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487章 九重楼争锋
    “这个家伙,他刚才说什么?要上九重楼?怕不是疯了吧!”

    

    “应该没听错,他是说的要上九重楼,这是明摆着要和剑阁对上了啊!”

    

    “真是狂,虐了那余森他还不罢休。”

    

    “不过这次我看他是要狂到头了,九重楼乃是我云海阁重地,虽然不是所有功法的秘藏之地,但其内供奉的都是散仙境界之下弟子可以修炼到的各类珍稀功法!”

    

    “传说只有历代云海阁之主才登上过第九重楼,那里只供奉着一部功法,就是我九霄云海阁开山祖师在武皇境界时修炼的顶级剑道功法,千辰剑阵,据说极难领悟。”

    

    “没错,第八重楼都已然数百年未曾有人上去过了,其内供有六道诸阁的功法秘籍,能参悟一本,就已经殊为不易。”

    

    “罢了,既然这凌天铁了心要和剑阁过不去,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你们几个,赶紧回去通知阁内师兄师姐,这等好戏,可不能再错过了。”

    

    随着凌天飞上圣剑山,山下的所有武者,都是鼓噪起来,沉寂了这么久的九霄云海阁,终于有热闹看了。

    

    越来越多的武者,从其他岛屿飞过来,等着看好戏,甚至连诸阁的副阁主,都给惊动了。

    

    当然,山下的事,凌天根本不去在意。

    

    剑光掠过温洛寒,凌天率先在藏武殿前落下。

    

    “嗯?”

    

    温洛寒也是听到那剑光破空的声音之后,才发现凌天追了上来。

    

    但是凌天的速度极快,未等他反应,便是已经在藏武殿前落下。

    

    御剑飞行?!

    

    看着那凌天脚下的剑光慢慢消散,温洛寒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嫉妒和火热之色。

    

    这等玄妙的身法,理当剑阁所有才对!

    

    而藏武殿前,也有着不少弟子正准备进入其中,通过考验获得功法。

    

    凌天和温洛寒前后脚的落在藏武殿前,让那些弟子也是一怔。

    

    温洛寒今天竟然来了,而且还有人敢掠过他先一步踏上藏武殿?

    

    难道这家伙不知道温洛寒是剑阁大师兄么?

    

    凌天则是无数周围的目光,负手看向这所谓的藏武殿。

    

    和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这藏武殿并不是一座建筑有九层,而是沿着山脊的阶梯蜿蜒而上,一共九座大殿。

    

    第一层的大殿就在身前,而且极为宏大,足以容纳上千弟子同时进入其中,这便是第一重楼。

    

    而后的几层楼之间,往来的弟子身影不少。

    

    越往上,殿宇面积越小,武者的身影,也是越小。

    

    到第五层之后,就根本一个人都没有了。

    

    “有点儿意思。”

    

    这种沧桑,象征着一个宗派的底蕴以及传承。

    

    凌天望着眼前的九重大殿,双眼中掠过一抹热切,对于这种登仙台收藏的功法,他显然也是极为好奇。

    

    凌天的视线从山上收回,旋即目光微凝在那第一重楼前,一位身着灰袍的老人上,他手持扫帚,轻轻的清扫着地面上的枯叶。

    

    老人面容极为的苍老,皱纹如沟壑,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但一双眼睛却是矍铄。

    

    但是凌天看了一眼,意海震颤,神念都是紧绷起来。

    

    这是个高手!

    

    凌天心中一动。

    

    这等强者的波动虽然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被凌天敏感的神念给感应到了。

    

    可能这老者不如那苍茫战殿的封玄之流,但也绝对是散仙中期的存在。

    

    但如今,却是在这殿前扫地?

    

    那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凌天的目光,远远回望了一眼,便又转身继续扫了起来。

    

    “呵呵,看来,你还真是不死心呢。”

    

    身后,温洛寒的声音响起,“不将我温洛寒放在眼中?”

    

    凌天并未回身,“你如何想,我管不着,但是今天,你剑阁的事,我管定了!”

    

    “你温洛寒,我也踩定了!”

    

    “放肆!”温洛寒闻言便是一声惊怒嘶喝,“谁给你的勇气和我这般说话!?”

    

    这殿前的弟子可还不少呢,凌天这般说话,分明是没有将他温洛寒放在眼中。

    

    刚才,有人去剑阁跟他说了伶曦为一器阁弟子出头的事,温洛寒顿时怒起,便寻了过来。

    

    他倾慕天音阁真传二弟子伶曦的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只要是谁和伶曦走的近,他都会暗中除掉。

    

    刚才圣剑山下,他不过是先给凌天一个下马威,但没想到,这凌天反而是来劲儿了。

    

    “剑阁大师兄,你也不必和我在这里磨叽,不是要上这藏武殿么?我在顶上等着你!”

    

    “你可要快着点了,不然上面风大,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声音落下,凌天从始至终都未曾回头,长笑一声,便纵身闪入了第一层大殿之内。

    

    “可恶!”

    

    “无知的下等天骄,我温洛寒发誓,必让你生不如死!”

    

    袖中拳头紧紧握着,温洛寒低语一声,看向那周围望过来的武者,一股阴寒气息,顿时逼迫的他们都撇开了目光。

    

    而后,温洛寒浑身剑意包裹,便也闪身追了上去。

    

    前几重楼都差不多,其各个殿门之前,都有着一重禁制结界存在,想要进入其中,要靠蛮力破开禁制,其实也就是为了测试弟子的战力罢了。

    

    对于凌天来说,就是挥手即破。

    

    圣剑山下,所有来看热闹的弟子,也是王者那山脊之上好似在追逐的两道身影,啧啧称奇。

    

    因为两人的速度,都是快到了极致。

    

    人群中,丹阁的南宫瑾和风芷若,也在其中。

    

    不过前者看着凌天的身影,却是摇摇头,“又是一个争强好胜之辈罢了,他这样的人,能炼好丹药么?”

    

    “呵呵,南宫,炼丹对于凌天来说,不过是兼修而已。”

    

    “你觉得,他们两个,谁能胜?”

    

    风芷若笑道。

    

    “这藏武殿我也上去过,前五重都还算不难,从第六重开始,便有我云海阁历代的阁主意志残影驻守考验,我也不过是进入了第六层,那里藏有诸阁排名前十中的后五名功法。”

    

    “在武道上,我是剑修,所以选的是剑道第六的剑法,这在第六重已经是排名最高的了。”

    

    “那温洛寒三年前便是登上了第七重楼,得到了剑道排名第三的寒渊剑经,那也已经是第七重所藏的剑道最为顶尖的剑法了,是整个云海阁年轻一辈中所达到的最高战绩。”

    

    “可如今凌天的修为还不到武皇,如何能和那温洛寒相比?”

    

    “况且,这次温洛寒必然是有备而来,怕是有一举冲进第八层的决心呢。”

    

    风芷若闻言也不禁讶然,倒吸了一口气道:“听你这么一说,貌似这藏武殿还真有些可怕。”

    

    旋即,她看向圣剑山,双眸中猛然一亮。

    

    “南宫你看,凌天貌似先从第六重楼内冲出来了!”

    

    南宫闻言一惊,失焦的瞳孔猛然一缩,凝在那飞掠在第六重和第七重之间的白衣身影,,不禁嘶了一声。

    

    “这么快?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