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217章 约战天禁矿墟【四更】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

    

    那女子更是惊诧万分。

    

    “呵呵,我是李青城的兄弟,当然知道。”

    

    凌天大笑一声,“小影,带她去找尹洪,她该回南唐了。”

    

    没想到,在这里还等为李青城了了一桩心事。

    

    ……

    

    小影和那李玄九离开。

    

    凌天看着那水晶球,不禁轻笑一声。

    

    “拓拔永夜……”

    

    ……

    

    兖州,金城。

    

    此时的金城,已然被匈族团团包围。

    

    兖州全境,除了这金城外,已然全部沦陷在匈族之手。

    

    金城上下,喊杀声震天。

    

    如果没有数天前李青城和崔湛等大将率领的大军前来支援,就算沈家手段通天,也断然不会是匈族的对手。

    

    此时此刻,沈家的四鬼联手,将突厥部族的一个七阶斗王缠住,而周围,来自九州的元神老怪,都是和匈族杀的昏天暗地。

    

    四鬼的实力虽然强大,但也绝不是斗皇拓拔永夜的对手。

    

    “不知道长公主和拓拔永夜的战况如何了!”

    

    “若是长公主能战胜拓拔永夜,那么我们也就胜了!”

    

    战场之上,李青城杀的浑身浴血,但是眼前的匈族实在是太多了,根本杀不完一般。

    

    而且整个金城,都笼罩在斗皇的威压之下,太压抑了。

    

    不过,要不是长公主及时赶到,这金城,也根本拦不住拓拔永夜。

    

    手持仙剑的长公主踏破虚空而来,与拓拔永夜在高天之外厮杀,战场上的人族,只能听见那恐怖的好似撕裂苍穹的轰鸣和犹如日光闪耀般的炽芒,其他的,一无所知。

    

    “难说,拓拔永夜太强了,而且还有九阶灵宝在手。”

    

    “不知道凌天那里如何了。”

    

    “只要凌天到了黄金河谷,这拓拔永夜或许会真的退兵!”

    

    崔湛在不远处一刀劈死一个匈族斗王,抹掉脸上的血水道。

    

    “凌天……他那里太难了。”

    

    李青城叹息一声,举起手中宝剑还要厮杀,却是被一道霹雳炸响震惊在原地。

    

    “呃!”

    

    一声闷哼,众人便见到一个声音从天而降。

    

    那赫然是手持仙剑的长公主!

    

    只不过,此时长公主血溅长空,已然奄奄一息了!

    

    长公主败了……

    

    “不好!四鬼,保护长公主!”

    

    金城下,沈万山嘶吼道。

    

    四鬼闻言,震退七阶斗王,身影如风,几个闪烁便是将长公主接下,而后退如金城之中。

    

    长公主太重要了,她绝对不能死。

    

    “呵呵,区区人族伪皇者,也敢挡我?”

    

    \P首U$发?H0u

    

    天穹裂开,一个身着黄金战甲,整个身子都笼罩在黄金之光中的身影从天而降。

    

    好似大日凌天。

    

    举手抬足之间,便是有恐怖的让人窒息的威压散落,让人族绝望。

    

    甚至,不敢去看向这斗皇。

    

    太强大了。

    

    在真正的皇者面前,他们甚至不由得双膝一软,想要去跪拜。

    

    这是在心灵深处的威压。

    

    连长公主都败了。

    

    手持仙剑皇兵的长公主败了,那么武皇不出,谁能是这拓拔永夜的对手?

    

    没有人。

    

    那么,金城必破,兖州人族,必亡。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人族的蝼蚁,还试图反抗我么?”

    

    “没有我,你们迟早也会死的。”

    

    “都匍匐在我的脚下,我拓拔永夜,会带你们永生……”

    

    拓拔永夜的声音落下,犹如神明。

    

    “放屁!”

    

    “你屠杀了我们多少人族?今天我们就是全都死光了,也要和你匈族血战到底!”

    

    大军之中,崔阔海手擎蟠龙枪怒道。

    

    “无知。”

    

    金光中的拓拔永夜手指轻轻点下,便是有一道金光爆射而来。

    

    铛!

    

    崔国海大惊失色,连忙横起手中王道兵刃格挡,但仅仅是刚一触碰,王道兵刃便是应声而碎,而崔国海也是惨叫一声,崩飞而出,生死不知。

    

    仅仅是随手一指,崔阔海这般大将便险些死掉。

    

    天知道这拓拔永夜强悍到了什么地步。

    

    “既然你们那么想死,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肮脏的人族,也是该从这土地上消失了。”

    

    拓拔永夜悬浮在金城之前,手中举起巨大黑色幡旗,其上阴风呼啸,有鬼哭之声弥漫,犹如黄泉地狱。

    

    只见其挥动幡旗,原本晴朗的天空,便瞬间被黑暗笼罩,天空中万千凶魂游动,好似整片天地,都被拓拔永夜镇压了一般。

    

    人族大军和金城内的武者尽皆瑟瑟发抖,看着那就要落下的万千凶魂,都心中绝望了。

    

    “呵呵,拓拔永夜,你好大的威风啊!”

    

    不过,就在这时,匈族的大军之中,忽然有光影闪烁,下一刻,一道光幕凝成,而其上呈现的,竟然正是凌天!

    

    此时凌天端坐在匈族宝座之上,正看着拓拔永夜冷笑着。

    

    “你是何人?!”

    

    “为何在我匈族圣地黄金河谷?!”

    

    拓拔永夜闻言大惊失色,转身看向凌天,见到其竟坐在他的皇位之上,更是惊怒不已。

    

    心中猛然一沉,便是升起不详的预感。

    

    “我?我就是人族凌天。”

    

    “至于为什么在你的黄金河谷,你应该问问你的儿子拓拔夜罗,和你那祖宗匈族先知吧?”

    

    凌天在大位上轻笑一声,故作恍然道:“哎呦,对了。我忘了,那两个废物,已经死在我的手上了。”

    

    “什么?!”

    

    “你杀了我儿夜罗和先知?”

    

    拓拔永夜顿时勃然大怒,汹汹杀机散落,让下方无数人族纷纷泣血奔逃。

    

    若是如今拓拔永夜出手,顷刻间便是有无数人族死亡。

    

    “拓拔永夜,我劝你不要妄动!”

    

    光幕之中,凌天忽然一声大喝,举起手中的金色水晶球道:“我知道这是什么,只要我捏碎它,你所有匈族都会顷刻间死去。”

    

    “你若是想,那就动金城人族试试,我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

    

    凌天缓缓握着那水晶球,脸色狰狞道。

    

    拓拔永夜滚滚杀机不散,凌天在威胁他。

    

    一个小小人族也敢威胁他!

    

    不过,僵持半晌之后,拓拔永夜还是低声道:“人族凌天,你到底想怎样?”

    

    最后,这斗皇还是妥协了。

    

    “我不想怎样。”

    

    “我可以不捏碎这水晶球,但是你必须即刻撤兵,我在天禁矿墟等你。”

    

    “那里对你意味着什么,想来我不用明说。”

    

    “你我在那里决一死战,如何?”

    

    凌天俯身在光幕之前,轻狂到了极致。

    

    “好!”

    

    “你有种!”

    

    “天禁矿墟,你等我去你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