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305章 区区玩具 也敢挡我?【大章】
    在楚兇祭出自己的傀儡之后,尖峰其他山道上的武者,都是眉头一皱,就算是沈剑南黎荆荆之流,也是如此,而后不约而同的,看向那和他们站在同一高度平台上的万傀门--莫骷。

    

    如果这血灵傀给了楚兇,那么这莫骷显然是有了更加强横的傀儡了。

    

    果然啊,为了这次武比,所有人,都是隐藏了手段前来的。

    

    剑荡山高台之上,问渊道人蹙眉看向万傀门的门主,“老怪物,你这个家伙,最近野心可是真不小啊,咋,这武道榜首,你万傀门,也想争?”

    

    “呵呵,这是自然。”

    

    那老怪似乎胸有成竹。

    

    “哼,这次我还真不是挤兑你,如今唐门的林惊宇都来了,你那宝贝弟子,没希望。”

    

    问渊道人摇摇头。

    

    “那就等着好了。”

    

    万傀门的老怪不再说话,而是将目光全落在了那楚兇和凌天的擂台之上。

    

    此时,那楚兇和血色傀儡气息涌动的霎那,竟是隐隐有着相融的迹象,那等声势更是强横无匹!

    

    两者战力叠加,绝对超过了元神后期巅峰,足以和元神巅峰一战了。

    

    这楚兇嘴上虽然没有将凌天放在眼中,但显然心中也没有对凌天存有丝毫的小觑,能够成为超级宗门的第二天骄,楚兇的心性自然出色,而且凌天能走到这里,也绝对不会差了。

    

    “轰!”

    

    气息暴涌,随之而来的,还有着那一道道如同黑潮般的真元波动,下一刻,楚兇和那傀儡手中,竟然出现了两把战斧,那战斧黑芒闪耀,品阶竟然达到了王道兵刃层次。

    

    虽然不过是普通的王道兵刃,但一起出现两把,还是有够震撼的。

    

    不仅如此,那楚兇黑袍掀起,露出了其中和僵尸一般的坚韧肌肉,这万傀门一门,很多都是炼体武者。

    

    不同于南唐一界,在这方世界,并没有什么炼体武者无法突破元神的限制。

    

    “死吧!”

    

    嗡!

    

    那楚兇一声大喝,霎时间,他和血灵傀儡手擎战斧,两到身影几乎是在同时掠出,一左一右,形成一道弧线,而手中王道兵刃,更是是携带着极端凶狠的力量,快若闪电般的对着凌天怒轰而去!

    

    “呜呜!”

    

    两者的力量,也是相当的强悍,战斧舞动,直接是将空气震爆,战斧凝成恐怖的气刃,让那阵法禁制都是嗡鸣作响。

    

    平地掀起狂风,吹动着凌天白衣白发,猎猎作响。

    

    此时此刻,凌天就像是狂风之中的白色小鸟一般,显得很是羸弱。

    

    “呵呵,有意思,竟然是炼体武者,不过,你们是想和我比拼肉身么?”

    

    面对着楚兇这般凶悍攻势,凌天不仅不退,轻笑一声,反而一步踏前,浑身血液在顷刻间沸腾起来。

    

    仅仅是启动了体内的琉璃战体,便是让凌天浑身绽放晶莹之光,能量在凌天周围暴涨,而后凌天更是横起双拳一左一右,直接猛然轰出!

    

    金龙截天!

    

    “铛!”

    

    凌天的沐浴着琉璃之光的双拳形成两条游龙,重重的轰击在暴掠而来的战斧之上,顿时间,两道金铁之声,哐当的在这山谷之中响彻而起,一股强悍的劲力自接触点暴涌而开,就连那特殊的擂台地面,都是出现了细密的裂缝!

    

    而在那等可怕的劲力暴涌下,两柄硕大的战斧,竟直接是被凌天以肉拳生生震退而开,两道身影,也飞退而回!

    

    一击未能建功。

    

    就算是动用了血灵傀儡这般杀手锏,在两把王道兵刃战斧之下,这凌天竟然扛下来,不仅如此,还是用徒手之力,直接震退楚兇和傀儡。

    

    仍旧淡然自若。

    

    “什么?这肉身血脉之力,太华宗的凌天,竟然还是炼体武者?”

    

    “嘶,这是什么炼体功法,也太强了,我怎么从凌天的身上,感应到了龙族的气息?”

    

    “乖乖,这凌天该不会是其他三大域哪个超级宗门的天才弟子,特意来我们大荒州寻乐来的吧?”

    

    “确实有可能,这凌天太强了。”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是议论纷纷起来。

    

    一凡大师饶有兴致的闷了一口美酒,怡然自得,这凌天越强,他就越开心。

    

    山谷内,被震退的楚兇脸上终于涌现了浓浓的凝重之色,显然是未曾料到,凌天竟然能够凭借一对肉拳,硬憾他和血灵傀!

    

    “呵呵,果然我还是小瞧了你!”

    

    不过这楚兇乃是翘楚,断然不会因为如此而退缩,见到凌天实力强横,双眼中反而迸射出火热之色,忽然他身体一震,身躯竟是膨胀起来,一道道黑芒在皮肤之下不断的游动,一种雄浑的力量之感,也是传荡而出。

    

    “傀猿变!”

    

    随着楚兇一声大喝,他的身体,竟然膨胀了数倍,如同一头巨猿一般,一丝丝黑芒在他们周身旋转凝聚,渗透着强大的力量,那血色傀儡也是如此,霎时间,变的很是巨大。

    

    而两人的气势,更是在顷刻剑暴涨,已然到了元神巅峰之极限,甚至可能爆发出准武皇的恐怖战力了。

    

    “呵呵,还挺有意思的。”

    

    见此,凌天倒是有些好奇了,这傀儡之术,还真是变态,两者合一,若是寻常人遇到了,还真要输了。

    

    于此,凌天倒是对自己手中衍灵术很是期待了,日后他也必须要弄个傀儡玩玩。

    

    不过,此时凌天微微一笑,仍旧不用龙凰之力,而是将体内的琉璃战体催动到极致,浑身耀眼光芒绽放开来。

    

    而随着这光芒的绽放,竟然让凌天看上去,身影也好像涨大了不少,甚至光芒凝成了一头龙影,仅仅是气势威压,就隐隐压制了那楚兇的黑色巨猿。

    

    楚兇见此,脸色越发凝重,他此时,真的看不透凌天了。

    

    不过,事不宜迟,必须尽快出手了。

    

    “嗜灵斩!”

    

    楚兇脚掌狠狠一跺地面,身影凌空,而后手中战斧直接掠下,战斧如山,狠狠的砸在面前的虚空之上。

    

    而血灵傀儡也是如此,而两道战斧之威比之上一次,可强大的不止一倍。

    

    “咚!”

    

    双斧落在虚空,仿佛连整个尖峰都是在此刻颤抖了一下,而后,便是两道巨大的斧影交叉,直接要将凌天吞没。

    

    “哼!”

    

    凌天笼罩这琉璃之光,仰天一声咆哮,竟是发出了真真切切的龙吟之吼,而后他伸出那两条好似光芒凝聚的大手,好似龙爪,竟然又生生的将两道黑色斧影给接了下来。

    

    “砰砰!”

    

    凌天所下方的地面,坚硬无比的地板,寸寸爆裂,这楚兇和傀儡的一击,足以将一名元神巅峰大能压爆,但如今,竟是被凌天以徒手之力,生生硬抗了下来。

    

    “嘭!”

    

    凌天双手一合,光芒龙爪抓住斧影一磕,而后楚兇和傀儡的斧子便是被崩飞了出去。

    

    不过凌天身上的光芒迅速的收敛,而后白衣白发从中走出,此时凌天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把铁扇,这把铁扇合在一起,就好似一把厚厚的剑。

    

    此时,凌天竟然再次动用了天元之力。

    

    “比力量,你永远不会是对手,也不要试图用兵刃压制我,因为你们所有人,都不配。”

    

    这句话,是凌天向着尖峰之上所有人说的。

    

    而后凌天猛然舞动合上的铁扇。

    

    “三阳真火斩!”

    

    霎时间,随着那铁扇落下,一道剑气,便是带着无匹的剑锋掠下。

    

    见到这般骇人声势,那楚兇面色也是剧变起来,急忙催动真元,舞动手中的战斧,重重的轰了过去。

    

    “铛!”

    

    嘹亮的声音,在山谷之中传荡开来,旋即一股极为强悍的力量波纹,席卷而开!

    

    手臂之上传来的巨大能量冲击,让得他的面色逐渐的从凝重变成震惊,这一剑之威力,竟然让他险些崩溃了。

    

    “嗡!”

    

    不过,就在楚兇手臂被震得发麻时,凌天手中的铁扇,却是攻势不停,又是一道剑气落下,比之第一剑,还要强横。

    

    面对着凌天这突然间狂野起来的攻势,楚兇终于是暗暗叫苦起来,到了现在,他方才明白,刚才说的那些话有多么的可笑……

    

    “铛!”

    

    又是一记强有力的剑气斩下,那股可怕的剑势,竟直接是楚兇手中的战斧震飞而去,就算是那血灵傀儡救驾,也是一样的下场。

    

    “嘭!”

    

    一扇子将两者扇飞,凌天缓缓踱着步子,提着铁扇便是举起。

    

    三阳真火斩,还有最后一剑。

    

    见到这一幕,楚兇面色顿时一变,身形急忙暴退,同时嘴中大喝道:“我认输!”

    

    “轰!”

    

    不过,凌天可不给他这机会,在楚兇还未层出阵法之前,随后一剑还是落下。

    

    “可恶!”

    

    楚兇惊怒不已,但还是忍痛将血灵傀儡拉到身前。

    

    而下一刻,凌天最后一剑斩下,落在那血灵傀儡的身上。

    

    咔嚓!

    

    强大的血灵傀儡终于扛不住凌天这般恐怖的剑势,直接崩碎开来。

    

    而楚兇也顺势被震出了阵法,逃了。

    

    噗!

    

    傀儡和他犹如一体,此时楚兇逃得一命,但还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凌天,你毁我血灵傀!”

    

    擂台之上,凌天铁扇展开,徐徐扇动白发。

    

    “区区玩具,也敢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