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434章 犼族恐怖 准圣慈航
    如此,雄恶来顿时有了弟子,怒道:“呵呵,大荒州来的叫花子而已,真以为十条丹河,就能为所欲为了?”

    

    “十……十二条丹河!”

    

    咬了咬牙,雄恶来大手一挥,颇显豪迈道。

    

    “十六条!”

    

    不过,还未等雄恶来坐下,凌天的声音,便是再次响起。

    

    根本不给雄恶来喘息的机会。

    

    雄恶来险些栽倒,看着水界包厢的方向,气的浑身肌肉都在颤抖着。

    

    “你……可恶,可恨!”

    

    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凌天的十六条丹河,直接卡在了他丹河的极限上。

    

    “我这里……还有。”

    

    “我们这里也有。”

    

    “哼,他水界武者能有多少丹河?我们凑一凑,就能碾压他了。”

    

    一个个乾天战殿弟子上前来,将手中的丹河交到雄恶来的手中,一时间,竟然凑到了二十五条之多。

    

    “哼,我出二十条!”

    

    “凌天,我看你拿什么和我斗!”

    

    雄恶来站在包厢最前,手中的大锤,直指凌天。

    

    “三十条!”

    

    不过,凌天的声音,险些让雄恶来一口鲜血喷出,从包厢上摔下去。

    

    三十条丹河?

    

    这凌天莫不是真的疯了?

    

    不仅仅是一众乾天战殿的人,几乎全场,都彻底寂静下来。

    

    那火界包厢中,尤千殛和黑白鬼使,终于有了些触动,纷纷转过头,看向水界包厢中,那个手持折扇,不见惊色的身影。

    

    凌天,就是这么霸道,他才不想和旁人磨叽,直接用丹河逼退便是了。

    

    “呵呵,三十条丹河,倒是有意思了。”

    

    “没错,师姐用一块废石就能换三十条丹河,也很赚了。”

    

    黑白鬼时异口同声道。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人在说话。

    

    “凌天!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我雄恶来不信,你能拿出三十条丹河!除非,你水界的丹河,都在你手上!”

    

    “若是你诓骗戏耍我等,我雄恶来发誓必将你碎尸万段不可!”

    

    雄恶来眼睛瞪大,犹如铜铃,血色通红嘶吼着。

    

    “你信不信,又能如何?’

    

    “你说旁人卑贱,难道你作为他人家奴走狗,就不卑贱?”

    

    “真是可笑!”

    

    凌天可不惯着,直接就怼了回去。

    

    霎时间,那雄恶来脸色涨红,险些要炸了。

    

    他是在这天外秘藏内背靠姜昊不假,但是他绝不允许别人说他,而如今凌天竟然骂他是姜昊家奴?

    

    就算是那叶孤城,也不敢和他这般说话。

    

    “我雄恶来不杀你,誓不为人!”

    

    雄恶来要发疯了。

    

    不过,梁含等人刚要将他拦下,却是赫然发现那凌天从怀中掏出了一枚金锁出来。

    

    “温姑娘,我怕还有人聒噪,所以这金锁就放在这,你大可放心,那丹河,多少我都拿的出。”

    

    “丹河金锁!?”温婉瞳孔一缩,看向凌天,顿时讶然。

    

    不仅是她,此时就连那姜昊尤千殛等一众总榜前十的武者,都是俯身开来,眼中满是惊诧。

    

    “真是丹河金锁!水界的那一枚,果然在这个家伙手中!”

    

    “丹河金锁之中,有五十条丹河,难怪这凌天如此有底气!”

    

    “不过,这丹河可是各界榜首独有的资源,是用来冲击修为用的,他凌天,就这么用来拍卖?”

    

    “呵呵,不然呢?反正他凌天排名不过才五十,就算是有了丹河,在百宗大比之前,也没可能再上一层楼。”

    

    众人看到那丹河金锁,都是大哗起来,但更多的,都是在骂凌天败家子,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敢这般露富。

    

    简直,不知死活!

    

    “雄家奴,你就算是背靠乾天战殿,也斗不过我!”

    

    凌天手中折扇展开,像极了纨绔子弟。

    

    但是这般模样,却更是将那雄恶来气的鼻孔冒烟。

    

    “恶来,罢了,那东西他既然想要,给他便是,三十条丹河换一块废石,呵呵……”

    

    余未央想了想,赶紧找个台阶。

    

    “既然如此,那这块石头,便归属凌天公子了!”

    

    温婉也不想事件再次升级,赶紧将那白玉石头,扔向凌天。

    

    而后者虽然心疼丹河,但也只能剥离出三十条,交给温婉。

    

    白玉石头入手,凌天便是用剑影,直接深入其中。

    

    “嗯?!”

    

    不过,凌天却是猛然一惊,浑身震颤,让张靖等人,都是一惊。

    

    “凌天,怎么了?”

    

    蓁墨然等人看过来。

    

    “无妨,没事。”

    

    凌天摆摆手,不动声色的将那白玉石头,直接收进了桃园。

    

    这东西,只有放在桃园,方能让他安心。

    

    刚才,他用剑影带着神念渗入这白玉石头之中,刚开始没有觉察到任何异常,里面不过是死寂的空间,但就在背后渡厄棍猛然一震的刹那,石头内一股恐怖至极的妖族气息,陡然爆发!

    

    凌天好似看到了无边的湛蓝海洋之上,一只狰狞的白色异兽头颅猛然浮现出来,双眸蓦然睁开,带着汹汹大势,直扑他意海而来。

    

    要不是他剑影收回的快,仅仅是那一眼,就足以让他的意海受创了。

    

    “呼……老侯,这真是一枚妖兽蛋不成,真是你犼族的?”

    

    凌天用神念质问道。

    

    “呵呵,自然是我犼族血脉!”

    

    “我犼族虽然不是上古十大神兽,族群血脉零落,但每一只,都堪称绝世惊艳,那龙族是神兽如何?我们犼族就以龙族为食!”

    

    “想当年万古之前,我犼族始祖,多是三界大帝圣人坐骑,纵横三界,谁人可敌?”

    

    “只不过后来万古动乱,圣人陨落,大帝绝灭,至尊避世,仙王不出,我犼族也日渐凋零,濒临灭绝。”

    

    “最后只剩下我,不得不落入地狱,镇守黄泉,受那狱炎灼烧之苦,成了这般模样。”

    

    老侯不断的嗟叹着,凌天也是头一次,听闻老侯讲述他犼族的往事。

    

    但听起来,貌似有些悲伤啊。

    

    “我本以为,若我这一条残魂陨落了,我犼族就彻底消散在了这天地之间。”

    

    “但是到刚才,我才发现,是我自己错了,我犼族血脉之强大,怎么可能没有传承?”

    

    “你方才手中的那一只可以叫做白犼,它有着犼族的至高血脉朝天犼的血脉,而朝天吼是万古之前,准圣慈航的坐骑……”

    

    “你可知……这其中的恐怖了么?”

    

    老侯说完,凌天顿时倒吸了一口气。

    

    白犼,朝天犼的后代!

    

    准圣,慈航?

    

    这个名字,怎么如此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