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225章 七星龙渊 九重天劫【四更大章】
    剑,是凌天毕生都在钻研的兵刃。

    

    从雷鸣离火剑孕育出小雷的那一刻起,凌天就在琢磨下一把兵刃了。

    

    凌天这一次要为小雷锻造的,正是经过研究了锻兵古谱上所有准仙器甚至仙器之后,才决定下来的一把剑。

    

    同样是用血炼之法,集万剑之所长,去万剑之所短。

    

    这一次,剩下的五种血金都被凌天灌入到了鼎炉之中,再加上上百种珍稀材料,仅仅是熔炼剑胚,就用了凌天五个时辰的时间!

    

    剑胚从鼎炉中锻造完毕,凌天化九纹火麒焰在其上铭刻上古阵法子午七星阵,此阵那是上古仙级阵法,凌天因为材料不够,只能将阵法形意刻画而出,但尽管如此,仍旧不是寻常器阵可以比拟的。

    

    这刻画在剑身之上的阵法,凌天不知道研究了多少遍,如今水到渠成。

    

    一个时辰之后,阵法和剑身被凌天雕琢完毕,四象塔洞开,剑身唰的一声被凌天遥遥扔进了水潭之中。

    

    哗哗哗!

    

    强大热量淬火,让桃夭夭的水潭之中升起三千丈气浪,而气浪滚滚,竟然凝成了一道云龙之状,比之方才渡厄棍出世之时,强盛许多!

    

    惊人的异象,看的小雷自己都目瞪口呆了。

    

    “走吧,看看你新的身子如何。”

    

    凌天闪身而出,小雷紧跟在身后。

    

    大手将水潭上的白雾拂去,映入两者眼中的,赫然是一把晶莹剔透悬浮在水潭之上宝剑。

    

    宝镜纯白晶莹,并无一丝杂色。

    

    其上,隐隐有龙纹显化,环绕在剑身之上。

    

    而在剑身的龙纹之上,却是有着七个凹槽,就嵌在游龙的七个关节之上,而这七个凹槽,也正是子午七星阵的七个阵眼。

    

    凌天刻画的并不是完整的仙阵,但是却留出了阵眼。

    

    让这把剑,日后在镶嵌了遮掩之后,仍旧可以品阶暴涨,潜能无限。

    

    其实,兵刃到了准仙器这般高度,便是锻兵容易养兵难了,上古那些至强兵刃哪一个不是经过了千百年方才出世?

    

    所以,凌天如今虽然锻造除了两把至强兵刃,但是想要让其臻至完美,还需要自己不住的用心念温养,不住打磨才行。

    

    但这,毕竟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所以凌天也没有过多纠结,至少现在这把剑,已然足够强大了。

    

    凌天伸手,将那晶莹宝剑召回,剑身之上,可真连个金灿灿的篆字。

    

    龙渊!

    

    “霞云出岫,潜龙出渊。”

    

    “小雷,我希望每次让你出渊,都给助我破敌制胜!”

    

    凌天提着宝剑,看向小雷。

    

    “好!”

    

    小雷闻言,也是早已经激动莫名,凌天手中的这一把剑,和他血脉想通。

    

    吼!

    

    小雷一声惊天怒吼,身形暴涨,虽然龙身还在生长,但是如今已经有八百丈之巨,化成本体的小雷在天空中不住的盘旋嘶吼,好像是在发泄着心中的欢喜一般。

    

    得到了敖景的龙珠加持,如今小雷浑身身上除了雷光闪烁,则是多了些五色斑斓之光,看上去,已经有了些许神圣味道了。

    

    最后,小雷钻入凌天手中的龙渊剑内,旋即,整个龙渊原本晶莹的剑身,霎时间阵法启动,滚滚流光,四溢在剑身之上,远远看去,好似五色琉璃,绚丽到了极致。

    

    可以说,这一把剑和渡厄棍在外形上极致相反,后者是低调到了极致,而这把龙渊剑,则是高调到了巅峰。

    

    这把剑一出,绝对会晃瞎旁人的狗眼。

    

    “呵呵,龙渊,我等你成为七星龙渊剑的那一天。”

    

    凌天手握宝剑,感受着剑身内血脉相通的强大能量,也是和小雷一样,激动的手臂都在颤抖。

    

    此时此刻,他体内就蕴藏着直欲爆炸般的强大能量,寻常兵刃,已经无法承载,唯有这般强大的兵刃,才可以让凌天肆意舞动,无所顾忌。

    

    而等到凌天将剑身之上的七个阵眼嵌满,届时龙渊剑将成为传说中的七星龙渊剑!

    

    无法想象,那会是一个多么强横的存在了。

    

    铮!

    

    剑身轻震,凌天直接闪身出了桃园。

    

    虽然此时澹台金珠那里,还未将冰魄钟修复,但是凌天已经等不及了。

    

    他要在拓拔永夜到来之前冲击元神境界。

    

    之所以要在冲击元神之前炼制渡厄棍和龙渊剑,是因为突破元神,会引落天劫。

    

    要知道,元神大能世间罕有,可调动天地之力,也必然要承受天道的惩罚。

    

    只有经历了天阶的洗练,才可以在气海之内凝成武者元神,而这,才是真正的元神大能。

    

    而如今修炼了太初经和龙皇至尊诀的凌天,战力已然是离合境界之下,天知道这天劫会有多么强横。

    

    甚至很可能媲美离合境皇者才能经历的至强天劫!

    

    天阶对于寻常武者来说,都是谈之色变。

    

    但是这对于凌天,却是不同。

    

    他无惧天阶,因为太初经中有纳灵篇,恰恰可以吸收天阶之力,而且渡厄和龙渊,作为准仙器,与王道兵刃不同的,就是要经历劫雷的淬炼,劫雷越强,那么他们在淬炼之后也就越强大。

    

    而劫雷可遇不可求,凌天当然不会让他们就此错过了。

    

    毕竟等到下一刻堪比离合境界的天劫,指不定会是什么年月了。

    

    闪身出现在天禁矿墟之外。

    

    凌天高高悬浮在高天之上。

    

    身背渡厄黑棍,手中攥着流光溢彩的龙渊剑,一身黑甲咧咧,一头白发肆意飞扬。

    

    天禁矿墟之上,晴空万里,萧瑟无比。

    

    忽然,目光微闪,凌天心中瞬间生出盎然战意,下一刻,磅礴威压轰然冲霄而起!

    

    hU最V新N章●节¤上s0

    

    气息直射无尽霄汉,搅动风云色变。肉身,气海,神念三者重重叠加,太初经元神篇和龙皇至尊诀启动,融合真元,都在此刻全部爆发!

    

    此时,凌天已经没有任何保留了!

    

    凌天抬首,此刻手上灵光微闪,一颗石头出现在其上。

    

    嘭!

    

    石头在凌天紧握之下轰然崩碎,一股神圣之光从其中乍现。

    

    其内散发的滚滚神力,还未弥漫开来,便是被凌天直接拍在丹田之上。

    

    神字决入体,气海内,道基周围的战字决和弑字决便升腾而起,迎接神字决从天而降。

    

    下一刻,三道太初武魂落在道基之上的金光之内,霎时间道基上的金光威压顷刻间爆发开来,犹如大日,想要在天海之上,缓缓升起!

    

    下一刻,凌天放开对自身气息压制,元神极限的战力气息轰然从其体内爆发,在这一股气息冲击下,数千丈空间化为齑粉碎裂,天禁矿墟之内,漆黑的山石树木尽皆死灭殆尽。

    

    轰隆隆!

    

    随着凌天的气息尽开,整片天地之间蓦然风云色变,一道黑色的光点,从天穹之上显化而出,继而疯狂扩张变大,不过片刻,便是化为漫天漆黑如墨云层,体积急剧膨胀,竟然在凌天的瞩目之下,徐徐涨大到了九百里方圆!

    

    天雷九百!

    

    这还是法相大宗师晋升元神所要承受的劫雷么?

    

    要知道,普通的法相晋升元神,经历的都是一百里劫云,一共不过就一道劫雷,而后便可成就元神。

    

    劫雷云层面积越大,证明大宗师的战力越强,但尽管如此,能够引动三百里天劫,就已经是人族的凤毛菱角了。

    

    陈玄龄、荣亲王等人晋升元神之时,就是三道天雷。

    

    传说凌国公当年在武皇之下无能能敌,法相境界便可力压元神,但是他也不过是引动了六百里劫云凝聚。

    

    而人族至高无上的武皇,曾经天赋天纵奇才,在晋升元神之时,也不过是引落了八道天雷,八百里劫云而已啊!

    

    而如今,凌天竟然引动了九百里!

    

    九雷齐落,这是晋升离合境界的标志!

    

    而如今的凌天,明明只有法相巅峰修为而已。

    

    在这等恐怖的天劫气息出现瞬间,这方世界内无数大能武者心生感应,此刻纷纷张目,向着兖州方向遥遥而望。

    

    这种天劫气息降临,代表天地间又一名至强武者开始奋勇冲击境界桎楛,只要渡过,便可成为这方世界的巅峰存在。

    

    劫云翻滚,阴风自虚空生出,往来呼啸!

    

    凌天脚踏虚空而立,面色平静,漆黑眼眸内爆发璀璨战意。

    

    此番,他要渡劫了!

    

    ……

    

    南唐中州武皇宫。

    

    荣亲王盘膝坐在密室之中,豁然间,他猛然睁开眼睛,下一刻,便是出现在了武皇宫之上,遥遥北望,感受着天道的异动,似乎这方世界的气息,都开始发生变化了。

    

    逆天而行!

    

    竟然有人要逆天而行!

    

    九重天雷,竟然有人要晋升武皇不成?

    

    “不,不对!武皇天道虽然异动,但是没有被颠覆的迹象,这不是有人要晋升武皇,那……难道是有人在渡元神之劫?”

    

    “凌天!”

    

    “不好,我要速速唤醒天魔大人。”

    

    忽然间,荣亲王脸色大变,身影一闪,便是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