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51章 圣女的秘密
    “当然有。”

    

    “既然完颜姑娘想听,那凌天就将这一首不染,献给姑娘。”

    

    说罢,凌天便趁着异象未曾消散,琴声再起,只不过,这里凌天带上了歌词。

    

    凌天很久未曾弹唱了。

    

    索性,在这方世界,老天不但给了他完美的容貌,对于音色,也没有吝啬。

    

    充满了古风韵味的声音浅唱低吟,歌声一出,便是让那完颜金珠浑身一震。

    

    不愿染是与非,怎料事与愿违。

    

    心中的花枯萎,时光它去不回。

    

    但愿洗去浮华,掸去一身尘灰。

    

    再与你一壶清酒,话一世沉醉。

    

    不愿染是与非,怎料事与愿违。

    

    心中的花枯萎,时光它去不回。

    

    回忆辗转来回,痛不过这心扉。

    

    愿只愿余生无悔,随花香远飞。

    

    一壶清酒,一身尘灰...

    

    一念来回度余生无悔。

    

    一场春秋,生生灭灭,浮华是非。

    

    待花开之时再醉一回....

    

    连凌天自己都觉得,这首词,写的真的是太过凄美了。

    

    只有在这琴声和歌声并起的时候,这首不染,才是最完美的。

    

    此时此刻,天象已经到了极致。

    

    整个桃园的所有花朵,都竞相开放,好似在聆听仙音,到处都是弥漫着的醉人花香。

    

    就连那株巨大无比的桃树,此时此刻,都氤氲起了神光,阵阵花瓣伴随着桃花香气,飞舞在空气中。

    

    而桃夭夭,也终于在这曲声之中,熟睡过去。

    

    一曲终了。

    

    凌天起身,“献丑了。”

    

    完颜金珠摇摇头。

    

    “原本,我以为你就是一个嗜血的魔头,没想到,你还有这一面。”

    

    “到底,我所看到的,哪一个才是真的你?”

    

    完颜金珠仰望着凌天的身影问道。

    

    “都是我,或者说,都不是我。”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恶鬼。我也不例外。”

    

    “但至少,我所做的一些,问心无愧。”

    

    “谁不想这一生,一壶清酒,一世沉醉呢?”

    

    凌天坐在完颜金珠身边,双手光芒一闪,递过去一壶酒。

    

    “果酒,很甜。”

    

    “谢了。”

    

    完颜金珠接过,抿了一口道:“只是,没有那曲子,查了些味道。”

    

    凌天温润一笑,长袖一挥,千辰钢琴之上,便自己想起了不染的曲声。

    

    “这就极好了。”

    

    完颜金珠饮了一口酒,微扬着下巴,迎着风,他一头金色的秀发在白皙如玉的脖颈间起舞。

    

    那完美的侧脸,美的让人沉醉。

    

    “一壶清酒,一世沉醉。”

    

    “但是奈何,却惹了是非,蒙上了尘灰。”

    

    “我一样,想洗去浮华掸去这一身尘灰...”

    

    “但是...”

    

    “事与愿违...”

    

    末了,完颜金珠狠狠的灌了一口酒,怅然一叹,骄傲的头颅垂下,脸上的落寞,让人心疼。

    

    “对于你来说,我是仇人,也是罪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救赎。”

    

    “但你要是想听曲子,我随意可以弹给你听。”

    

    凌天忽然开口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情不自禁。

    

    “其实,我不姓完颜。”

    

    “那些匈族的死,我也没什么感觉。”

    

    “你将我关在这里,其实和那地牢,也没什么区别。”

    

    “但不同的是,这里好美,还有曲子可以听。”

    

    让凌天出乎意料的是,完颜金珠却是忽然笑了。

    

    这是凌天第一次见到完颜金珠笑,这笑容,真的很震撼。

    

    “姑娘,你...你难道不是匈族圣女?”

    

    凌天惊诧道。

    

    “我叫澹台金珠,是圣女不假。”

    

    “但是这匈族圣女,不当也罢。”

    

    金珠端着酒,苦笑道:“每一个匈族圣女,对于匈族都很重要,但是却没有什么荣光。”

    

    “我们不属于任何一个部族,但却必须嫁给族中最强的皇者为妻子,让他们的血脉更加的精纯。”

    

    “在这世上,我唯一的亲人,就是我的母上。”

    

    “只不过,她变了。”

    

    “他让我嫁给突厥部族的新王子拓拔夜罗,我誓死不从。”

    

    “母上想把我关起来,后来我从北荒逃了出来,本想着逃亡扬州。”

    

    “哪怕看上几天的十里桃花,晓风残月,也是好的。”

    

    “呵呵,但是谁曾想,我在冀州就被完颜伦发现。”

    

    “他抓住我,却没有将我送回去,而是将我关起来,想据为己有,为他提升血脉。”

    

    “只有这样,他才能实力大增,从此让部族升入上等部族之中。”

    

    一滴泪水,从金珠的脸庞滑落,委屈到了极致。

    

    “我的命很苦。”

    

    “就像这天边的云,没有家,风吹到哪,就到哪,风大一些,我也就散了...”

    

    “所以,我在地牢中看到你的时候,真的很怕。”

    

    “不过,这里,看起来要比那地牢感觉好很多...”

    

    凌天听着,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要拭去金珠脸上的泪。

    

    不过,最后还是收了回来,凌天举起酒杯,“所以,我也算是救你脱离苦海了。”

    

    “别想那么多。”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再回到匈族了。”

    

    “敬你...”

    

    金珠自己抹掉眼泪,眼角噙着泪光嫣然一笑,抿了一口酒,笑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而且我也都知道,等我听完这首歌,我就告诉你。”

    

    “我不欠你的!”

    

    一壶清酒,一身尘灰。

    

    一念来回度余生无悔。

    

    一场春秋,生生灭灭,浮华是非。

    

    待花开之时再醉一回。

    

    愿这生生的时光不再枯萎,待花开之时再醉一回。

    

    愿这生生的时光不再枯萎,再回首浅尝心酒余味。

    

    金珠的声音合着琴声,在白云间,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