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57章 大战六阶斗王
    其实,在这人未出来前,凌天其没有锁定其位置的。

    

    而在凌天感应到这片空间,有着强大匈族存在的时候,桃园内的澹台金珠,已然惊怒不已了。

    

    因为,那博尔特口中的二王子,竟然就是澹台金珠之前所说的,那个她母亲让她嫁给的匈族最杰出的王子,拓拔夜罗!”

    

    凌天也真的没有想到,刚到冀北边境,便是碰到了这个拓拔夜罗。

    

    想来以他这般尊贵的身份,一般是不会出现在这边境的。

    

    那么既然遇到了,可能就是因为这拓拔夜罗,仍旧在寻找澹台金珠的下落。

    

    “呵呵,人族凌天?”

    

    “我听说过你,原本,我并没有将你放在眼中。”

    

    “但是你能发现我的踪迹,倒是值得我看一眼了。”

    

    那拓拔夜罗饶有兴致的看向凌天,金黄的瞳孔之中,看到不到一丝凝重,显得极为轻蔑。

    

    “不过,你在我面前杀了我的奴才,难道就不怕死么?”

    

    “不但是你,这座城池里的人,哦对,还有刚才那个女子,都要死!”

    

    “你不是要护他们一世安宁么?”

    

    “我就想看看,你有这个本事说这个花么?”

    

    凌天面无变清,着那拓拔夜罗,眉头微皱,目光冰冷,有丝丝杀机在其中翻滚不休,他不欲横枝节,但这拓拔夜罗这般猖狂,已然让凌天心中动了杀机。

    

    气海内,战字决凝起,让凌天身上的战意,轰然升起。

    

    若是之前,他还真没有把握是这拓拔夜罗的对手。

    

    但是从四象塔内出关之后,他的修为已然突破,就算是面对六阶斗王,他也各奔不惧!

    

    见到凌天没有任何畏惧之色,拓拔夜罗金瞳猛然一缩。

    

    双方目光与虚空对碰,尽皆感应到了彼此心底的杀机与炙热战意!

    

    “你真的想和我一战么?”

    

    “你真的会死的!”

    

    “如果你现在跪下求饶,我可以将你带回北荒,做我的奴才!”

    

    拓拔夜罗搓了搓手,抬眼看向凌天。

    

    凌天脸色平静,除了战意,并无惊慌之色也无半点愤怒之意。

    

    “你现在逃离,或许还有机会,不然,你也没有机会活着了。”

    

    “你这般多言,心中不过是没有把握战胜我罢了。”

    

    “和我凌天玩这个,你还太嫩了些。”

    

    双方虽然并未直接交手,但先前通过那战意气息接触,做了一些细微的试探,如今开口,不过是心理层面的交锋,显然两人尽皆是心境沉稳之辈,并未让对方的算计得逞。

    

    “呵呵...”

    

    这一次,拓拔夜罗只是冷笑,并未说话,但其眼中的杀意,已然暴涨起来。

    

    虚空中那无形威压气息却是越发强大起来,铺天盖地而来,瞬间将整个天地笼罩在内.

    

    “我凌天不是一个爱墨迹的人,你既然不走,那边上来一战吧!”

    

    淡淡声音传来,凌天却是直接动身,一步迈出,身影已然出现在高天之上,让战场离的那城池,更远一些。

    

    “怕你不成!”

    

    语未落,拓拔夜罗的身影已然撕裂空间,瞬息而上,与凌天遥遥相对,虽未交手,但两人衣衫尽皆猎猎作响,大势对憾,引动无尽斗气和真元的激荡不休,如潮汐肆虐,犹如山河呼啸!

    

    两者四目相对,目光冰冷,有着同样的自信底气。

    

    拓拔夜罗一笑,傲然道;“我最后告诉你,我乃匈族第一部族突厥二王子拓拔夜罗,我是未来匈族的皇者,能死在我的手中,是你无上的荣耀。”笑声未落,拓拔夜罗已然一拳向前骤然砸落。

    

    一拳落下,无尽斗气骤然凝聚而来,轰然震响,化为一道巨大的黄金拳锋,呈灿然金色,无尽力量从中骤然爆发,如魔神一拳,欲灭天地。

    

    凌天目光微闪,不愧是六阶斗王。

    

    拓拔夜罗的这一拳,已然和肃王曾经的那一拳,相差无几了!

    

    不过,曾经凌天无法接下肃王的一拳,但是如今,却是同步以往了。

    

    口中冷哼一声,凌天向前一步,伸出背后的手掌,握拳齐出!

    

    虽然他现在可用的武技很多,但是拓拔夜罗不动用兵刃,那么他也不打算用。

    

    以暴制暴就好了!

    

    凌天如今虽然还是浴炎之体,但因为有龙皇至尊诀的存在,他可以将元气和肉身之力你融合,化成真元。

    

    如今,凌天以为元气大涨的元气,真元比之以往,更加强横,以拳硬撼拓拔夜罗,他并无丝毫畏惧。

    

    凌天拳锋之上,裹着黄金龙影。

    

    如今,凌天的游龙拳,仍旧是游龙天下。

    

    但是如今这一拳,在强大的真元加持下,绽放灿烂的金色光华,却远胜往昔,甚至那拳锋之上的金色游龙,都更为的声动和巨大。

    

    金龙带着赫赫声威咆哮而去,脱手而出的霎那,便瞬间膨胀开来。

    

    尽管那拓拔夜罗轰下的一拳也是金色的,但是和这金龙拳影想比,却是稍落一筹。

    

    云霄之上,双拳对撼,滔天巨响骤然爆发,那拓拔夜罗的一拳,如今竟是在凌天一拳之下被崩溃,化为漫天金色斗气轰然席卷,向四面八方横扫开来,激起漫天狂风,空间都被撕裂!’

    

    冲击波很快就到了戍北城之前,城池上,众人武者惊恐尖叫。

    

    他们知道,这等战技的席卷,就是余波,也绝对不是戍北城的阵法能够抵御的。

    

    嗡!

    

    不过,余波震荡在城池大阵之上,但嗡鸣震颤,涟漪如波,可却没有将阵法击溃。

    

    原来,凌天在出来之前,已然将阵法重做了。

    

    拳碎拓拔夜罗的攻势,凌天负手而立,脸色仍旧淡然。

    

    而拓拔夜罗也没有因为自己的一拳没有建功而恼怒,其嘴角笑意反而更甚,只不过眼底冷芒越发森然下去,袍袖一挥,又有数百道金灿灿的斗气箭矢不知何时凝成,虽然是斗气所化,却个个锋锐无比,散发着裂天之气,宛若真正神兵至宝,气息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