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247章 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这般寂静,并没有持续太久,然而便是有着人听见半空中有着细微的咔嚓之声传出,当即目光陡然转去,接着,他们便是见到两道对峙中的剑芒,有一道出现了裂缝!

    

    是天魔的灭世斩!

    

    那黑色的剑芒,竟然有了要崩碎的迹象。

    

    “呵呵,天魔,如今你不猖狂了么…”

    

    凌天抬头此时他的脸庞上,沾染着一些血迹。他的气息同样是有着起伏不定,显然就算是凌天如今战力暴涨,但是之前的重创,还是对他有着极大的影响。

    

    不仅如此,凌天如今的双眸,已然血红的渗人,其内光芒闪烁,好似变了一个人是的。

    

    天魔狰狞的脸上,此时变得更加难看了。

    

    他能感受到凌天这一剑之上所弥漫的可怕力量。

    

    远超他的想象。

    

    不过,听到凌天那嘶哑的嘲讽,天魔阴沉道。

    

    “可笑,你也配嘲讽我?!”

    

    天魔的眼神疯狂的闪烁着杀意,旋即,其背后的万米魔影再次浮现而出。

    

    如今,他不得已再次压榨磐石劫天的能量了。

    

    嗡嗡!

    

    而随着这太初武魂的强大助力,天魔的灭世一剑之上,再次神威大胜,黑芒将剑刃之上的裂缝弥补,大有反压之势。

    

    “凌天,你赢不了我的!”

    

    “你不是要找那个女人么?我现在就告诉你,她死了!”

    

    天魔看着凌天,冷笑着,他浑身的能量都在消耗着,他并不想和凌天继续耗下去,所以,他要刺激凌天。

    

    不过,天魔大错了算盘。

    

    凌天在听到天魔这句话之后,双目之中,陡然暴乱。

    

    杀意冲天,让他浑身光芒,犹如浴血一般。

    

    此时的凌天,已经完全不像是自己了。

    

    而更像是一个从血海之中站起的复仇修罗!

    

    “明月死了,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凌天冲着天魔撕声戾吼,可怕极了。

    

    顷刻间他迷失了自己,心神完全被心魔控制。

    

    气海之上,被凌天吞下的长生灵谷直接化成浓郁的生机,融入到凌天的体内,,一股股极端雄浑的能量,源源不断的自其中涌出,最后灌注向凌天的双臂之上。

    

    在那等磅礴能量加持下下,即便是以凌天如今的琉璃战体,都是感觉到许些刺痛在体内散发出来,但他却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反而目光如狼般的凶狠的盯着前方的天魔。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便是杀了天魔。

    

    彻彻底底的杀死,轰成肉泥!

    

    “死!”

    

    凌天手中兵刃光芒大放,口中更是疯狂大吼。

    

    轰!

    

    而随着他低喝落下,剑指合一这一击在数千年寿元的加持之下,陡然爆发出惊天伟力,轰然的在这天地间响彻起来。

    

    砰!

    

    而那天魔祭出的灭世一剑,更是在凌天这突然爆发出来的强大能量之下,在那无数道惊骇的目光中,直接崩碎开来!

    

    根本做不到一丝阻拦。

    

    凌天用寿元换取来到能量,实在是太可怕了。

    

    就算是天魔,也休想阻挡!

    

    嘭!

    

    泰阿剑直接被崩飞,天魔更是噗哧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而后犹如黑色的陨石一般,被凌天一剑斩下高天。

    

    “可……可恶!”

    

    “这是,这是什么力量!”

    

    坠落尘埃中的天魔浑身被撕裂,鲜血淋漓,气息更是萎靡了。

    

    唰!

    

    不过,天魔刚刚站起身,一道血红的身影,便是直接冲到了他的身前。

    

    “嘭!”

    

    又是一声炸响,凌天一拳将天魔轰飞。

    

    而后不等天魔落地,闪身追上,七绝拳,游龙拳,凌天先是发疯了一般,一拳拳砸在天魔的身上,可怖的声音在天绝山上空响彻。

    

    甚至此时有人族都不忍再看,因为那天魔被凌天打的实在是太狠了。

    

    完全是一面倒的虐打。

    

    到最后,天魔被凌天一拳砸碎了半个头颅,浑身瘫软。

    

    已经没有了任何还手的能力。

    

    凌天的天元之力化成囚龙手,将天魔捏在空中。

    

    “说,秦明月在哪!”

    

    此时,凌天的嘴唇都在颤抖着。

    

    他只想问这一个问题。

    

    “呵呵,她……她真的死了。怎么,你很气吧,你再强又如何,那女人还不是要死?”

    

    天魔泣血,仍旧笑道。

    

    凌天面色陡然狰狞,手中紧握,就要捏死天魔。

    

    “凌天,你不能杀我!”

    

    “这数千年来,我控制了你人族所有武者,只要他们在武魂碑上检验过武魂的,都被我动了手脚,只要我意念一动,你人族顷刻灭亡!”

    

    “有种,你现在就杀我!”

    

    天魔惨笑道。

    

    “人族,与我何干!”

    

    但凌天早已经不复之前,不为天魔所动。

    

    “那就一起死!”

    

    天魔眉心上,那血红光芒陡然爆发。

    

    但是下一刻,却什么都不曾发生。

    

    天绝山外,密密麻麻的人海,并没有任何的异常。

    

    这一幕,让天魔大惊失色。

    

    而远在万里之外的武皇宫钦天监内,掌监天衍子负手站在殿外,看着北方那冲天的血红之光,不禁微笑出声。

    

    此时那武皇宫内的武魂碑之上,神光涌动,仍旧神圣无比。

    

    “区区天魔,也想在我人族之根本上做手脚,当真可笑。”

    

    其身后,秦无涯和静安大师相视一眼,笑道:“天魔也断然不会想到,我们人族除了武皇和凌天,还有师父这个神秘人在吧?”

    

    “是啊,当初浑天仪异动,要不是有师父在,这天魔早就灭了凌天了。”

    

    “呵呵,你们也别夸我,我妄动天机,已然命不久矣,但我天衍子一生堪舆天地,见证了武皇和凌家一门登天造化,也是无憾了。”

    

    “现在,就看这凌天能不能过的了心魔那一关了。”

    

    天衍子叹息一声。

    

    “会,一定会的,毕竟,我们的明月还在等他呢。”

    

    静安大师也长叹一声。

    

    ……

    

    天绝山,绝天井之上。

    

    “可恶,是谁动了手脚!”

    

    见到自己的手段没能奏效,天魔顿时心中一沉。

    

    而感受到凌天手中的力量,天魔知道,他就要死了!

    

    “不,凌天,你不能杀我!”

    

    “我能感觉到你现在就是那心魔,你我都是魔,我们可以合作!”

    

    赤红双目的凌天却是摇头,手中猛然用力,“废物,不配合作。”

    

    “凌天,就算我死了,这一界也已经暴露了,我的子民终究会降临在这里的,我们走着瞧!”

    

    天魔做最后的挣扎。

    

    “这一界,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现在,只想杀!”

    

    “秦明月死了,我要让这世间所有为她陪葬!”

    

    凌天脸色狰狞,犹如恶魔,直接一手将天魔捏爆。

    

    天魔密谋千年,终究功亏一溃。

    

    不过,那天魔死灭,一道黑芒却是冲天而去,无视所有的阻隔,将天穹撕裂开来一道巨大的缝隙。

    

    这缝隙看上去,就像是天穹之上的疤痕,而且无法痊愈。

    

    而凌天,却是将那天魔留下的太初武魂收起,而后猛然转身,双目之中,杀意不散。

    

    目光所落之处,赫然是周围的人族。

    

    “你等也一样,都要死!”

    

    凌天的声音,冰冷无情,好似死神的宣判。

    

    “不,这不是凌天的声音!”

    

    “不少,少主彻底被心魔占据了,我们速速撤离!”

    

    人群之中,见到凌天这般模样,也都骚动起来。

    

    不过,他们怎能逃过凌天呢。

    

    他连天魔都能杀。

    

    但是,就当天上的凌天要动之时,其脚下,绝天井旁陡然绽放起一道光芒。

    

    井沿上,桃夭夭正含着泪,在其上一行字眼上拂过。

    

    “凌天……”

    

    声音响起,双目血红的凌天浑身猛然一震。

    

    旋即抱头丝毫,其眼眸之中,清明和血色,在激烈的交锋。

    

    “凌天,我是明月,你看着我。”

    

    秦明月的声音不断响起,最后终于让凌天安静下来。

    

    “明月,是你么?”

    

    “你在哪!”

    

    凌天张开眼睛,此时他的双目,已然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他飞落在绝天井旁。

    

    看到的,却是秦明月的一道光影。

    

    她跪在那里,仍旧是那般凄惨的模样。

    

    不过,秦明月惨白的脸上却是绽放笑意,犹如花开。

    

    “我知道,天魔一定不会是你对手的。”

    

    “我也不会让自己成为威胁你的存在。”

    

    “所以,我跳井了。”

    

    “凌天,我从没有后悔认识你。”

    

    “如果可能,我多么想一直陪着你啊。”

    

    “还记得紫云宗的十里桃花吗,那时候的你,真的很有魅力。”

    

    “凌天,你知道嘛,我没和你说起过。”

    

    “林深时雾起,见鹿。”

    

    “海蓝时浪涌,有鲸。”

    

    “这是我曾经幻想过的最美的梦。”

    

    “但是,但是……”

    

    “我现在最想的,就是梦醒时,能见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