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81章 要献礼了?
    罗子珺更是赶紧将凌天拽下来,“喂,搞什么你们两个,还谦虚上了,都好好的啊,不要来这一套,我受不了,一身鸡皮疙瘩了。”

    

    凌天和沈幂此时也都是觉得有些尴尬,各自饮了一杯酒水,不再说话了。

    

    但是经过这一幕,倒是让大殿上的气氛,彻底热络起来。

    

    不过,与之格格不入的,便是那三部尚书大人和李福,他们面色冷淡,李福看向沈幂和凌天,脸色更是颇为阴沉,目光森冷不时在凌天身扫过,隐有杀意。

    

    这次他来金城,可不仅仅是为了给沈万山贺寿的,而是三皇子要纳沈幂为妃,从而获得沈万山的财力支持,以夺取太子之位。

    

    但是,如今这凌天的出现,实在是太过巧合了。

    

    而且看这沈幂的样子,没准还真的被凌天给迷住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三皇子的计划,可就全都泡汤了。

    

    必须想办法杀一杀这小子的气焰不可。

    

    而后,李福摆手,招来一个小厮,让其速去给正在路上的三皇子送信,让其赶紧来金城。

    

    大殿之上,那些来自九州的元神老怪,也是看出了凌天和四人之间的诡异气氛,也都相信了传闻中,凌天得罪荣亲王的事实,不然凌天也绝对不会平白招他们嫉恨。

    

    而殿首之上的沈万山则是深深看了凌天一言,还是不动声色。

    

    他这辈子就沈幂一个宝贝女儿,而且如今他的寿元,也已经不多了,日后这沈家的家业,注定是沈幂的。

    

    所以,这女婿,他必然是要严格把关。

    

    至于这凌天,无论从相貌仪表,还是武道天赋,或者人品实力上,都是南唐后辈中,绝对顶尖的存在。

    

    而出身,其更是凌国公之后,倒是也不差。

    

    就是,这人貌似有些嗜杀,像极了凌国公和武皇,这点,他倒是有些不喜。

    

    “罢了,我半截身子已经没入黄土,该来的,也挡不下,好在这凌天不是个软柿子,若是女儿随了他,最起码不会被欺负。”

    

    想到此,沈万山不禁有些怅然,独自闷了几杯酒。

    

    殿下,凌天的目光在周边扫过,却是将三部尚书和李福的脸色,都尽收眼底,也等着他们来发难,所以,他漫不经心,依旧和沈幂还有罗子珺有说有笑。

    

    眼看着凌天和沈幂越发热络,抢了三部尚书的风头,那几人也实在忍不下去了。

    

    武部尚书起身,拱手向沈万山道:“沈家主,今天,乃是您高寿之日,我等也都是备了厚礼而来。如今,倒不如我们一起献礼,为您助兴如何?”

    

    “哈哈,何须多礼,不要也罢,不要也罢!”

    

    沈万山摆摆手。

    

    “那怎么能行,这礼,我们必须送,您也是要一定收下的。”

    

    “不过,这第一排席位之上,我等倒是很希望看到凌天大将军有何礼物献上。

    

    凌天大将军有自信和我等平起平坐,想来所备的厚礼,也是不差的吧。

    

    小辈先行,不如,请凌天大将军先行奉上,让我等开开眼,如何?”

    

    这武部尚书一身红袍,其形体削瘦,眼底隐有暗红之色,满身的凶煞气息即便遮掩依旧浓郁,夹杂了重重的血腥味。

    

    这老怪,如今位列六部之一,曾经是荣亲王手下的一元猛将,修为几进元神后期,但武道狠辣强横,所以才能执掌武部,他也是三部之中,战力最高的存在。

    

    之前凌天在中州,当着所有人面让荣亲王难看,此事早已传遍南唐,荣亲王名声受创,他作为荣亲王的门下,同样面无光。今日得见凌天,自然不会放过让他难看的机会!

    

    周边几个老怪闻言眼中同时闪过几分异色,随即抬首,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看向凌天,且看他拿出什么好的宝贝出来,反正他们所备厚礼,可是珍宝,若是凌天拿出的东西不如他们,那就要大失脸面了。

    

    李福更是胸有成竹,暗自冷笑。

    

    这次,他带着三皇子的嘱托而来,自然是备着绝顶重礼而来,他自信,不管凌天拿出什么,都绝对比不过三皇子的礼物。

    

    区区一个罪臣之后,也敢挡三皇子的道,当真是不知好歹。

    

    武部尚书话音落下,立刻将大殿内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终于,这几位大人物要献礼了,和寻常人比起来,这些人的厚礼,必然引人瞩目。

    

    而这次,武部尚书竟然点名凌天,显然是不想给凌天好看了。

    

    但是,作为宾客,他们也自然想要看热闹,也同样好奇,这次凌天,有没有备下什么重礼。

    

    沈幂摇摇头,看向凌天道:“将军无需在意,刚才您赐诗一首,已经是无价了,无需再献什么厚礼。”

    

    “不可……”

    

    凌天则是摇头,“今日乃是沈家主大寿,凌天岂能不备重礼,方才的一首诗词,是献给小姐的,可不是献给沈家主的。”

    

    “不过……”

    

    凌天目光看了那武部尚书一眼,他可就等着这群人送上来打脸呢,如今这等机会,他怎能放过?

    

    于是,他嗤笑一声,却是立即摇头,道:“但我所备厚礼,可不寻常,若是先拿出来,恐怕诸位大人的礼物,可就拿不出手了。”

    

    “所以,还是极为大人先献礼吧。”

    

    “不然,等一会儿诸位大人丢了脸面,那就难看了!”

    

    让几个老怪先行献礼?

    

    凌天笑声落下,便又是引起一阵低声议论,凌天如此言语,显然是看不起三位尚书和李福啊!

    

    这等人物,凌天都敢奚落,也太过猖狂的了下,这凌天,分明没有将自己以小辈自居啊。

    

    隐隐的,还有在众人之上的感觉。

    

    而凌天这一句嗤笑,立即让那武部尚书气的跳脚,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羞怒不已道:“可笑,本座位列六部尚书,所备厚礼,岂能比不上你这小辈?”

    

    “可笑,真是可笑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