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241章 天魔真身
    泰阿剑!

    

    那天魔手中的,赫然是曾经南唐武皇所用佩剑,也是如今这方大陆公认的最强兵刃!

    

    虽然不知道这泰阿剑在仙器中排在什么位置,但是凌天那由渡厄和龙渊组合而成的兵刃,在对上这泰阿剑的时候,已经能够感觉到力不从心了。

    

    泰阿剑成就仙剑数千年,根本不可能是渡厄和龙渊在短时间内能够抗衡的,

    

    要不是凌天炼制成的兵刃用个上古阵法,仅仅是几次交锋,就足以被泰阿剑给崩碎了。

    

    不过,尽管凌天落在了下风,双臂都被震的颤抖,但脸上仍旧带着无穷的杀意,横起长槊,直指天魔,毫无惧色。

    

    “呵呵,看来你还是不死心呢,那我就打到你心服口服,你不是剑法绝伦么,看看我的剑法如何?”

    

    “唰唰!”

    

    天魔冷笑连连,也没有在凌天脸上的挑衅之色,擎起手中泰阿剑,剑影如风,便直接杀向凌天。

    

    仍旧是近身搏杀,好似就是要把凌天的骄傲,一点点的全部粉碎。

    

    铛铛铛!

    

    天绝井之上,两道身影忽隐忽现,争锋快到了极致,每一道散落下来的剑气,都将天绝山裂出一道幽深的沟壑。

    

    不过是刚刚交手,天绝山便是已然面目全非,满目都是破败之色。

    

    天穹之上,一道道被撕裂开了虚空散落着黑色的空间风暴,远远看去,好似整片天空都被两道身影给撕碎了一般。

    

    伴随着兵刃硬憾的金石炸响,一道道耀眼的闪光犹如晴天雷电,让南唐所有武者,都是惊恐的看着那天穹中不断闪烁的剑光。

    

    天知道这另个大陆最顶尖的强者,有多么的强横。

    

    嘭!

    

    弥漫着璀璨金光的泰阿剑,这一剑将凌天的兵刃崩腿,而后狠狠的轰在凌天肩膀之处,剑锋凌厉无比,剑光疯狂的闪烁着,让凌天身上那凝聚的光甲疯狂的消逝。

    

    咔嚓!

    

    细微的咔嚓声,自凌天肩膀处传出,显然,血红色的光芒,伴随着凌天琉璃色的鲜血被溅落在长天之上。

    

    在天魔这般凶悍的剑锋之下,凌天的肩膀直接被撕裂看了一道长长的淋漓血口,而且同时,那剑锋巨力,也是直接将凌天震退了下去。

    

    凌天终于被一剑斩伤了。

    

    唰!

    

    不过,就在凌天身形倒飞而出时,却是仍旧不忘回击,在天魔还未来得及收剑之时,凌天兵刃之上一道破军槊光轰然震荡在天魔胸前。

    

    青光掠过,天魔胸前的黑袍裂开,一道刺眼的血痕也是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虽然并没有什么血色流出,但是仍旧伤到了天魔。

    

    砰!

    

    凌天一脚震碎虚空,强行控制身体的平衡,在即将坠落天绝山之时,倒飞而起,悬于高空。

    

    不过,此时的凌天,已经有些狼狈了,身上的血甲被连连重击,已是破碎了不少,隐隐间,还有着血迹渗透出来,但是远处天魔的身上,只是黑袍破碎,胸口之上,也只有一道伤痕罢了。

    

    但是那伤痕也很快就愈合,再看不到什么损伤。

    

    这番剑锋焦灼之后,凌天仍旧没有站到任何便宜。

    

    天绝山外,人族武者越聚越多,但是他们都不断的在后退着,看着两大强者的交锋,他们都心惊胆颤,想着若是荣亲王那等强者进去,恐怕也会立刻绞杀成肉泥了。

    

    两人不过是试探性的交锋,就已经凌驾在所有人之上了。

    

    凌天被伤,天魔脸色之上,却是已经不见了之前的笑意。

    

    明明他仍旧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他有些生气了。

    

    天魔手掌落在胸前的伤口处,将那伤痕抚平,旋即露出一抹煞气,他的胸膛起伏着,虽然他看起来轻描淡写,但实际上,他还是有所消耗的。

    

    在之前,他得到了一整套太初武魂,从沉睡变成了深眠来融合太初武魂的能量,不过如今被凌天用天魔鼎强行唤醒,不但没有让他的实力大涨,反而被反噬了不少。

    

    所以,他看起来虽然强横,但还真的做不到随手将凌天打杀的程度。

    

    不然,他也不会心生招揽凌天之心了。

    

    现在他竟然被凌天这个人族小辈一槊伤到了,这简直无法让他接受。

    

    凌天的天赋,还在他的想象之上。

    

    “呵呵,能伤到我,在这方世界,除了那天玑剑尊,你是第二个…”

    

    天魔抬头,泛着乌光的双目,将凌天给盯着,旋即他咧嘴一笑,虽然笑着,但是看上去却极为恐怖。

    

    凌天深吸一口气,面色仍旧冷峻,血光在周身奔涌着,不断的修复着那被天魔斩碎的光之甲胄。

    

    此时凌天眼中的杀意不散,在他如此强横的肉身之下,还能将他伤成这般模样的,也只有这天魔了。

    

    这天魔不但肉身强横,一身能量更是深不可测,就连那剑道造诣,都让凌天心中凛然。

    

    这天魔,确实有足够蔑视所有人的资格。

    

    “难怪你能轻易灭杀拓拔永夜和那李荣,他们与你相比,的确是废物。”

    

    天魔脸庞上的笑容一直存在着,不过伴随着这到笑意,天魔的双眸之中,却是突然涌起漆黑的光芒。

    

    好似有一股诡秘的强横波动,正在从天魔体内传出。

    

    显然,这天魔到如今为止,才准备认真起来。

    

    “我和你玩够了,既然你还不屈服,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我天魔的强大!”

    

    天魔笑了笑,接着,浑身便是暴起漆黑的火焰,如同黑色的风暴一般,疯狂的自其体内席卷而开,转瞬间,这片天地,便是变得暗沉下来,一种凶煞之气,笼罩天穹。

    

    黑色魔焰弥漫天地,天魔陡然间撤掉身上的黑袍,露出其下壮硕的身躯,那身躯浑身漆黑,虽然赤身,但每一寸皮肤,都好似坚俞磐石,滔天煞气,席卷而开。

    

    “凌天,你是第一个让我以天魔真身现世的下界人族。”

    

    滔天的黑色魔焰,疯狂的席卷开来,转瞬间,天绝上的天穹,彻底的阴沉下来,黑焰犹如穹盖,笼罩着山岳的上空,一种难以形容的凶煞之气,也是在这上空徘徊凝聚。

    

    此时此刻,似乎连天地间的元灵之气,都是变得格外的厚重,让人难以吸收,这里,仿佛是天魔的世界一般,任何在其中的圣灵,都受到了压制。

    

    天魔双目之中,黑焰涌动,此时的他,在这阴沉天幕的衬托下,犹如域外的恶魔降临一般,声势极为的骇人。

    

    “凌天,我再加几成战力,看你这次,还能不能抵挡下来!”天魔黑芒闪烁的双眼盯着凌天,旋即他咧嘴一笑,笑容中,弥漫着无边煞气。

    

    此时此刻,凌天的双眸之中,也出现了罕见的凝重之色,就连那杀意,也无法压制了。

    

    他能感觉到,周围的空间,都好似被天魔影响,形成他的领域一般。

    

    这天魔的战力,绝对在普通武皇之上,只不过,对于这等境界,凌天还不了解。

    

    如今,当真有些棘手了。

    

    凌天手中的兵刃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