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67章 回大营
    破戮山。

    

    凌天回来的时候,大营之内,帐连百里,一派升腾的修炼气息。

    

    所有人都是心情火热,得了不少斗晶,这个时候,正好得以炼化,相信再过不久,他们的修为也一定会进境不少。

    

    “拜见师尊。”

    

    凌天回到中军大营,除了那李青城崔湛迎接他外,新收的徒弟林妙音也在。

    

    “徒儿起来吧,在这里感觉如何?习惯么?”

    

    凌天坐在大帐主位道。

    

    “当然习惯啦,这里的叔叔姑姑们都很照顾我呢!”

    

    “就是...”

    

    林妙音抿抿嘴,“就是感觉,感觉他们的修为比妙音高很多,差的太远啦...”

    

    “哈哈哈,你着急什么,你还小。”

    

    “就是,我看你天赋不错,日后没准比你师父都强。”

    

    林青城和崔湛不禁笑道。

    

    “不会的,师尊是这世间最厉害的人,我怎么可能比师尊还厉害呢。”

    

    林妙音赶紧摇头。

    

    “呵呵,你就别给我扣帽子了。”

    

    凌天搓搓手道:“对了,妙音这修为,我觉根基应该打的不错了,现在激活武魂,应该可以。”

    

    “呵呵,最好还是等到要凝魄的时候吧,不然,她这一身天赋,就可惜了!”

    

    这时,一道声音从帐外响起,凌天闻言,蹙眉站起,却是看到大帐响起,陈玄龄走了进来。

    

    “陈大人!”

    

    “你何时到的?”

    

    凌天一脸讶然道。

    

    “呵呵,我早就来了,你别说你不知道,那是要不是我给了肃王一个台阶,你们两个,只不定要闹成什么样子了。”

    

    陈玄龄横了凌天一眼。

    

    “哦,那个...陈大人快快上座。”

    

    凌天摸了摸鼻子,将陈玄龄让到上首坐下。

    

    “呵呵,我也不和你客气了。”

    

    陈玄龄坐下后,忽然看向凌天身旁的林妙音,片刻后也不禁连连点头。

    

    “凌天,你还真是收了个好徒弟,这等璞玉,怎么就被你碰到了呢?”

    

    凌天摇摇头,“陈大人,你就少夸她两句吧,让她虚心修炼才是正道。”

    

    他说罢,掏出一枚玉简,神念深入其中,而后又拿出一些斗晶,片刻后递给林妙音道:“去找裴天庆叔叔,就说是我说的,借他的五色金钵一用,你去静心修炼。”

    

    林妙音接过玉简和斗晶,神念忍不住直接探入进去,发现玉简内,记载的是一步叫做太初经的功法,当即也是明白,这功法看起来就很神秘,想来一定是极为强大的存在。

    

    所以,林妙音直接跪倒:“妙音叩谢师尊赏赐。”

    

    “呵呵,去吧。”

    

    “是!”

    

    林妙音一蹦一跳欢天喜地的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凌天坐在大椅上不禁慨叹。

    

    “有些人,注定命是极好的,不像我,一路走来,就没有这个运气。”

    

    的确,凌天的每一次奇遇和机缘,都是伴随着杀机,能走到今天,不知度过了多少劫难。

    

    不像林妙音,这么小,就拜入自己门下...

    

    “呵呵,每个人的路不一样。你和所有人都不一样,所以你也别所有人都要强大。”

    

    陈玄龄淡淡笑道。

    

    “就是,你的运气还差?”

    

    李青城和崔湛对视一眼,都是苦笑,凌天这运气可以说无人能及了。

    

    “罢了,且不说这些了,陈大人,你来我这里,想来是有要事的吧?”

    

    “要说有什么大事,其实也没有。”

    

    “长安方面,长公主让我给你带话而已,她说,你一定对于王庭册封你为大将军的事情有所怀疑,其实,这也是正常的。

    

    “因为你不知道,如今长公主在王庭的地位,有多么尊崇。武皇不知道为什么,始终不肯显圣,王庭之上,人心浮动,就算是荣亲王,也稳定不下来,之前他实力强大,只手遮天,还可以摆动朝政,但是现在不同了。”

    

    “恭亲王和长公主门下,越来越多的大臣和武将附庸过来,六部之中,有三部,如今都在长公主手中,所以就算是荣亲王,也是无可奈何。”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宇文成都迟迟无法招募到足够的兵员和补给,而王庭之上又不可能看着冀州这样被侵略下去,所以荣亲王只能退步了。”

    

    “至于武皇的圣旨.....”

    

    “总之结果是好的,武皇陛下迟迟不肯显圣,终究是个问题,但这..我们做臣子的,也没办法讲。”

    

    陈玄龄喝了一口茶,叹息一声道:“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太子殿下,入冰棺了!”

    

    “什么?入冰棺?”

    

    凌天挑眉。

    

    说道太子,他的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出现崔裹儿的身影,还有...一顶绿帽子。

    

    “嗯,没错,半个月前的事情吧,我们知道的时候,太子已经自己入了冰棺了,想阻止,都没有机会。”

    

    “不过,太子这一入冰棺,王庭内部,人心变得更加莫测了,因为二皇子和三皇子就快要从冰棺中苏醒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暗流汹涌。”

    

    陈玄龄叹息一声道。

    

    “两位皇子我听说过,天赋极强,而且修为深厚,这个时候醒来,确实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崔湛也道。

    

    “呵呵,这倒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现在只关心匈族。”

    

    凌天却是不以为意,反而觉得太子沉睡,他心里还好受一些,他真的不想面对这个太子。

    

    “对了,说到匈族,这一次,你可真是名震南唐了啊,歼灭匈族下四部,一共八百万匈族大军,这等战功,只有在南唐建朝之前,才有过。”

    

    “你,没有给凌国公丢脸。”

    

    陈玄龄说道这里,心情终于好了起来,展颜笑道。

    

    “但匈族上四部未除,终究是个祸害,而且上四部,才是匈族的真正力量,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凌天抿抿嘴,却是没有那么乐观。

    

    简直了拓拔夜罗的实力,让凌天也见识到了匈族的强大。

    

    “没错,匈族是很强大,不然当年武皇也不会拿匈族一点办法没有。”

    

    “不过,我听说,匈族的圣女失踪了。你,知道么?”

    

    陈玄龄忽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