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212章小影到了
    若是之前,凌天只有拼了这一条命,去和这先知厮杀。

    

    但是如今他已经炼成了琉璃战体,实力暴涨,岂能再怕?

    

    三千年前人族武皇就能镇压此匈族,那么三千年后的今天。

    

    他凌天,也可以!

    

    想到此,凌天也缓缓卸下背后的棍剑。

    

    “怎么,还不跪地求饶是么?”

    

    瞧见凌天眼中的杀意和动作,匈族先知心中怒气更甚。

    

    这人族,到如今还想要和他作对么。

    

    “小杂种,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匈族和人族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就算是当年武皇,也绝不敢亵渎我匈族的黄金河谷!”

    

    他暴怒不已,他承认凌天很强,甚至貌似只有年轻时候的武皇,才能和这凌天相提并论。

    

    但说到底,这人族凌天终究没有离合境界的战力,他有自信,可以战胜一切武皇之下的翘楚,不管是何等妖孽。

    

    就算凌天天赋异禀,在他面前仍旧是土鸡瓦狗一般的存在。

    

    “要战便战,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凌天将雷鸣剑和狱炎棍合在一起,抬眼冷哼道。

    

    “狗杂种!”

    

    这匈族先已经忍无可忍,豁然出手。

    

    咔嚓!

    

    他一步迈出,无尽的斗气在其脚下震荡,巨大能量撼动,顿时地动山摇,携带着狂暴的威压,再次来到凌天的正前。

    

    带着僵硬而狰狞的诡异笑容,残酷而邪恶,他举起那斑驳的金色巨剑,剑未出鞘,仅仅是用剑鞘,挥动之间,便有冲天的斗气凝成厚重的剑芒,朝着凌天狠狠轰了下去。

    

    这等手段相当罕见,他没有出剑,可那剑气却是在巨剑的加持下,威力更胜之前,一剑斩下,比之刚才的一拳,不知道强横了多少。

    

    他想要以这般方式,一剑就将凌天给震死。

    

    在他眼中,凌天不配他拔剑么?

    

    方才他在凌天手上吃了苦头,如今,他不但要杀了凌天,还要找回场子。

    

    这是一个皇者的尊严。

    

    面对这嚣张跋扈到了极致的一剑,凌天蓦然嗤笑一声。

    

    对方不拔剑,那么他也不用。

    

    除了剑法,如今他的底牌,可是不少。

    

    “来吧,看你的剑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让我告诉你,你就是废物!”

    

    “游龙拳,金龙截天!”

    

    在凌天冲天狂傲的笑声中,凌天一首提着组合兵刃,而另一只手,瞬间凝聚霞光龙影,抬手之间,便迎了上去。

    

    嘭!

    

    看!…正版*|章节上0N

    

    拳掌交接,像是两座山岳轰然碰撞在一起,迸发出耀眼的光芒和震耳欲聋的巨响。散逸的冲击波,掀起漫天狂沙,席卷天地

    

    咔!咔!咔!

    

    巨大的能量冲击,黄金河谷的地面骤然炸开,数不清的裂缝蜿蜒而去,犹如巨大的蜘蛛网络。周围的高山,都在此刻,当即化为无边齑粉,尘埃滚滚,虽然狂风吹散。

    

    这一战不论胜负如何,黄金河谷,都注定是要被毁掉了。

    

    人族大军,甚至已经后撤五十里,远远的看着。

    

    这是一次惊人无比的交手!

    

    恐怕,是南唐三千年以来,最为宏大的一次。

    

    所有匈族都匍匐在地,在先知的出手之下,虔诚叩拜,他们也在祈祷和诅咒,诅咒那人族身死在圣地之前。

    

    但是烟尘未曾消散,他们便是到那其中琉璃般的霞光闪烁,虽然这一次被震退了,但却是未曾跌落空中。

    

    他们先知的这一招,竟然还是无法撼动这个人族凌天!

    

    置身其中的匈族先知,却是更为吃惊,他这一剑可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的。换做寻常人族,哪怕就是元神巅峰的大能,也绝无可能这般容易的将他这一剑接下。

    

    就算是当今人族的荣亲王,也绝不会这般安然。

    

    可眼前这个人族后辈,修为区区法相后期,甚至连元神都不是,居然可以第二次接下他的一击。

    

    惊怒之后,匈族先知那孔洞的双眸,陡然火热,阴测测的笑道:“呵呵,看来你身上的秘密不少啊,这等年纪就有如此战力,难怪你这般猖狂!”

    

    “不过,这些都是给我做的嫁衣,杀了你,我会将你的所有一切都掏空,那都属于我。”

    

    虽然他如今不过是傀儡,但是他何尝不想再度强大下去。

    

    匈族先知冷笑连连,贪婪和怒火并起,腾空而起,再度出手。

    

    远远看去,半空中两者交手,无论是爆裂的霞光和还是绽放的血雾,都显得惊人无比。

    

    嘭!嘭!嘭!

    

    恐怖的异象蔓延在半空之中,炽盛的光芒,纵横武技的厮杀将这一方天地照耀的璀璨无比,让人心中愈发震撼。

    

    此时的凌天身披霞光,闪转腾挪,拳浴龙影,无边风采,强的可怕。

    

    匈族先知越战,就越是心中震惊无比,没法平静,虽然他如今的状态大不如前,但即使是傀儡之身,他也是斗皇之下第一强者,在他想来凌天能够接下他两招已经是极限了。

    

    可现在十多招过去,他还是没法拿下凌天,依旧在缠斗之中。

    

    这越发让匈族先知心中焦急。

    

    “没完了么!”

    

    匈族先知发出怒吼,他感到了羞辱,彻彻底底的羞辱。居然十多招都未将凌天拿下,更别说将对手踩成肉泥,简直奇耻大辱。

    

    “圣鹰,养你千年,难道还不出手么!”

    

    忽然间,那匈族先知将凌天震退,神念弥漫。

    

    下一刻,凌天身后的空间陡然一震,却是一头黄金色的战鹰虚影倏然显化,旋即凝成一个中年阴鹜的男子,舞动双爪,便是向着凌天后心抓去。

    

    这身影出现的实在突兀,而且距离如此之近,凌天已经避无可避。

    

    人族大军之中,萧十三等人见状更是惊呼一声。

    

    因为这身影竟然也带着堪比八阶斗王的气息,赫然是顶级的六阶妖兽!

    

    如此偷袭,在凌天毫无防备之下,若是被抓中,那后果可想而知。

    

    但是,空中的凌天却是巍然不动,一副任由那圣鹰抓下的模样。

    

    “呵呵,以为你的肉身强横,就无视圣鹰么?”

    

    “就算杀不死你,也足够牵制你了!”

    

    匈族先知在冷笑。

    

    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声便是戛然而止。

    

    因为在凌天身后,就在那圣鹰的利爪就要撕裂凌天的背脊之时,在其身侧,陡然银光乍现!

    

    虚空之中,一道比之那圣鹰还要凌厉锋锐的利爪出现,赫然将那圣鹰的偷袭一击,直接拦下!

    

    “想偷袭我主人,问过我了么?”

    

    声音落下,一道银色身影从凌天身后幻化出来。

    

    其相貌虽然看似仍旧稚嫩,但是浑身威压,却是赫然到了六阶妖兽巅峰!

    

    这,竟然是许久都未出现的小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