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239章灭荣亲王 绝天井前
    见凌天仍旧是这般将谁都不放在眼中的狂妄模样,荣亲王勃然大怒。

    

    这凌天从来到中州之后,就处处和他作对,也好似从没有将他放在眼中一般。

    

    他早就想出手教训凌天了,今天他已经不想再忍。

    

    他只想顷刻间将凌天灭杀!

    

    “可恶,你这小杂种,看你在我的一掌之下,还能否这般猖狂!”

    

    荣亲王腾空而起,浑身上下有阴冷的黑色魔雾爆闪,在其背后,游天黑龙武魂升天,带着强大无比的声势。

    

    浓郁的威压于一瞬间宛若山岳般,朝着凌天轰然镇压了下去。那等威压太过浩瀚,让空气如水波一般荡漾起来,进而激起滔天大浪。

    

    荣亲王的强横,却是非同一般,其在南唐建立之时,便是武皇之下第一人,如今漫漫三千年过去,其战力之强大,相当恐怖了。

    

    “凌天,到此为止了,等天魔召唤界外异魔占领这一界,我便是这人族的至高皇者!”

    

    “当年,武皇处处压我一头,从今往后,在无人能压制我了!”

    

    “死吧!”

    

    荣亲王狞笑一声,人在高天,浑身被强真元所笼罩,翻手一掌直拍下来。

    

    这一掌还没有完全落下来,整个地面就因为他身上的滔天元气波动,剧烈的颤抖起来。稍稍受到波及的妖兽,当场便被震飞出去,惨死在天绝山之内。

    

    这一掌实在恐怖,显然荣亲王虽然如此自信,但仍旧没有掉以轻心。

    

    他就是要凌天当场挫骨扬灰,尸骨无存。

    

    轰!

    

    可就在荣亲王的狞笑还未落下的时候,凌天一双血红的眸子陡然移动,目光瞬间凝在荣亲王的身上。

    

    陡然间,凌天眸子中杀意顷刻爆发,一股毫不逊色于荣亲王的气势威压,从他身上轰然暴起,那威压如无边血海,冷漠无情,冲天般的杀意,惊天动地。

    

    谁挡在前面,就杀谁!

    

    就算是荣亲王,也不行!

    

    一声冷哼,凌天双肩猛然震颤,龙皇至尊诀在顷刻之间激发,只不过这一次在凌天身上凝成的不是璀璨的琉璃色龙凰之影,而是有着弑字决加持的血红之影。

    

    只不过,这血红的龙凰之影甲胄加身,让凌天看上去,更加的可怕了。

    

    游龙拳,金龙截天!

    

    叠加了龙凰决和弑字决的杀意,伴随着凌天五指紧握,游龙拳的第六重,直接被凌天祭出。

    

    茫茫拳威化成一条震天血色神龙,咆哮而出,无惧荣亲王的那黑色游龙!

    

    明明是荣亲王占尽了先机,居高临下,试图一掌轰杀凌天,但是此刻看来,荣亲王的那一掌,根本不够看了。

    

    “这……”

    

    荣亲王眼中顿时闪过抹惊愕之色,凌天身上爆发的这股惊天之势,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一瞬之间,他甚至心生些许悔意,这次没有动用兵刃,似乎太小瞧了对方。

    

    可这世间没有后悔药,不等荣亲王惊骇,凌天的一拳,已经憾在了他的一掌之上。

    

    拳掌交接的一瞬,先是两股杀意轰然碰撞,紧接着又是拳与掌的恐怖对轰。一时间,惊天巨响的爆裂声,连绵不止,两股杀意相互纠缠碰撞,像是千军万马在厮杀一般。

    

    砰!

    

    等到异象炸裂,余波消散,让荣亲王难以置信的是,一道血色的龙影忽然从烟尘之中爆射而来,目标,正是他自己。

    

    他的一掌,不但被凌天破了,甚至还有余威。

    

    噗!

    

    距离太近,荣亲王直接被龙影吞没,金龙截天何其强横,就算是荣亲王这等老怪物被命中,还是喷出了一道鲜血,远远的震飞了出去。

    

    一拳!

    

    凌天一拳,就将南唐只手遮天的荣亲王打伤了!

    

    如果此时有人族大军见到这一幕,绝对会大吃一惊。

    

    “咳咳,可恶,这不可能!”

    

    强行控制住身体,荣亲王再度临空,被凌天一拳伤了肉身,感受着凌天这一拳上所携带的强大能量,他心中也是骇然。

    

    无论是杀意的对撼还是元气能量,他都落在了下风。

    

    “我就不信我杀不了你!”

    

    荣亲王怒不可遏,大喝一声,竟然直接从袖中掏出一尊宝塔,那宝塔有九层,其上遍布各种妖兽图腾,神光熠熠。

    

    九巇塔!

    

    这灵宝出现的霎那间,整个天绝山的气息都是为之一震。

    

    这等九阶灵宝乃是南唐的一脉相承的强大灵宝,没想到,如今却是被这荣亲王拿出来对付凌天了!

    

    “九巇塔,给我将这凌天镇压!”

    

    荣亲王毫不犹豫,他也怕夜长梦多节外生枝。当即大手一扬,九巇塔升空,顷刻之间就化成数千丈之大,犹如山岳一般,向着凌天砸了下来。

    

    遮天蔽日的塔影落下,换做是寻常强者,早就吓的魂飞魄散了,在这等九阶灵宝之下,浑身都被压制。

    

    不过,塔下的凌天却是冷冷一笑,腰间冰魄钟升起,下一刻,便是显化出了通天一般的本体,瞬间就将九巇塔吸入其中。

    

    九巇塔和冰魄钟比起来,还是弱了些。

    

    “什么?!”

    

    这一幕,让荣亲王大惊失色,连九阶灵宝九巇塔都无法奈何凌天了?

    

    “我跟你拼了!”

    

    无可奈何的荣亲王狰狞大吼,此时此刻,他心中竟然升起了对凌天的恐惧。

    

    如果不立刻将凌天杀死,他的意志,就要崩溃了。

    

    荣亲王抽出一般长刀直接杀向凌天,这长刀之上散发着淡淡的仙光,显然是一把准仙器。

    

    “呵呵……”

    

    不过,凌天轻笑一声,头顶之上已然恢复巴掌大小的冰魄钟一声嗡鸣,那荣亲王整个人,便是直接定格在了空中。

    

    凌天缓缓从荣亲王身旁掠过,根本都未曾看他一眼。

    

    “凌天!我要你死!”

    

    被冰冻在空中,感受着那彻骨的死亡阴寒,荣亲王快要疯了。

    

    不过,他试图让凌天正眼相看并没有成功,凌天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而他自己的意识,也在这一刻,消散掉了。

    

    冰晶从天空飘落,执掌南唐这么多年的荣亲王,就这般死在天绝山,甚至没有和凌天一战的资格。

    

    绝天井。

    

    凌天身影从天空中连连闪烁,到了绝天井的上空。

    

    只不过,此时绝天井旁,已经没有了秦明月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