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343章 真正的天骄
    “不,我不服!我就不信,我白崇禧不如你!”

    

    眼看着那剑气海潮就要到来,白崇禧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手中早已经蓄势待发的一刀,同样猛然掠向天空。

    

    云豹拔地而起,几乎领域的刀宗意志,让其这一刀,也绝对恐怖。

    

    白云寒飞斩!

    

    此乃小极品神通!

    

    在一刀掠出之中,其身前的空间,都好似瞬间被冰冻一般。

    

    这一刀,不但阴寒,甚至还有着极其不俗的防御之力,难怪其对于接下凌天的这一道剑招,如此自信。

    

    海啸一般的无边剑气,犹如落天之剑,以一种惊人的声势,在那所有目光眨也不眨的凝视下,狠狠的轰击在了那白崇禧的刀锋之上。

    

    这般接击,犹如海啸撞击高山,霎那迸发出的金石炸响,更是让所有人的神魂震颤,一震恍惚,连意海都受不了了。

    

    “咔嚓!”

    

    不过即便是耳膜剧痛,但依旧有着很多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般疯狂相撞之处,但是,让他们惊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刀将金傀震退,墨敬轩眼瞳猛然一缩,他能够见到,在那白崇禧的冰冻刀锋之上,竟然蔓延出了一丝丝的裂纹!

    

    “砰!”

    

    裂纹弥漫的速度越来越快,仅仅只是电光火石间的时间,终于是扩散到了最大,然后,巨大的刀锋,便是在那一道道惊恐的目光中,轰然爆炸而开。

    

    “嗤!”

    

    尽管如此,但是凌天的一招怒海潮,仍旧没有被其刀锋所中和,继续席卷而去,势要吞没白崇禧。

    

    “什么!?”

    

    白崇禧大惊失色,浑身元气遮身,而后刀锋舞动,数百道刀气爆发而出,试图要抵挡这一招残余剑威。

    

    噗!

    

    但一切都是徒劳,剑气如潮,终究还是将白崇禧吞没,

    

    霎那间,一道闷哼之声赫然响起,空气中,有血腥气味弥漫开来。

    

    当如潮剑气将沿途的所有树木和山石粉碎成齑粉,烟尘散去时,一道身影才狼狈的从中走出。

    

    是白崇禧!

    

    他接下这一剑了?

    

    不,不能这么说,明明他应该占尽了优势才对!

    

    不过,当众人看到那白崇禧衣衫破碎,浑身都是密密麻麻的血红剑伤的时候,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白崇禧,竟然被凌天一剑重伤!

    

    甚至其摇摇欲坠,手中的宝刀,都险些握不住了。

    

    铮!

    

    刀锋裂地,白崇禧嘴角不断的洇出鲜血,拄着刀柄不让自己倒下。

    

    “你……你到底是谁!”

    

    “说!你这个剑法,绝不会是无名之辈。”

    

    白崇禧遥遥的看着凌天,眼中满是不甘。

    

    “记住,我名凌天!”

    

    凌天提着铁扇纹丝未动。

    

    “呵呵,凌天!”

    

    “好,我记住你了。”

    

    “不过,你等也不要高兴的太早,惊雷山庄和化血刀门的天骄都为了掩日宗遗址而来,你们终究还是会死的。”

    

    “哼!”

    

    说罢,那白崇禧猛然一掌落在自己的胸口之上,下一刻,一口鲜血猛然而出,化成的血雾将白崇禧包裹在其中。

    

    “想走?”

    

    凌天蹙眉,手中铁扇猛然一扬,一道剑气瞬间激射而出。

    

    噗!

    

    不过,剑气破空,将那血雾震散,但是其中,却早已经没了白崇禧的身影,和任何的气息,只有浓重血腥味道弥漫开来,甚至可以扰乱凌天的神念搜索。

    

    这逃命的法门,倒还真的是诡异强大。

    

    让凌天,都有些措手不及。

    

    能从他手中逃走的,可不多。

    

    “马德!白崇禧,你卖我!”

    

    不顾,白崇禧一招败北,便果断选择逃命,可是让墨敬轩大惊失色。

    

    如今多出凌天这么一尊杀神,他们那还有得胜的可能?

    

    一时间,墨敬轩惊慌失措,镰刀乱舞,挣脱金傀的牵制,就要逃离。

    

    其他白云刀宗的武者,也是如此。

    

    但白崇禧逃了,凌天岂能再放过他们?

    

    噗噗噗噗!

    

    铁扇舞起,扇骨之上,激射出数道恐怖的剑气。

    

    所过之处,无坚不摧,一切防御,都犹如土鸡瓦狗,全部殒命当场。

    

    墨敬轩摸着自己的被剑气贯透的胸口,他死都不愿意相信,他的天外秘藏之行,这么快,就结束了。

    

    嘭!

    

    所有敌对武者的身躯轰然落地,在场之上,能站着的,就是凌天五人和那金色傀儡了。

    

    足足过了半晌,陈钟才从震惊之中醒了过来。

    

    “这……都死了?”

    

    看着周围的尸体,陈钟等人如坠梦中。

    

    “都别愣着了,清理战场吧。这些人的晶珠和极品王兵我要,其他的,归你们。”

    

    凌天淡淡说着,将那金傀召唤过来,检查受损的情况。

    

    陈钟抿抿嘴,想要说出道谢的话,但是见凌天这般模样,他还是没开口。

    

    或许在凌天眼中,这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众人打扫了战场,凌天得到了近乎五百万的晶珠,其中墨敬轩的最多,可惜没能将白崇禧留下,那个家伙才最富。

    

    不过,墨敬轩和另外一个白云刀宗弟子的极品王兵,倒是价值不菲。

    

    凌天将其中一把兵刃上的铭刻剥离下来,附着到了吞炎战斧之上,这样,金傀的战力,便终于到最完美的状态了。

    

    五人不敢耽搁,继续朝着那掩日宗遗址进发,但是一路上,陈钟脸色很差,其中原因,正是那白崇禧所说的惊雷山庄和化血刀门。

    

    唰!

    

    众人正在山林之中窜行,忽然一道恐怖波动,从远处升起,但仅仅是几个呼吸,便是直接飞掠过去。

    

    这股波动凌天很早就感应到了,此时出现在视线之中,他也凝着目光透过山林的缝隙,看了过去。

    

    那人一身灰白的锦衣,身背长剑,虽然看起来很是平凡,但无论是那剑鞘还是周身上下,都有雷芒在扰动。

    

    从空中飞掠而过,速度之快,奔雷掣电,声势极大。

    

    甚至那远远弥漫开来的威压,都是让陈钟等人呼吸困难起来,脸色尽皆巨变。

    

    陈钟面色凝重,眼中闪过抹忌惮之色,见凌天目光带着疑惑,他便介绍道:“凌兄,这个人,就是那惊雷山庄的少庄主景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