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63章 冥河之水 黑冥阴阳葫芦
    这九幽道场,虽然到处都被淡淡的阴森雾气所笼罩,但还是能够看的出来,那曾经被毁掉的场景,到处都是融化了的岩石,和钧天道场,一般无二。

    

    凌天的遁速惊人很快就到了他所说的道场核心。

    

    一路上,凌天将之前所探查到的藏于矿石中的兵刃都收了起来,当然很多普通的兵刃,他都不没有动,拿到手的虽然寥寥几件,但却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最后,凌天站在一处漆黑的水潭前,负手而立。

    

    这水潭,是整个道场唯一一处水域。

    

    此时,这水潭不过丈方大小,极不起眼,潭水漆黑深邃,望一眼,灵魂都好似会被其吸入其中,无法自拔。

    

    站在这水潭边,饶是如今凌天拥有堪比元神后期的强大实力,可仍旧是浑身冷的有些发颤。

    

    这对于拥有浴炎之体,身怀火种,根本就不惧任何寒冷的凌天来说,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

    

    “老侯,你怎么一直在后面颤?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便是了。”

    

    凌天忽然道。

    

    “不是我不说...”

    

    “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地方,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来过?”

    

    老侯狐疑声的声音响起,甚至语气中,还带着沉沉的忌惮。

    

    凌天认识老侯这么久,从没有见过天不怕地不怕的老侯如此拘谨过。

    

    “你来过?不是在开玩笑吧?”

    

    凌天蹙眉道。

    

    “也没准,你别忘了,老侯是狱炎犼,他不是说过,他曾经在地狱黄泉当过看门狗的么?”

    

    桃夭夭捏着下巴道。

    

    “去你的,我啥时候当过看门狗?我那是在冥界好不好?不过,我隐隐约约记得,冥界大帝的道场好像就叫九幽什么来着?”

    

    “完了完了,脑子突然不好使了,一想到这个就头痛,不想了不想了。”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一潭水,可不简单!这是冥河之水,虽然被稀释了很多,但仍旧可怕,你若是能收起来,最好还是送进桃园藏起来,这玩意儿,没准你以后就有大用。”

    

    老侯声音有些痛苦。

    

    “什么?冥河之水?那是什么玩意?”

    

    凌天有些惊诧,冥河之水,他从没有听说过,不过听起来,貌似很强大的样子。

    

    “冥河之水乃是冥界独有,克世间至阳,专渡万物生魂,乃是世间至阴之物,你收起来,听我的没错。”

    

    “不行了不行了,再说我就要昏过去,我得去桃园搓几圈麻将醒醒神。”

    

    老侯说完,就再也不说话了。

    

    凌天:“靠...”

    

    “夭夭...”

    

    凌天看向桃夭夭。

    

    “别闹,这潭子黑水太冷了,放我桃园,绝对影响生态环境!”

    

    桃夭夭却是不干。

    

    “能影响什么生态环境?这水不过是阴寒了一些,你把它存放远一些的地界不就行了?而且,这是冥河之水,是宝贝!”

    

    凌天徐徐善诱道。

    

    “那,好吧,就信你一回,哼!”

    

    说罢,桃夭夭闪身进了桃园,不一会,凌天身前的潭水,便化作一道水柱,被一点点吸入桃园。

    

    这潭水并不多,不过是盏茶的功夫,潭水被抽干,凌天越下深潭,却是发现,这地下,确实是一方不大的洞厅。

    

    想来,这道场当时被毁,就因为有这冥河之水的缘故,所以周围的熔岩才没有将这里吞没。

    

    而没有应对冥河之水的手段,就没办法进入这处洞庭。

    

    凌天在漆黑的洞庭之内行进,洞庭螺旋下降。

    

    最后,映入凌天眼中的,赫然是那和在钧天道场,以及归墟道场见到的那一般无二的石台。

    

    石台之上,纹路仍旧是极其古朴精美,图腾神秘繁复。

    

    凌天上前,看到那核心之处,空空如也,心中也是一阵遗憾。

    

    在那个位置上,钧天道场曾经放着四象塔,归墟道场空空如也,这里,也是什么都没有了。

    

    想来,放在这里的九阶灵宝,也先一步被人取走了。

    

    就是不知道,这个未曾见过的灵宝,还在不在这一方世界之中。

    

    不过,虽然放在石台中间的顶级灵宝不见了,但是石台之上,还是有东西的。

    

    其上,一对儿葫芦,最为惹眼,一下就抓住了凌天的眼球。

    

    这葫芦,乃是双生的两只,一直通体洁白如玉,一只,则是漆黑如墨。

    

    凌天伸手将其拿起来,发现这葫芦很沉很沉,甚至让如今拥有摧山之力的凌天,都倍感吃力。

    

    这是出乎凌天意料的。

    

    “这葫芦...”

    

    凌天俯身过去,看到这两只葫芦虽然只有巴掌大,但连接在一起,但是其上却是暗刻着极多的阴文图腾,而且阵法能量极其雄浑,让凌天心中猛然震动。

    

    “呔!你这白头呆子,将我放下来!”

    

    突然间,一声尖细的声音响起,吓的那刚从桃园里出来的桃夭夭嗷的一声尖叫。

    

    搞的凌天也是心中一颤,葫芦便脱手落在了台子上。

    

    “你是什么东西?”

    

    凌天退后两步,将雷鸣剑横在身前。

    

    此时,台子上,一个白胡子老头悬浮在那葫芦上,虽然不大,但却是栩栩如生,那老头正不屑的打量着凌天。

    

    “对,说!你是个什么东西!”桃夭夭也掏出桃荆枪喝问道。

    

    “我是什么东西?我才不是东西!”

    

    “呸!你们骂我,你们好大的胆子,不想活了嘛,敢惹我黑冥尊者?”

    

    那老头怒斥道。

    

    “我呸,你算什么尊者,吓到本小姐,本小姐就要扎了你!”

    

    桃夭夭啐了一口,而后举起桃荆便追了过去。

    

    老头哪里想到桃夭夭说扎就扎,想躲,却是没有躲过,直接被夭夭一枪扎在了屁股上。

    

    “哎呦呦,这是什么东西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哎呀,求你别扎我了!”

    

    “别扎了!我服了,我服了还不行么!”

    

    连续被桃夭夭扎了几枪,那老头围绕着黑葫芦绕了好几圈,最后跪地求饶。

    

    “夭夭...”

    

    凌天见状,便将桃夭夭拦下,俯身看向那只有巴掌大小的老头道:“你是这葫芦的器灵吧?”

    

    “嗯哼,没错,这葫芦名为黑冥阴阳葫,我就是器灵!”

    

    “告诉你,我来头可不小,说出来,怕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