛寒却是发现那玉台之下,残影依旧存在,即使那残影已经很是稀薄,但却是让他,仍旧挑战失败。

    

    温洛寒已经倾尽所能,如何能接受这般结果?

    

    “到底怎么回事?!”

    

    温洛寒整个人都懵了。

    

    “啧啧,浪费了我这么长的时间,你给我看的,就这个?”

    

    凌天在阵法外,摇摇头,“你怕是还不明白通过这第八重楼的关键是什么。“

    

    “所以,你到此为止了。”

    

    温洛寒豁然看向凌天,脸色狰狞,“你胡说,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八重楼的关键所在?我温洛寒过不了,你也休想!”

    

    “哈哈,那你就是在外面等着好了!”

    

    “记得到时候说话大些声音,我真听不清的!”

    

    凌天仰天一笑,那温洛寒便是已经因为挑战失败,被阵法直接扔出了八重楼!

    

    嘭!

    

    当温洛寒踉踉跄跄从八重楼上滚落台阶时,圣剑山下,那些原本安静等待结果的诸阁武者都是不由的一声惊呼。

    

    温洛寒,竟然第一个被扔了出来!?

    

    挑战失败了么?

    

    他们已经许久未曾见过温洛寒如此狼狈的样子了。

    

    “怎么回事?按道理,温洛寒不应该失败的才是。”

    

    此时,就连那南宫瑾,也蹙眉疑惑起来,“底牌尽出的情况下,温洛寒的修为可以直接步入二阶武皇,完全可以和散仙一战的,难道这第八重楼真的这般变态?”

    

    “或许是有别的原因吧。”风芷若耸耸肩,“不知道凌天是什么情况了。”

    

    “他能比将温洛寒还厉害么?”

    

    低语一声,南宫瑾还是摇了摇头。

    

    第八重楼内,凌天已然出手,将那被阵法再次恢复实力的虚影,引到了挑战空间之内。

    

    方才其与温洛寒的全程交手,凌天都看在眼中,但是他发现,这意志残影的战力,是可以随着挑战者的实力而波动的。

    

    所以试图暴涨修为,来挑战残影,这是没有用的。

    

    “这一重楼,绝对有关键之处,是什么呢?”

    

    凌天擎着龙渊剑,不断的格挡着残影的攻击。

    

    面对这般强横的存在,凌天已然将龙渊剑剑出半鞘,太初经和龙凰至尊决全部启动,这才堪堪抵抗。

    

    但如此僵持下去,他也只能步温洛寒的后尘而已。

    

    “明月能过关,她和温洛寒有何不同?”

    

    凌天突然眸中光芒一闪,灵光乍现,“我明白了,应该是太初武魂!”

    

    “明月比温洛寒强的,一是手中奔月剑,二便是那月字魂,这太初乃是旷古级,可不是温洛寒那水字魂可以比拟的。”

    

    “奔月剑非凡不可复制,应该不是八重楼过关的条件,那么剩下的,就是这太初武魂的能量上限了!”

    

    “或许就是因为旷古级太初武魂瞬间爆发出来的武魂威压,要远比上古级太初强横而迅速的多,所以在意志残影还未来得及反应之时,一举将其斩灭!”

    

    想到此,凌天脸上扬起一抹兴奋之色,当即便是擎起手中龙渊剑,太初武魂战字从背后升腾而起,瞬间便是将战力暴涨到了极限,而后剑光一闪,凛然斩下!

    

    碎星辰!

    

    灭!

    

    这一剑太快了,空间之中,那被凌天强横剑域之力加持下的一剑,几乎将周围的阵法都撕裂了,对面的意志残影,浑身的气势刚要暴涨,龙渊剑便是已经斩了下来。

    

    噗!

    

    一声闷响,那意志残影直接被剑光斩灭,溃散成了一团精纯至极的能量。

    

    玉台之上,那枚光灿灿的玉简,也飞临而下。

    

    凌天将其握在手中,并没有去看。

    

    这玉简只能被人读取一次,之后便会溃散。

    

    九霄剑经虽然位列准仙剑术,但还无法和太上御剑术相提并论,所以凌天并没有要学的打算。

    

    日后这剑法留给可用之人,才是极好的。

    

    收起玉简,凌天便直接越过月台,走向八重楼之后。

    

    当凌天的身影出现在八重楼后,那通往最后一重楼的石阶上时,八重楼下等待着的温洛寒。一双眼睛豁然瞪的滚圆。

    

    其中,满是不可思议的惊诧之色。

    

    “你,你过了?!”

    

    温洛寒怔立在那里,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才多长时间,凌天有能力战胜那恐怖的意志残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