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53章 麻将和斗地主 变故
    “二十山之力!”

    

    凌天看着眼前崩裂的山峰,数了数,近乎二十座。

    

    初入元神一山之力,中期十山,而后期,就是整整拥有摧毁二十座山峰的能量!

    

    如今,凌天已经有了匹敌元神后期大能的战力!

    

    若是这一次在碰到肃王,凌天就算是无法将其战败,也绝对可以分庭抗礼,最起码,不会在被一掌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了。

    

    来不及在提升武技等级,凌天已然准备前往暮苍渊了。

    

    从矿山回来,凌天却是看到水池边,极为热闹。

    

    桃夭夭、澹台金珠还有秦明月,三个女人各自半躺在躺椅上,正捧着果汁相谈甚欢。

    

    “什么时候来的?”

    

    凌天走近,看向秦明月讶然问道。

    

    “呃,昨天?”

    

    秦明月想了想。

    

    “好吧,那你们玩,我要出去了。”

    

    凌天摸了摸鼻子,不知道秦明月是用了什么法子,能用一天的时间,就和澹台金珠有说有笑了?

    

    “喂,凌天!”

    

    “你走之前,能不能给我找点打发时间的东西?”

    

    “没乐子,好无聊啊!”

    

    桃夭夭撅着嘴道。

    

    “找乐子?”

    

    凌天挠挠头,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打了个响指道:“有了!”

    

    不消片刻,四象塔内,三女一脸蒙蔽的看着眼前的一张桌子,还有桌子上一个个犹如小点心一样的方块,不知所措。

    

    这些方块都是用极品灵翠琢磨出来的,温润如玉,极其精美。

    

    一共一百三十六块,不过不少。

    

    桃夭夭捡起其中一块放在嘴里咬了一下险些将牙齿崩掉了,撇撇嘴道:“我晕,你这做的也不是吃的啊,这玩意儿能干嘛?”

    

    秦明月和金珠也是一脸懵懂的看着凌天,不明所以。

    

    “这玩意儿,叫麻将。”

    

    “你们不是无聊么?我保证这玩意能让你们上瘾。”

    

    “来来来,我现在教你们玩...”

    

    凌天坐下来,招呼三女落座,开始了麻将教学。

    

    ....

    

    整整一天后。

    

    事实证明,麻将这玩意真的有毒。

    

    而且是那种无论地球还是这异界,亦或是武者还是凡人,也无论人族还是匈族,都抵挡不了的毒。

    

    要不是凌天无奈至极,又给三女做了扑克牌,凌天真的想出来都不行了。

    

    听着屋里那时而响起的‘炸’和‘要不起!’的动听声音,站在门外的凌天张开双臂,伸了一个懒腰,看着满眼的青山绿水映日桃花,不禁咧嘴一笑。

    

    貌似,一直这样下去也挺好...

    

    “罢了,桃园终究是桃花源...”

    

    “暮苍渊,我来了!”

    

    ......

    

    出了桃园,凌天找来李青城和崔湛,细细嘱咐一番,让他们的大军再次扎营,在他没有回来之前,无论如何也不能轻举妄动。

    

    而欧阳克纳兰俊以及步非烟等人,都是在五天前,去冀北各地巡防,顺便肃清残余的匈族,这样,他们还可以弄到不少斗晶。

    

    对于此,凌天也是非常满意崔湛做出的安排。

    

    因为,他们一路打过来,根本来不及回防各大城池。

    

    而后,凌天便召唤出小青,化作一道金芒,离开了破戮山。

    

    这让之后赶来的陈玄龄,都扑了一个空。

    

    ...

    

    一天之后,凌天便看到了冀北边境。

    

    这也得益于阴碧落在冀北各地留下的奇门阵法。

    

    阴碧落走之前,将各处阵法的位置,都告诉了凌天。

    

    而这些阵法,这是这么多年来,暗凌卫精心在冀北留下的。

    

    此时此刻,凌天也不得不感概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尹洪在未雨绸缪这方面,做的实在太好了。

    

    不然,仅仅是赶路,就必然消耗凌天很多时间。

    

    ....

    

    荒芜。

    

    这是凌天第一次踏入北荒地界,体会到的第一个感觉。

    

    站在高天之上,望着眼前那寂寥而荒芜的地面,放眼望去,除了飞沙和乱石,连植被都没有。

    

    匈族的生存环境,确实是非常的差了。

    

    其地下,连灵脉都没有,匈族除了劫掠外,还真的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壮大自己。

    

    脚下,便是曾经的边境城池戍北城。

    

    因为之前凌天已然将冀北收复,当地曾经因为匈族入侵而逃离家园的武者,也都回返。

    

    那些撤退的残兵,也都重新回来驻守,凌天大军路过此地时,也留下了一些高手统领兵士。

    

    看着城池外,陆陆续续有武者进入城池内休整,一些秩序正常,凌天也暗暗点头。

    

    看了一眼地图,凌天正想着直接前往暮苍渊,但这时,他瞳孔忽然一缩,凝在视线远处。

    

    下一刻,他冷哼一声,身影,便直接消失在天空中。

    

    .....

    

    戍北城老林头一家,世代居住在戍北城,以开采矿石为生。

    

    数月前,他们一家再次启程,不远万里,进入北荒采石,谁料随后两族便爆发了战争,冀北沦陷,他们虽然在北荒山中躲藏,保下了性命,但是也回不了冀州了。

    

    谁知这次匈族入侵不过两个多月,就被人族灭掉了,他们见外界太平了,这才赶紧从山里出来,急匆匆的赶回戍北城。

    

    “咱们的运气太差了,这次不但没采到多少品相好的矿石,还碰上这匈族侵略,小命差点没搭上。”

    

    “谁说不是啊,这次不但赚不得灵币,还要支付不少保护费!”

    

    “没办法,这一路上也没少碰到匈族的逃兵,要不是有他们这些法相后期大宗师保护着,我们根本没命回来。”

    

    “都少说两句吧,现在是多事之秋。等回到戍北城之后,咱们就将矿石全部变卖,往冀南去,咱们不过是弱小人族,真的禁不起这战乱了。”

    

    这群人前方,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回身低声怒斥了一声。

    

    而后他便回头看向那头顶之上的云舟,云舟中,有一群武者盘膝而坐,有一中年修士独坐一处,微微闭目似是在调息之中,无人胆敢靠近其身侧半步,所有人看向他,目光都有遮掩不住的敬畏。

    

    这人正是护卫林家一行人的武者,他们也是之前进入北荒探险历练的,那为首者修为更是到了法相巅峰,这种修为,已然老者他们只能高高仰望的存在了。

    

    若是没有这几个人一路保护,他们根本就回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