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253章凌天你这个大骗子【大章】
    难不成,是秦丑儿多年失散的兄弟?

    

    这也太让人恶心了。

    

    凌天将修为压制在了凝魄初期,身上,也换成了青色的长衫,毫不起眼。

    

    无视众人讥笑的目光,秦明珠先是匆匆将十几株三品草药,换到了十几块灵石,而后又买了疗伤丹药,还有一些炼制三品火气丹的材料,便带着凌天回家了。

    

    见到秦明珠所谓的家。

    

    凌天不禁蹙眉。

    

    他的明月,竟然住在这等地方。

    

    凌天站在门前,看着眼前破败的宅院。

    

    真的可以用寒酸来形容了。

    

    宅院周围布置了几道阵法,但都是残缺不全的,很多地方还因为能量共计不够,已然失效了。

    

    进了院子,里面空空荡荡的,除了角落里简陋的炼药台,和几只已经瘦到皮包骨的白绫兔,再无其他。

    

    “小白白们,我回来啦!这些日子给你们饿坏了吧。”

    

    秦明珠先是掏出一堆只有普通妖兽才会吃的灵草扔进白绫兔的笼子里,而后便匆匆钻进了屋子里。

    

    “爷爷,你感觉怎么样?我带药回来了。”

    

    凌天跟了上去,站在门前,看到里间床榻上躺着一个气息奄奄的老者,看上去,却是已经在弥留之际了。

    

    这伤,是够重的。

    

    “爷爷!”

    

    此时,那老者已经陷入昏迷,气若游丝,一副命不久矣的模样,根本听不到秦明珠的呼唤了。

    

    这让秦明珠大惊失色,眼泪刷的一下就要涌出来。

    

    凌天见状,顿时心痛,他说过,不会再上秦明月哭了。

    

    于是,他直接闪身上前。

    

    “别哭,让我看看。”

    

    坐在床前,凌天切着那老者的手腕,剑影涌入其中。

    

    原来,这老者被人用阴毒的掌法命中前胸。

    

    胸骨碎裂不堪,而且还有着寒毒在其中。

    

    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造化了。

    

    仅仅靠着秦明珠换来的那些疗伤丹药,根本没什么用处。

    

    凌天的剑影在老者的血液里席卷而过,那些寒毒,还有那些多年积攒下来堵塞经脉的丹毒,都被一扫而空。

    

    至于那断裂的骨骼,剑影只是将其相互连接起来,让其能够慢慢恢复。

    

    虽然不至于立刻让老者恢复如初,但性命,已然无忧了。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爷爷从奄奄一息,到气色渐渐红润,呼吸也平稳了,秦明珠的眼泪,也成功憋了回去。

    

    她整整的看着凌天收回手,过了半晌才道:“我爷爷,他……他……”

    

    “放心,从自幼学过医术,你爷爷没什么大碍,但是疗伤药,还是要吃的,你为他服药吧。”

    

    凌天给了秦明珠一个安慰的笑容,便出去了。

    

    这老者一直照顾秦明月,于情于理,凌天都断然不会让他死的。

    

    从房间里出来,凌天目光落下那角落里的丹房。

    

    说是丹房,其实不过就是一个简陋的棚子,一尊鼎炉放在台子上罢了。

    

    凌天心中忽然一动,便走上前,看到台面上随意摆放着几枚玉简还有秦明珠刚刚买来的药材。

    

    这些玉简很旧,甚至其中有的已经残缺了,显然是秦明珠不知道从哪里淘来的。

    

    凌天在台前落座,随手拿出一枚玉简,分出一丝神念进入其中。

    

    如今,凌天元气已经尽皆恢复,修为更是巩固到了元神初期巅峰的状态。

    

    但是神念,却是一直没有恢复过来,如今不过堪比元神中期,差的很远。

    

    而那九念灵果,已经没有了。

    

    凌天需要服用专门补给神念的丹药,才能恢复,而那种丹药所需要的材料,他不知道在这一界,有没有。

    

    因为,那些都很珍稀。

    

    。

    

    但此刻随着神念深入玉简,凌天面色瞬间变得无比肃然,片刻后张开双眼,眼眸内精芒闪烁不已。将玉简放下,凌天再直接手拿出第二枚玉简,继续观摩。

    

    不一会,凌天将台子上的几枚玉简内容全部看过一遍,心中却是震动不已

    

    这些玉简,并不是什么珍贵的丹方,也不是经典秘籍,而是类似百科全书一样的,记载这一界灵丹和草药的知识。

    

    而且记录的都很简略,属于最为寻常的普及玉简,但这些却是对凌天震动不小。

    

    因为通过这些玉简内记载的密密麻麻,种类繁多的丹药和药材,凌天知晓了这一界大概的炼丹体系。

    

    出乎凌天意料的是,这一界的炼丹水平远超南唐那一界!

    

    比如说这一界竟然有金圣丹,那是一种金身宗师使用后可有六成把握直接凝聚法相的丹药,虽然后续百年修炼速度会有所减缓,但是除此之外,无其他限制。

    

    还有五品神韵丹,法相巅峰吞服,凝聚元神的几率可以提高五成。

    

    甚至于还有更为恐怖的无级别步天丹,法相大宗师吞服之后,可以直接修为暴涨到法相巅峰,而且没有半点伤害。

    

    元神提升修为突破瓶颈丹药,六品啸天丹!

    

    离合境界皇者提升修为突破瓶颈丹药,七品逍遥天元丹!

    

    甚至还有让元神武者暴涨元神,提升离合境界皇者神念的极六品六转降尘丹!

    

    这丹药,可是凌天急需的。

    

    而这些丹药,在南唐那一界,是根本没有的,就连古丹,都没有。

    

    甚至神农百草集上,也没有记载。

    

    在这一届,这些丹药都是可以找到的,也有炼制这等七品,甚至八品丹药的所需药材。

    

    之所以这一界的炼丹水平让凌天惊诧,就是因为这一界的资源实在太过丰富了,足够让武者将丹道水平提升到一个极高的境界。

    

    里面记载的很多药材,凌天本以为灭绝了的,但是在这一界,竟然都可以找到。

    

    这是南唐那一界,完全无法比拟的存在。

    

    而之所以凌天激动,也不仅仅是因为如此,而是因为,这里面记载的很多丹药,凌天都在四象塔的第五层典藏里,找到过相应的丹药!

    

    这,可就是无价之宝了。

    

    要知道,只要这一界有资源,那么凌天就能有把握将这些丹药炼制出来。

    

    而这些顶级丹药的丹方,一定是都是各大实力,秘而不宣的至宝。

    

    凌天拥有了这等丹道手段,底气十足,还怕什么?

    

    至少,凌天得知了六转降尘丹的材料在这一界就有,那么他的神念恢复,也就不再是问题了。

    

    就算是仅仅靠着丹道这一途,凌天也有信心,在这一界,闯出一片天地来。

    

    找到了秦明月,凌天的斗志,也渐渐昂扬起来,他要变得更加强大,强大到日后谁也不敢动秦明月才行。

    

    凌天心中震动,久久无言。

    

    片刻后他缓缓摇头,将心中的翻涌的思绪压制下来。

    

    他拥有的可以震惊这方世界的手段不假,但是资源,他却还是要想办法得到的。

    

    比如那六转降尘丹,还有可以提升他修为的准七品天元丹,这些丹药所需的药材,是他现在所没有的。

    

    天元丹是七品逍遥天元丹的变种,可以提供天元之力,而且对应的却是元神修为,简直就是为凌天量身定做的一种丹药。

    

    原本凌天已经不报希望,如今,却是心中渐热。

    

    如果有大量天元丹,那么他的境界,便可以继续增幅了。

    

    “呼!”

    

    长出了一口气,凌天将那些玉简放在旁边,而后拿起秦明珠买了的三品草药,这些草药是用来炼制三品火气丹的。

    

    这种丹药在南唐那一界,凌天没有见过,但是玉简中记载,这种丹药却是这一界最为寻常的,用来提升凝魄修为补充元气的丹药了。

    

    至于火气丹的炼制方法,三品丹而已,凌天闭着眼睛甚至不用鼎炉,随手就能炼制出来了。

    

    不消片刻,凌天浴火的手掌散开,手心里,便是出现了几十粒火气丹。

    

    而且这些火气丹火红剔透,犹如晶石一般绚丽,其内有着三瓣小火苗一般的丹云在震荡,而这,正是上品火气丹的标志。

    

    上品火气丹,没有任何杂质,效果,更是成倍暴涨。

    

    这还是凌天有所保留的,若是他想,甚至可以炼制出拥有五瓣火色丹云的极品火气丹,但是那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了些,凌天便作罢了。

    

    但尽管如此,这几十枚火气丹,也足以震动海月城了吧?

    

    想来,明月一定会很开心的。

    

    想到此,凌天的攥着火气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而后便负手走进旁边的屋子,想着今天晚上睡在哪里好,如果能喝明月睡在一起的话……

    

    “凌天,你个大骗子!我的草药呢!你竟然偷我的草药!”

    

    但就在这时,秦明珠惊怒的声音忽然暴起。

    

    她给爷爷喂了丹药,正犯愁如何炼制一些能卖的出去的火气丹,维持爷爷后续的治疗费用。

    

    但是她的炼丹水平看看三品,炼制火气丹,她根本没有任何的把握。

    

    不过,她愁眉苦脸的从房间里走出来,却发现原本放在丹台上的草药,竟然都没了!

    

    那可是她如今所有的家当啊!

    

    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