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392章 耶律死灭 明珠的雕像?【大章】
    就好似,这天地之间,唯有这一道手指,再无其他!

    

    咔擦!

    

    纯阳指点落在了那耶律楚兇刺过来的戟影之上,只一瞬,那凝聚这极品神通的戟影,便碎裂开来,领域之力,直接崩溃!

    

    甚至那漫天的乌云,都在雷霆之火下,焚烧成了一片虚无。

    

    手指一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呼吸之间,就到了耶律楚兇的身前。

    

    “什么!?”

    

    到此时,耶律楚兇才如梦初醒。

    

    但是,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手中的苍云战戟,在瞬间就被震的咔嚓一声,崩碎了耶律的手掌,脱手而出,体内的灵宝自动浮现而出护主,但后者,还是嘭的一声巨响,直接被点飞了出去。

    

    天地就在这刹那,重新归于平静。

    

    噗呲!

    

    山峰之下,震落在地上的耶律楚兇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脸色苍白如纸,身体摇摇欲坠。将要跌倒之时,单膝跪在地上,又是一口鲜血狠狠喷了出来,气息,已然萎靡到了极点了。

    

    祭出了重重底牌,甚至动用了极品神通的耶律楚兇,还是败了!

    

    而且,败的如此彻底。

    

    霸主级宗门苍云战阁的掌教弟子,西域数一数二的天骄,坤字域青云榜榜首的耶律楚兇,甚至还没能做到和凌天势均力敌。

    

    除了刚才那被凌天一剑鞘扇的耳光,两人真正的正面对决,只有刚才的那一下而已。

    

    但就是这一招,便是让耶律楚兇败的彻彻底底!

    

    准仙兵三叉戟都无法抵挡被崩裂了,甚至那上品的九阶灵宝,都没能保他安然无恙。

    

    那方才惊天动地的一指,究竟有多么恐怖?

    

    “刚才凌天点落的手指,该……该不会是超品神通吧?”

    

    山峰另一侧,原本还想着联手抵御余威冲击的冉闵等人,都散去了浑身元气。

    

    怔怔的悬浮在那里,仍旧不曾反应过来。

    

    “超品神通,可能吗?极品神通,就足以称霸这坤字域了。”

    

    “没错,凌天的哪一指虽然强横,但应该还没有到超品神通的地步,但也绝对比一般的极品神通,要强横多了!”

    

    “还有,刚才的那一手指之中,有火种之力的加持,而且还是凌天那恐怖的九品九雷天心火,如此加持下,威力自然恐怖。”

    

    “是啊,不然,也不会让准仙兵都无法抵挡。”

    

    众人连连感叹,看向那仍旧悬浮在广场之上的白衣凌天,目光中,满是敬畏。

    

    这等强者,只要不死,在之后的百宗大比上,必定可以一飞冲天,名震人族大陆!

    

    凌天身影一动,便是出现在那耶律楚兇的上空。

    

    方才,他并没有动用全部的天元能量和肉身之力,火种,也没有选择极致恐怖的十八层焚屠狱炎,但九雷天心火的强大,却是已经足够毁灭一切极品神通了。

    

    不然,没有寿元之力的加持,纯阳指,也绝对可以达到超品神通的地步。

    

    那样,耶律楚兇必然会顷刻间,被轰杀当场。

    

    凌天倒不是在乎耶律楚兇,而是实在舍不得他那手中的三叉戟。

    

    人死了无妨,准仙兵要是崩碎了,那就是大损失了。

    

    “你输了。”

    

    俯视着耶律楚兇,凌天的脸上,没有任何战胜青云榜首该有的喜色。

    

    “呵呵呵……”

    

    这让耶律楚兇,心中更是羞怒,但是他此时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了。

    

    没错,他输了,而且一败涂地。

    

    “行,大荒州凌天!”

    

    “我耶律楚兇在西域横行一世,却是没想到,在这坤字域,栽在了一个大荒州的武者手里!”

    

    “真是讽刺……”

    

    “我输了,我也认!”

    

    “但是,我耶律楚兇,绝对不会死在你的手里!”

    

    “就是死,我也绝不屈服!”

    

    声音落下,满脸是血的耶律楚兇猛然抬头,但是其血色的双眸之中,却满是疯狂之色!

    

    “凌天,他要自爆元神!”

    

    “快闪开!”

    

    冉闵和蓁墨然都是远远惊呼出声,他们了解耶律楚兇,这家伙就算是拼了元神俱灭,也绝对不会束手就死。

    

    不过,距离太远了,而且耶律楚兇自爆的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

    

    嘭!

    

    一声比之刚才两道杀招对撼还要恐怖的巨响,震荡在整个山海宗宗门遗迹之内。

    

    所有人都惊恐不已的看着那席卷八方的恐怖冲击波,四散奔逃。

    

    元神后期小圆满境界的天骄自爆元神,何其恐怖?

    

    顷刻间,山脉断裂,河水倾天,冲击肆虐了足有数十个呼吸,这才慢慢的沉寂了下来。

    

    而当风波停下,冉闵等人便是第一时间飞起,回返山峰广场。

    

    凌天绝不能出事,不然,他们的坤字域,可就是彻底废了。

    

    日后进入五行界,群龙无首,绝对是被碾压的存在。

    

    “气息还在!”

    

    蓁墨然飞掠着,看到那核心之处,已经被爆炸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烟尘之中,一道身影,缓缓的飞了出来。

    

    “凌天没事!”

    

    看到那身影浮现,众人都是不由的惊呼一声。

    

    但同时,也都无不惊叹凌天的强大。

    

    耶律楚兇连自爆都没能杀死凌天,若是他知道这个结果,会不会再被气死一回?

    

    不过,从烟尘之中走出的凌天,却是终于显得有些狼狈了。

    

    身上的白衣,破烂不堪。

    

    发髻也散乱了。

    

    甚至那原本弥漫在周身的璀璨光华和龙凰虚影,也都消失了。

    

    胸前的皮肤,也被灼烧的有些漆黑。

    

    果然,在自爆的威力之下,纵使凌天,都无法安然无恙的接下。

    

    甚至,让凌天身上的护体神光,和龙皇至尊决凝成的虚影,都彻底震碎了。

    

    琉璃战体更是不堪,体内骨骼多处折断。

    

    但,仍旧算不得什么重伤。

    

    战体在疯狂的修复,皮肤上的灼烧痕迹,也在琉璃之光的涌动之下,恢复如初。

    

    “凌天,你受伤了。”

    

    “没事吧?”

    

    蓁墨然等人上前。

    

    “无法。”

    

    “他想和我同归于尽,是没有可能的。”

    

    凌天摆摆手,晃了晃身体,而后深吸了一口气,气海震荡,血脉沸腾,一道道璀璨神光,再次从凌天体内,蓬勃而出。

    

    晃的众人,眼睛都睁不开了。

    

    太恐怖了。

    

    都自爆了,凌天还是没事……

    

    “可恶!”

    

    在所有人都惊叹于凌天恐怖战力的时候,在极远处的一处山峰之下,林惊宇手中死死握着圆月弯刀,不甘的一声低喝。

    

    原本,他以为自己一年多来,实力已经暴涨到了足以挑战青云榜首的地步,灭杀凌天,也不过是在反手之间。

    

    但却是没有想到,这凌天成长的速度,比他还要快!

    

    甚至,连耶律楚兇都不是其对手的地步了。

    

    也让林惊宇心中实在无法接受。

    

    就在凌天被自爆的瞬间,他险些忍不住要直接出手了。

    

    或许,那就是他唯一可以报仇的机会。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因为当初在初入天外秘藏的时候,他就已经失败了一次。

    

    那一次,凌天便是从自爆之下,安然无恙的活了下来。

    

    没有十足的把握,林惊宇不敢出手。

    

    “呵呵,小子,你现在却是不是他的对手,我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器灵气息。”

    

    “我们没有可能的,还是走吧。”

    

    这时,林惊宇体内,忽然响起了一道沙哑的声音。

    

    “强大的器灵?是山海瓶么?’

    

    “不,是根本不差于山海瓶的器灵。我虽然需要一件强大灵宝器身,但显然现在不是时机,退去吧,等日后进了五行界,再寻找机会,这一次,我也帮不了你。”

    

    那声音低沉而神秘,而且语气,也不容置疑。

    

    “好!我听你的!”

    

    虽然心有不甘,但林惊宇却是想起了曾经挡下他手中金叶的那个灵宝。

    

    难道,那灵宝是和山海瓶一个层级的顶级灵宝?

    

    不过,最后林惊宇还是狠狠的锤了一下身旁的石头,转身向着山海宗外飞掠而去了。

    

    半山广场之上。

    

    凌天站在那广场中央的白玉雕像之下。

    

    身后,是两千多武者。

    

    耶律楚兇,以及苍云战阁的武者全都被杀了,剩下的人,也自然选择了臣服。

    

    “这雕像……怎么有些向明珠啊……”

    

    凌天忽然蹙眉。

    

    在方才的大战中,甚至在耶律楚兇的自爆之下,这山峰广场,都没有被毁去。

    

    而凌天也得以细细打量眼前的这座雕像。

    

    他赫然发现,这雕像乃是一名女子,黛眉犹如远山,杏眼如画,乃是天仙之姿。

    

    而且,其相貌,竟然和秦明珠,有着几丝神态上的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