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234章 天魔真身显
    “咳咳!”

    

    今天矿墟的尘埃中,拓拔永夜艰难的爬了起来。

    

    但是此时的他,已然气势全无。

    

    明明晋升了斗皇,但是因为体内的斗气不稳,如今更是被凌天那恐怖的一指命中,强绝的能量将他整个贯透,体内的斗气顷刻间暴走,让他险些走火入魔。

    

    不要说和凌天厮杀了,如今自保都是问题了。

    

    要怪,就只能怪如今的凌天实在太过可怕!

    

    “你这一指,难道是神通不成?”

    

    挺着摇摇欲坠的身子,拓拔永夜看向凌天,不甘心的问道。

    

    “是不是神通,对于你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凌天嘴角轻扬,拓拔永夜,让他颇为失望。

    

    太弱了。

    

    而方才的纯阳指,如果按威力来说,品阶绝对是神通级。

    

    恐怖就恐怖在,凌天仍旧可以继续修炼下去,将会更加强大。

    

    “我不服,你休想杀我,我乃是天魔大人麾下,你若是敢动我,你整个人族都将会万劫不复!”

    

    “不信,我们就走着瞧。”

    

    拓拔永夜看到了凌天垂下的目光中所蕴含的杀意。

    

    当即便是低声嘶吼道。

    

    “呵呵,我人族万劫不复?”

    

    “难道我不杀你,你就不动我人族了?”

    

    “那天魔就会放过我南唐了?真是可笑!”

    

    凌天怒喝一声,“别说是你,你必死无疑,那天魔,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他想奴役我人族,还要问我答应不答应!”

    

    “哈哈哈,你算什么东西?天魔大人在上界都是一方尊者,这一界在他眼中,不过是蝼蚁一般的蜉蝣!”

    

    “想要和天魔大人为敌,你这是找死!”

    

    拓拔永夜哈哈大笑道。

    

    “上界尊者?那又怎样?这一界,不是上界,就算是龙,也得给我盘着!”

    

    “你也休想拿天魔吓我,他若是真的那么厉害,如今怎么不来救你?”

    

    在凌天的质问之下,拓拔永夜的脸色也是有些发虚。

    

    天魔大人虽然是上界的尊者不假,但是他的分身万年前在这一界被天玑剑尊重伤,险些陨落,实力早已经大不如前。

    

    如今,他在万年之后苏醒利用天魔经占据了武皇心魔,霸占了南唐,但是却又不得不修复天玑剑尊曾经留下的创伤,数次沉睡以图恢复部分实力。

    

    如今,已经有百年未曾苏醒了。

    

    “呵呵,你怎么知道天魔大人不会来救我,天魔大人马上就要苏醒了,他的恐怖,绝非你能想象,就算大人只恢复了百分之一的战力,也绝对可以将你碾压!”

    

    虽然心中惶恐,但拓拔永夜还是泣血笑道。

    

    “哼,还是担心你自己的生死吧。”

    

    “我不管他有多厉害,你今天都非死不可。”

    

    凌天单手横起手臂,大喝一声,“剑来!”

    

    “吼!”

    

    霎时间,头顶之上那已经被吸收一空的红色雷雨之内,一声惊天龙吟响彻天地。

    

    小雷吸收了大半的劫雷之威,浑身已然成了血红之色,还未来得及消化,听到凌天的召唤,便是一声龙吟,从高天冲了下来。

    

    巨大的龙身在凌天手中化成璀璨的长剑,剑锋之上,带着所向睥睨的锋锐,让人不敢正视。

    

    如今,这龙渊剑已然彻底成就准仙器。

    

    而且小雷的实力在经历天劫之后,还会暴涨。

    

    届时,在加上子午七星阵的阵眼加持,这龙渊剑,进阶仙剑,便可一举成为仙兵中的仙兵。

    

    前途无量。

    

    但如今,他的这一剑,就要拿匈族皇者祭奠了。

    

    剑锋直指着拓拔永夜。

    

    后者浑身都在颤抖,他怎能想到,他这刚刚成为一族皇者没有多久,就要被人族灭杀了。

    

    “不,你不能杀我!”

    

    “天魔大人,天大人救我!”

    

    拓拔永夜锤地大吼。

    

    但是伴随着凌天那无情的一剑掠下,拓拔永夜的嘶吼之声,戛然而止。

    

    天禁矿墟之上,有金色的华彩冲天而起,而后犹如眼花一般绽放。

    

    偌大的北荒疆域,在此时此刻,忽然飘起漫天大雪。

    

    这是一族皇者陨落而得到的天道反馈。

    

    斗皇拓拔永夜,就这样死在了凌天的一剑之下。

    

    一剑飞雪……

    

    澄澈天地……

    

    “哼!”

    

    伸手将那地上的斗晶摄回手中。

    

    而后直接纳入丹田气海内徐徐炼化。

    

    虽然这斗晶已经无法让凌天短时间内突破,但是斗皇的斗晶非同一般,能量之强大,或许可以让凌天晋升一个小境界。

    

    解决了拓拔永夜,解除了人族目前的祸患,凌天心中却是仍旧不能平静。

    

    斗皇是死了,但是那天魔,才是人族的真正祸害。

    

    天魔一天不除,凌天心中难安。

    

    他看了一眼桃园,此时的澹台明珠,还未曾将冰魄钟修复完毕。

    

    冰魄钟乃是和天魔鼎一般强大的灵宝,短时间内,想要修复,并不容易。

    

    但是,天魔鼎如今就在地下,凌天可不想放过。

    

    这是天魔的灵宝,如果可以将其毁掉,那么天魔必然战力大损!

    

    想到此,凌天身影闪烁,直接从高天之上隐入地下。

    

    不如三十里地下的地宫,看到埋骨之地内,天魔鼎仍旧在那里散发着幽深的光芒。

    

    “哼,天魔鼎,当初要不是武皇从你这里得到天魔经,我人族武皇也不会跳下那绝天鼎!”

    

    “今天,我就要要毁了你!”

    

    凌天怒喝一声,直接擎起龙渊剑便凌空斩下。

    

    铛!

    

    但是剑锋落在那鼎炉之上,巨大的炸响,让大地险些崩溃,可是在凌天全力一击之下,天魔鼎,浑身幽光震颤,虽然被斩出了一道痕迹,但根本没有破碎。

    

    龙渊剑,似乎还伤不到这天魔鼎。

    

    “可恶!”

    

    如此一幕,让凌天颇为火大。

    

    心中思虑,或许只有将这天魔鼎收入桃园之中才行了。

    

    不然以凌天如今的手段,还真的无法奈何。

    

    想到此,凌天大手一挥,就要施为。

    

    但是下一刻,那天魔鼎之上,却是陡然浮现出一道虚影。

    

    虚影身着黑袍,只有一双眸子露在外面。

    

    “哼,就是你将我吵醒?”

    

    “人族?!”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好,你动了赤炼道场?!”

    

    那虚影连连发问,语气也变了。

    

    “哼,何止动了道场,你的一切计划我都已经知晓,那斗皇拓拔永夜也被我杀了,下一个,就是你个天魔!”

    

    凌天剑指这道虚影。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料,那虚影却是仰天大笑不止。

    

    “真是可笑,可笑至极!”

    

    “小小元神,想当年你人族武皇也不过如此,如今你还想杀我?”

    

    “哼,我看出来,你身上有那个家伙的气息,很好,看来你就是那个家伙看中的人了?”

    

    “没想到,我的分身意外坠落这一界,还有意外收获呢!”

    

    “如此,看来不用等我的子孙们赶来了,我只要吞了你,便可重返上界!”

    

    凌天眉头紧蹙,没想到这虚影看到他之后的反应能这么大,说了一堆,他都没有听懂。

    

    “哼,想要吞我?你的胃口倒是够大!”

    

    那虚影却是摇摇头,“人族小子,不要跟我呈口舌之利,你很快就会明白,你根本斗不过我。”

    

    “你和我,根本不再一个层面之上。”

    

    “你也休想逃避,我的手段很多,也有你的把柄。”

    

    “我就喜欢看到你们失去挚爱时候的样子。”

    

    “包括那个蠢货武皇,下一刻就是你。”

    

    “哈哈哈哈哈!”

    

    “相信我,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天魔的话音落下,整个天魔鼎便突然爆旋而起,冲破重重山石,化作一道乌黑的光芒,破开虚空消失了。

    

    瞬息之间,便让凌天再也感觉不到这天魔鼎的气息。

    

    “呼!”

    

    凌天紧握龙渊剑,心有不甘的长长吐了一口气,飞掠出了地下。

    

    高空之上,凌天的脸色极为难看。不知道为何,他心中忽然越发的不安。

    

    说不上为什么,但就是心惊肉跳。

    

    这种感觉,他从来都没有过。

    

    “嗯?”

    

    忽然凌天垂首,目光落下胸前和桃核挂在一起的星晷之上。

    

    但是下一刻,凌天的双眸却是瞳孔一缩!

    

    他急忙将那星晷拿在手中,让他心中猛沉的是,那原本应该有两道红点的星晷表面,忽然有一道光点徐徐暗淡下去。

    

    而后,甚至微弱的就要消失了。

    

    这是佩戴星晷着气息萎靡的标志。

    

    明月?!

    

    凌天豁然抬首,整个人都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