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312章 殿主令牌
    “唐门秘藏?”

    

    “没错,其实也没什么,里面不过是一些考验罢了。”

    

    “对于你来说,并不难。”

    

    说完,一凡大师扬袖,那中堂的山水画便陡然绽放起光芒,其内的青山绿水,也好似活过来了一般。

    

    原来,这画竟然就是一处阵法结界。

    

    “公子,请吧。”

    

    一凡大师双手合十。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试一试。”

    

    凌天心中倒是也不怕,直接上前,便是闪身进入其中。

    

    ……

    

    唰。

    

    身影一闪,凌天迈入阵法之中。

    

    和寻常的传送阵法差不太多,而且从时间上来看,应该不是很远。

    

    凌天手中握着龙渊剑,举目四望,发现映入眼帘的,仍旧是青山秀水,一片祥和。

    

    没有半点危险的气息。

    

    “有趣,夭夭,你可曾发现什么异常?”

    

    桃夭夭从桃园内飞出来,感应了周围半晌之后,“没什么异常,这处空间没有道场密境那么大,前面貌似有几个殿宇,有些意思。”

    

    “嗯?”

    

    凌天循着桃夭夭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在远处的青山之上,树林掩映之间,好似有殿宇隐藏在其中。

    

    只不过,以凌天如今的神念,竟然没有觉察道。

    

    完全不明白这所谓的秘藏究竟是什么情况。

    

    所以凌天也只能随便试试看了。

    

    飞临到那青山之上,凌天发现那是三座互不相连的殿宇,是独立的。

    

    凌天走进第一个,却是发现殿前写着神武殿三个字。

    

    微微蹙眉,但是殿宇之内空间很小,其上供奉着一尊早已经看不清模样的石像,而石像之下是一方石台,上面什么都没有,更没有人。

    

    摇了摇头,凌天从其内退了出来,飞临到第二处殿宇,殿宇之上,悬挂着的,是冰心殿的牌匾。

    

    同样,其中除了石像之外,再无其他。

    

    一无所获,凌天只好百无聊赖的到了第三处庙宇之前。

    

    不出意外,这里便是炼金殿,也是唐门的三殿最落魄的一殿了。

    

    但是,进入其中的凌天,这才却是有了发现。

    

    这里没有石像,但是正中间,却是有着一方石台。

    

    而且石台上放着一方不小的锦盒以及一块镶嵌在基座之上的黑金小剑。

    

    “这是什么意思?”

    

    凌天蹙眉,来到石台之前,先是摸了摸那盒子,发现无法打开,其上除了一个类似令牌模样的纹路凹痕之外,再无其他异常之处。

    

    再看向那黑金小剑,让凌天意外的是,这小剑很奇怪,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兵刃,倒有些像灵宝一类的东西,因为其上布满了阵法。

    

    “金珠,你来看看。”

    

    凌天召唤一声,澹台金珠闪身而出,从凌天手中接过那黑色小剑,蹙眉看了一会儿之后摇摇头,“倒也不是灵宝,不过其上的阵法有些古怪,应该需要我们破解开来。”

    

    “但也不是简单的破解,里面暗藏很多炼器方面的禁制,需要你用强横的火种之力,才能破开其上的阵法。”

    

    说罢,她将那黑色小剑,递还给凌天。

    

    “用火种么?”

    

    凌天想了想,心中也是了然,“我明白了,这东西应该是炼金殿的信物,破开这小剑之上的阵法,就是要考验我们的了。”

    

    其他两殿之内什么都没有,想来是早已经被拿走了,只不过唐门炼金殿凋零,所以这东西才一直都在。

    

    “呵呵,看来这考验其实并没有什么难度。”

    

    凌天摇了摇头,握住那小剑,体内剑影顺势而动,而那十八层焚屠狱炎,也至极从手中升腾而起,跟着剑影涌入了小剑的阵法之中。

    

    过了足足半个时辰,凌天手中的小剑突然嗡鸣一声,而后融化,在凌天稍显惊讶的目光中,变成了一块黑金令牌。

    

    而其上正中,赫然是一个唐字,背面则是炼金殿主,四个字。

    

    这是炼金殿主的令牌?

    

    凌天嘶了一声,没想到这唐门少主还没当上,就先成了炼金殿主了。

    

    不过,这石台上的盒子,貌似可以打开了。

    

    凌天将手中的令牌嵌入那盒子中间,下一刻,其上纹路图腾陡然间光芒绽放,而后缓缓掀开。

    

    “是一副铠甲。”

    

    澹台金珠看着那盒子中的东西,眼睛一亮。

    

    凌天也微微蹙眉,将其中的东西拿了出来,还真是一件战铠,这铠甲浑身银白,但看起来貌似是旧的,其上很多地方已经缺损了,光辉不再。

    

    “怎么回事,咋还是一件破烂呢?”

    

    桃夭夭耸耸肩,“凌天啊,你这命太差了点。”

    

    “不过,这铠甲只是稍微破损了一些,若是能修复好,应该很强大的。”

    

    澹台金珠仔细的看了一眼那铠甲道。

    

    “你能修好么?”凌天问。

    

    他自然也能看出这铠甲曾经的不凡。

    

    “应该可以,好在破碎的不要重,但是需要时间。”澹台金珠颔首。

    

    “那好,时间上不急,你可以慢慢修复。”

    

    凌天将那铠甲递给澹台金珠,却是有发现盒子下方还有一层,将其打开,里面是两个瓷瓶,拔掉瓶塞,却没想到里面装着的,竟然是沐灵液!

    

    而且其内沐灵液的量和品质,比这次武道比试给的那一瓶,还要高。

    

    这倒是意外之喜了,如此简单便是又得到了两瓶沐灵液,那么他的修为或许还可以更进一步了。

    

    从炼金殿中出来,凌天又仔细的搜索了一遍这处空间,在没有其他的发现之后,便退了出来。

    

    “呵呵,这么快?有何收获?”

    

    一凡大师呵呵笑着。

    

    凌天举起令牌,“没什么,就这个。”

    

    “哈哈,炼金殿主,不错,虽然炼金一殿没落,但或许你能让他强盛起来。”一凡大师貌似很满意。

    

    “或许吧,不过我炼金殿的其他人呢?”

    

    “炼金殿的人如今都不在大荒州,日后你会见到的。”

    

    “行吧。”

    

    “前辈,晚辈还有一件事相求。”

    

    凌天忽然道。

    

    “你说便是,只要贫僧能帮得上的,一定竭尽全力。”

    

    凌天抿抿嘴,“一个月后,我要去天外秘藏,但是太华宗内,有我心中良人,名为秦明珠,我放心不下……”

    

    秦明珠会在之后进入天外秘藏,这段时间之间,她们只能分开了。

    

    因为秦明珠已经被天谕仙岛记录在册,无法利用四象塔让她暗渡陈仓。

    

    “呵呵,贫僧明白,你大可放心,有我天地商会在,就算是登仙台前来,贫僧都可保她安然无恙。”

    

    一凡大师一口应承下来。

    

    “那如此,晚辈就多谢了。”

    

    说完,凌天便离开了天地商会。

    

    一凡大师站在阁楼之前,看着下面那凌天身影消失在太清山,嘴角蓦然弯起。

    

    “门主啊,你所选中的人,果真是天纵奇才,半个时辰就通过考验,这让那耗费了七天七夜的林坚,情何以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