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202章单骑北上【三更大章】
    而且,如今他的人族大军只有八十万,对于战局的影响,已经是杯水车薪。

    

    “大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众人看过来。

    

    之前,凌天都是运筹帷幄,处处占尽了先机。

    

    此时,他们也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凌天身上。

    

    只有凌天,才能创造奇迹,挽大厦之将倾!

    

    罗子珺也看向凌天,“救我爹……”

    

    “救,当然要救……”

    

    凌天回身,看向众人。

    

    “但是,我不是神,你们也都是凡人,这次可能真的都会死,我无惧,你们怕么?”

    

    众将闻言都是断然摇头。

    

    “不畏死!”

    

    凌天深吸一口气,满意的颔首道:“如此,你等听令,现在其,便肃整全军,即刻驰援兖州金城,那里或许是兖州最后一处可以坚持的重地了!”

    

    选择金城,也是凌天深思熟虑过的。

    

    那里有沈万山坐镇,他拥有遍布全南唐的人脉,高手如云,而且城池坚韧,绝对是兖州最难攻下的地方,如今防线崩溃,大军直奔金州,还可以在匈族到达之前赶到。

    

    “大将军,那你呢?”

    

    众人闻言也都深以为然,但是崔湛忽然道。

    

    “我……我自己去北荒深处,匈族黄金河谷。”

    

    凌天淡淡道。

    

    “什么?你独自深入匈族腹地!”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李青城瞳孔一缩,“凌天,你是想灭了匈族的巢穴,迫使拓拔永夜撤兵么?”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任何别的办法。我预计,短时间内,武皇不会出手,那么兖州必将生灵涂炭。”

    

    “我,别无选择。”

    

    其实,凌天本就打算过奇袭匈族腹地,这一招,是瓦解匈族最快的办法,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不,这绝对不行!”

    

    但是凌天话音落下,人群中的崔阔海便道:“你这根本行不通!”

    

    “我们知道你厉害,但是你的战力就是七阶斗王,匈族倾巢而出不假,但是黄金河谷乃是匈族圣地,岂能没有重兵把守?”

    

    “而且,匈族的各部族大王都参战了,可谁能保证黄金河谷内没有恐怖的存在坐镇?别的不说,匈族除了斗王斗皇,还有匈族先知存在,那可是上一届的斗皇意志留存,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更何况,你还是单枪匹马,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是,我们兖州如今看起来是已经走投无路了,但是你是我人族第一天骄,是我们的希望,你更不能有失!”

    

    崔湛等人也都道:“崔大将军说的没错,黄金河谷太凶险了,你不能去!”

    

    “凌天,你不能每次都让自己去当拯救世界的英雄吧?要去,带上我!”

    

    裴天庆拍了拍胸脯。

    

    “没错,凌天,我们不能让你一个人深涉险地!”

    

    众人都是摇头。

    

    “但是,你们有更好的办法么?”

    

    凌天忽然问道。

    

    众将顷刻沉默。

    

    他们,没有更好的计策。

    

    “我知道此去凶险,十之九死。”

    

    “但如今兖州人族,同样危难。”

    

    “你们驰援金城,是最好的法子。就算是我此去不回,也不过是我一个人的命而已。”

    

    “而这,终究是有人要去做的。”

    

    “而这个人,除了我,还能有谁呢?”

    

    其他人还想再劝,却是被凌天摆手打断,“你等无需多言。”

    

    “我是大军主帅,我在一天,你等就要听我的。”

    

    “更何况,我不认为我会死在北荒,我也并不会是一个人战斗。”

    

    “想要我凌天的命,还得看匈族有没有那个本事。”

    

    “倒是你们,定要小心。”

    

    “你们面对的,是拓拔永夜。”

    

    凌天轻笑一声,“好了,别弄的和生离死别一样。”

    

    “我凌天和你一样,从不畏死,也绝不认输。”

    

    “都下去准备吧。”

    

    说完,凌天浑身白雾升腾,便消失在了原地。

    

    众将面面相觑,牙关都是紧紧咬着。

    

    人族,或许真的到了生死关头了。

    

    兖州若是被灭,那么除了中州外,其他大州根本无法抵挡匈族的践踏。

    

    ……

    

    玉门关大殿。

    

    凌天拄着宝剑,坐在宝座上,看着人族大军浩浩荡荡的向南而去。

    

    殿内,除了他自己,还剩下寥寥数人。

    

    “明月姐姐,湫儿会想你们的!”

    

    凌湫儿拉着秦明月的手,亲昵道。

    

    “嗯,湫儿乖,到时候和哥哥一起回来!”

    

    秦明月摸了摸凌湫儿的头发,也是叹息一声。

    

    “好的!”

    

    凌湫儿点点头,便是走到凌天身前,身影一闪,消失了。

    

    “师尊,您一定会凯旋大胜,来救我们的!”

    

    “徒儿,还等着你传道授业呢!”

    

    林妙音跪伏于地,三拜九扣。

    

    “起来吧。”

    

    “你是我凌天的第一个徒弟,但我却没能交给你多少东西。”

    

    “等为师平定了这天下,再教你!”

    

    凌天苦笑一声。

    

    “徒儿谨遵师尊教诲。”

    

    说罢,林妙音起身,便退了出去。

    

    此时殿上,只剩下了秦明月和罗子珺了。

    

    凌天大手一挥,将两人卷进桃园。

    

    “子珺,我不能和你一起去就兖州侯爷了。”

    

    “这东西给你,保护好自己。”

    

    凌天伸出手,将一个四方的石块扔给罗子珺。

    

    “什么?”

    

    罗子珺将其抓在手中,却是没有觉察到这东西有什么异常。

    

    “这里面是一个叫做太初武魂的东西,四个字为一套,有着天地莫测的强大武魂能量,可以给你带来恐怖的战力增幅。”

    

    嘭!

    

    凌天说完,罗子君手中的石头便是崩碎开来。

    

    一个闪烁着蓝色雷光的雷字,浮现而出。

    

    “太初武魂?!”

    

    罗子珺惊疑一声,虽然不知道这太初武魂是何物,但是仍旧能够感受到这一个雷字中所蕴含的强大能量。

    

    这东西,太恐怖了。

    

    “嗯,容进体内吧!”凌天颔首。

    

    罗子珺抿抿嘴,便也点点头,将这太初武魂纳入气海之内。

    

    “呃……”

    

    一声稍显痛苦的呻吟,罗子珺双眸禁闭浑身都在颤抖,五官稍显扭曲,好似在承受着痛苦。

    

    “呼!”

    

    不过,片刻之后,罗子珺倏然睁开眼睛,无边的雷芒在她的眸光深处闪烁。

    

    几乎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此时的罗子珺,已经和以往不同了。

    

    好似有无边的雷霆能量在她的体内孕育。

    

    “好强。”

    

    罗子珺看着自己的双手,下一刻,湛蓝色的雷芒,便是浮现而出。

    

    “不错,看来雷字决很适合你。”

    

    凌天见此,不由的点头,而后又掏出一个石块,递给秦明月。

    

    “这是影子决,你离开之后,先去云州,将秦凌两家还有紫云宗上下迁往黔西,找姬九幽,而后在把这个东西给她。”

    

    “我明白,你放心吧。”

    

    秦明月接过那太初武魂,抓住凌天的大手,“你一定要保重,我不希望你有事。这次,是真的。”

    

    “我知道,只是有些遗憾,没有得到适合你的太初武魂。”

    

    凌天失望道。

    

    “我当然也想要,所以你要给我找到,然后亲自送给我。”

    

    “我答应你。”凌天嘴角弯起,捏了捏秦明月的脸蛋,“我对得起天下人,但那是最对不起你。”

    

    “知道对不起,以后就好好对我。”秦明月盯着凌天,好似要将凌天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好了,我该走了,你们也都去吧!”

    

    凌天松开秦明月的手,大手一挥,三人重新出现在殿内。

    

    秦明月和罗子珺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凌天,便飞下玉门关,追随大军而去。

    

    “呼。”

    

    凌天长出一口气,走出大殿。

    

    此时的玉门关,荒凉无比,极为寂寥。

    

    “嗯?!”

    

    不过凌天豁然转身,却是看到关内,一个红衣身影站在那里,远远的看着凌天。

    

    不愿意靠近,也不没有走的意思。

    

    红衣随风飘动,映衬着那一张妖媚胜似女子的俊俏容颜,虽似红火,但冰寒之气凌人。

    

    凌天站在关上,看着那人,而那人,也从没有移开过目光。

    

    扬州世子南宫颜。

    

    这个从来到冀州之后,就未曾参战的侯府世子,凌天也不明白,他究竟为了的是什么。

    

    “太初,给我。”

    

    不过,关下的南宫颜却是在凌天转身之后,突然开口。

    

    声音清冷,不带一丝人间烟火气。

    

    “嗯?”

    

    凌天转回身,看过去,南宫颜仍旧在那里。

    

    “寒字决,是我的。”

    

    南宫颜再次开口,极其坚定。

    

    凌天蹙眉。

    

    心中更是微惊。

    

    寒字决是他很早之前就得到的,除了秦明月,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但是这南宫颜,如何得知?

    

    难不成,这东西,真是他的?

    

    “给我,你不会后悔的。”

    

    “你能救人族,我能救你。”

    

    南宫颜似乎在自顾自的说着。

    

    良久之后,对峙中的凌天颔首,手中一闪,包裹着寒字决的石块浮现,而后猛然扔了过去。

    

    南宫颜将那石块抓在手中,下一刻,妖媚一笑,整个人便化作到一道寒气,消失在了原地。

    

    就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等身法,饶是凌天,也是不由的惊疑。

    

    暗道自己真的可能小瞧了这个南宫颜了。

    

    玉门关场下,此时终于除了凌天之外,再无一人。

    

    凌天白发黑甲,背宝剑,牵金马,北出玉门关。向着一望无际戈壁北方行去,

    

    夕阳余晖,拉长了凌天一人一马,单单的背影。

    

    虽形单影只。

    

    但,吾道不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