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211章 战先知
    “你找死!”

    

    匈族先知勃然大怒,僵硬的脸上,然他无法做出太多的表情,但是暴怒之气息,却是席卷八方。

    

    “杀我匈族天骄,今天,你们所有人族,都休想离开黄金河谷!仅此一恨,你便葬送了所有人族!”

    

    那匈族先知恶狠狠的怪叫,显然是已经愤怒到了极致。

    

    滚滚威压,更是陡然爆发,让人族大军武者尽皆浑身颤栗,好似下一刻,就要别这股威压生生压爆一般!

    

    在这等强者面前,他们正的好似蝼蚁,仅仅是气息,就足以要他们的命了!

    

    “我人族,何曾畏惧过?”

    

    “三千年前我人族能大破你匈族,今天我等依旧可以!”

    

    “在我凌天面前,该死的,只有你……”

    

    声音落下,凌天缓缓抬起双眸,从开始便一直压制的雄浑真元,这一刻终于不再顾忌顷刻间,轰然爆发!

    

    吼!

    

    七色神光闪耀天穹,犹如琉璃大日。

    

    凌天身上,有龙凰虚影浮现。

    

    身背凰翼,后有龙尾。

    

    一阵阵龙吟声音,有恐怖的气息冲霄而去,荡碎黄金河谷上空的所有天云!

    

    %K0j

    

    连带着那先知压下的气息,也直接无情崩碎。

    

    凌天身上那等磅礴浑厚,霸道而暴戾的真元气息遮身,让他看上去,犹如一条巨龙翻江倒海。

    

    凌天成就的琉璃战体,所引起的滔天气势,他完全没有半点掩饰。

    

    而这一刻,也是凌天毫五保留的,将全部的太初经和龙凰至尊决催动,才掀起了这般恐怖气势。

    

    任由这等惊人的气,滚滚而去,席卷八方。

    

    瞬间,这股气息就在黄金河谷之上,引起一片哗然,那些匈族脸色再次大变。眼中露出惊惧之色,这等暴戾的气息太过可怕,竟然看起来,可以和他们的先知分庭抗礼了!

    

    难怪在之前这人族如此轻视拓拔夜罗。

    

    如今看起来,那拓拔夜罗就是个笑话。

    

    简直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现在,你这鬼东西,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凌天手指匈族先知,冷笑道。

    

    “可恶,以为自己拥有这等底牌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你不会知道,我有多么强大!”

    

    “死吧!”

    

    再次被凌天侮辱,匈族先知眼神狰狞,愤怒让他忍无可忍,身形一闪就有凌厉的拳芒,排山倒海般朝着凌天狠狠轰了过去。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

    

    就是用绝对的战力,将凌天杀死!

    

    无情撕碎!

    

    而凌天,也丝毫不惧,一步踏出,身上琉璃之光乍起,神圣的龙族之力在体内激荡,五指凝聚成拳,瞬间有强劲充沛的真元涌入其中,拳芒霞光爆闪,一拳携着龙影迎上!

    

    嘭!

    

    双拳对碰,一股股骇人强劲的余波激荡而出,方圆百里,诸多撑天古树瞬间被碾成粉末。

    

    匈族和人族大军,都是被冲击的人仰马翻,鲜血狂喷。

    

    仅仅是余波,就有很多战士受不了了。

    

    旗鼓相当?

    

    不够,让所有人撤退后的大军大惊失色的是,在爆炸冲击的中心,那七色的琉璃霞光仍在,身影高悬,根本没有受伤的模样!

    

    则会凌天,竟与匈族先知斗了个起鼓相当。

    

    可更让他们震惊的还在后面,凌天拳芒中的真元,竟有后劲源源不断涌入,那等霞光暴涨,余威竟然将先知的拳锋彻底撕碎,让其后退了千百丈,方才站稳。

    

    “不可能!”

    

    虽说这一击并未真正受创,可匈族先知却是大惊失色,震撼不已。此等诧异,无法用言语形容,就在刚才的一拳中,他施展的战决借助穷奇之力,竟然被压制了!

    

    这就好似血脉上的威压,让他的武技威力,都打了折扣,实在难受!

    

    “呵呵,琉璃战体,龙凰至尊决,果然强大……”

    

    与对方相比,凌天却是心头激动不已,体内热血沸腾。一拳轰出,好似将他这些天地压抑,全部释放,舒爽无比。

    

    他如今成就琉璃战体,脱胎换骨之下,以至尊决融合城的真元竟然拥有这般强大威力,要知道,他这次出手,用的可不是七绝拳的第六重啊。

    

    “我要杀的就是你,匈族先知,你可别让失望了。”

    

    白发飞扬,黑甲咧咧,狂风呼啸之中,凌天战意滔天。

    

    “先知!!”

    

    此时此刻,黄金河谷内,无论是匈族大军,还是普通匈族,都没有了之前的那般骄傲和对于人族的不屑,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股惊恐无比的神色,如今,他们才真正的感觉到,他们有可能,真的会死……

    

    死在这个匈族圣地……

    

    而那匈族先知此时也是脸色阴沉,显得格外难看,他冷冷的盯着凌天。体内斗气激荡,一股惊人无比的气息,轰然散开,震动天地。

    

    虽然他被凌天震退了,但也是毫发无上。

    

    身为傀儡,他的肉身躯壳,足以抗衡这般恐怖的冲击。

    

    “你真的激怒我了。”

    

    “我三千年前叱咤这边大陆之时,就连你那先祖,都还不曾敢与我对视。”

    

    匈族先知背后,那穷奇之影升起,赫然是他将战决催动到了极致,气势再度暴涨。

    

    远处看着战局的人族武者,脸色都是悄然微变。

    

    谁都知道,这匈族先知是要动真格了。

    

    真是不简单,凌天不过是一个后辈,竟逼的匈族先知到了这般拼命的境地,正如这先知所说,他在三千年前,就已经叱咤风云了。

    

    而且,同为八阶的战斗力,两者直接的差距还是有些,虽然看起来不多,但战力上,却是被拉开。

    

    就像凌天和拓拔夜罗,同为八阶斗王的战力,但是后者,却是挥手之间就被杀了。

    

    而这匈族先知暴怒之后,有着战决加持,彷如上古凶兽觉醒,恐怖气息,震慑八方。

    

    匈族先知面色一片铁青,脸上的干瘪皮肤皱起一道狰狞的面容,冷声道:“我会让你知道,我究竟有多恐怖,你和我,差的太远了!”

    

    轰!

    

    话音落下,其浑身金华涌动,他从其背后收出一把巨剑,锋利的威压,在其背后狂震的穷奇加持之下,好似无尽不催。

    

    凌天面色平静,这匈族先知,其实是有狂妄的资本的。

    

    最起码,这是上一届斗皇的意志,在武技和战斗技巧上,要比他底蕴深厚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