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25章 凌家遗宝
    洞天内,山呼海啸。

    

    所有程家武者,都是被凌天强大的实力所折服了。

    

    有这般少主带领,让他们不由得心生自豪。

    

    这么多年来,程家躲藏在北荒这般苦寒之地,从未出世,对于他们来说,一千多年实在是太过久了,他们已经不愿意在这般隐世下去了。

    

    “快快请起,大家快起来!”

    

    凌天双手虚抬,将所有人都是扶了起来。

    

    “哈哈,少主,老程我是心服口服了,走,我们回去说!”

    

    程九金大笑上前,拉着凌天的手臂,将众人迎接到了山峦中的程家祖宅。

    

    ……

    

    “什么?拓拔永夜晋升斗皇了?这怎么可能?”

    

    祖宅内,一众程家强者和尹洪等人分列而坐,上首,则是凌天和程九金。

    

    听闻凌天说拓拔永夜打破兖州防线的消息,程九金顿时脸色一变,大惊失色。

    

    “没错,事出突然,如今每一刻过去,匈族都在残杀我人族同胞。”

    

    “所以,我别无选择,只能孤身一身深入北荒,好在,这里还有你们。”

    

    凌天长叹一声。

    

    “这倒是没什么,但是据我所知,匈族的上一届斗皇好似也刚陨落不过三百多年,其意志斗魂化成先知守护黄金河谷,而那会,拓拔永夜不过是刚刚晋升八阶斗王,怎么忽然就突破了?”

    

    “实在想不通,这事情,必然有蹊跷!”

    

    程九金摇头道。

    

    “程将军也是这么觉得么?所以,这黄金河谷,我们必须要去的,只有这样,才能搞清拓拔永夜的秘密,也必须一举覆灭黄金河谷,迫使拓拔永夜回援!”

    

    凌天看向程九金道。

    

    “这我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

    

    “但是少主,你知道黄金河谷,对于匈族意味着什么吗?”程九金忽然问道。

    

    “那是匈族圣地,相当于南唐的中州武皇宫!”凌天道。

    

    “没错!”

    

    “黄金河谷乃是匈族的起源之地,突厥部族的黄金大帐就在那里,匈族不会疏于防范。”

    

    “当然,他们也不会料到我们会突袭黄金河谷,如今最为棘手的,是黄金河谷中的匈族先知。”

    

    程九金脸色极为严峻,似乎,那匈族的先知,是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是的。

    

    “我也正想问,那匈族先知究竟是何等存在,战力如何?”

    

    凌天看向众人,在之前,阴碧落也没有给凌天明确的解释,这先知,很神秘。

    

    “匈族先知...”

    

    “那是一个强大的存在,每一届匈族的斗皇,都会在死后,将自己的斗魂能量,灌注他们毕生凝练的傀儡之中,从而让傀儡成为仅次于武皇的强大存在!”

    

    “至少,战力也都在八阶斗王!”

    

    “而上一届匈族斗皇,在武皇建立南唐之前,就被重创,从而修养数千年,都未曾将战力恢复,不然匈族也不会如此老实,以他们的好战的血性,只要斗皇在,就绝对会和我人族争夺大陆,毕竟北荒实在太差了。”

    

    “而那斗皇,最终还是在三百年前身陨,当时北荒动荡,斗气暴动,这是瞒不过人族的,绝对是真的,匈族的气运,也在那一刻大损。”

    

    “如今,黄金河谷的先知傀儡,便是当年那斗皇所化,想要灭掉黄金河谷,必须要面对这先知傀儡。”

    

    “少主,你战力强大,但是你毕竟还年轻,你有把握战胜那先知么?”

    

    “他不死,我们去多少大军都是没有用。”

    

    程九金语落,祖宅内,众人皆是沉默。

    

    如果真的如程九金所说,那么这个先知,还真的强的可怕,想来,就算是凌天,也绝对不是对手。

    

    武皇之下的战力啊,那是何等恐怖?

    

    凌天坐在大椅上,双手缓缓紧握。

    

    他如今的战力,在七阶斗王,如果底牌尽出,战字决和弑字决加持,未尝没有和八阶斗王一战的可能。

    

    虽然他知道,就算如此,那也是十之九死。

    

    但是,他没有别的选择。

    

    他就算是拼了所有,也要试一试!

    

    “你等放心,那先知交给我。”

    

    “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他同归于尽!”

    

    凌天低声喝道,慷慨赴死的悲壮气势,让祖宅内的所有人,都是动容。

    

    有这等少主,夫复何求?

    

    “少主,我想,我们还是从长计议为好,我们不能让你身临那般险境,你是凌家的希望,如果万一……”

    

    尹洪叹息一声,搓着额头极为无奈。

    

    “唉不对!”

    

    “家主?你是不是忘了,当年老祖宗走的时候,不是说曾经凌国公留在我们程家一件东西么?”

    

    “说是日后凌家后人来此,便将那东西交出。”

    

    “或许,这是个机缘啊!”

    

    “今天,少主到了,老祖宗说的,不就是少主么?”

    

    这时,坐在下首第一位的一个程家老者忽然道。

    

    “我靠,看我这猪脑子,早把老祖宗的遗训给忘了!”

    

    闻言,那程九金也是猛然一拍硕大的肥头,旋即看向凌天,眼中精光一闪道:“少主,我们程家有凌国公留下的一件东西,老祖宗走了几百年了,我给忘了!”

    

    凌天:“……”

    

    这都能忘,也太不靠谱了吧?

    

    “什么东西?”

    

    凌天急问道。

    

    虽然对程九金有些无奈,但凌天还是颇为好奇的。

    

    凌国公,竟然还给他留了什么东西?

    

    “让我想想,那东西挺不起眼的,我忘了给放在哪里了!”

    

    程九金挠了挠头,让众人一阵无语。

    

    “我想起来了!”

    

    忽然程九金大喝一声跳起来,吓众人一跳,而后就见到程九金将大堂上头顶的一块匾额摘了下来,而匾额之后,则是出现了一方漆黑的普通木匣。

    

    “就是这东西,我们是看不出这玩意有什么奇特之处,让我放在那上面好久了!”

    

    程九金将木匣取下,递给凌天。

    

    凌天将木匣接过,却是发现这木匣之上已然积了厚厚的灰尘了。

    

    拂去灰尘,虽然这木匣看上去极为普通,其上也没有任何的花纹和提拔。

    

    但是材质,却是极为特殊,凌天竟然也无法辨认这是何等材料制成。

    

    最重要的,是这木匣四方上下没有任何缝隙,好像是死的!

    

    “这如何打开?”

    

    尹洪蹙眉道。

    

    “我们也不知道,当初研究了好久。我们没敢动。”

    

    “少主,要不你斩一剑试试?”

    

    程九金道。

    

    凌天摇摇头,“肯定不行,这材料特殊,就算是王道兵刃,也绝对斩不碎,况且我担心如果动用蛮力,这木匣会自毁。”

    

    他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其上没有任何阵法的存在,显然剑影也没有用。

    

    “嗯?”

    

    忽然,凌天脑海中灵光一闪,抽出雷鸣剑在手指上一滑,一滴精血逼出,滴落在那匣子上。

    

    哗!

    

    就在那精血渗入木匣的霎那间,其光芒轰然绽放,将整个大堂,都是闪烁亮如白昼,晃得众人睁不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