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45章 肃王出手【三更】
    两大部族最后一个王者,也在凌天的一招之下,死无全尸。

    

    那青色的血雾从天空中散落,好似昭示着部族的悲剧落幕。

    

    凌天将那斗晶抓在手中,而后身影连续闪烁,在匈族大军之中往来冲杀,所过之处所有三阶斗王都好似砧板上的鱼肉,任由凌天宰割。

    

    不过是短短的片刻时间,匈族大军之中的所有三阶斗王,便是全部被凌天以大槊尽皆强势钉杀。

    

    根本不给匈族任何反抗的机会。

    

    此时此刻,一众匈族大军看着那在他们头顶肆无忌惮往来冲杀的凌天,全都失去了任何的抵抗之心。

    

    如今的凌天,强悍的就犹如魔鬼,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大军压上,灭杀匈族!”

    

    “所有试图越过此山者,死!”

    

    最后,凌天将所有三阶斗王灭杀,回到破戮山巅之上,一声大喝,犹如高天惊雷,震动整片山峦。

    

    “杀!”

    

    “让这些践踏我人族的匈族全部死在这里!”

    

    “杀光他们!”

    

    随着凌天一声令下,无数人族大军从舰船之上涌出,顷刻间,那大槊的战意化形,便冲天而起,极速膨胀开来。

    

    在凌天强势击杀两大王者的振奋之下,人族大军士气如虹,犹如虎如狼群,以气吞万里之势,在裴天庆、秦邵阳和张恺风等人的率领之下,直接杀入匈族大军之中。

    

    而山巅之上,左右两侧的李青城崔湛还有秦明月陆沉等一众大将,更是直接掠下,将那些试图向着破戮山逃跑的斗王,全部拦下。

    

    一时间,破戮山下,武技爆裂和兵刃相击的声音,伴随着惨叫和嘶嚎,犹如海啸一般席卷四方。

    

    而这里,也正式沦为残酷的猎杀场。

    

    凌天一人独自站在山上,长槊立在山石之上,他整个人就好似一座巨山,没有匈族能够翻阅而出。

    

    当宇文成都一马当先,来到破戮山下之时,战场之上的厮杀,已然过半了。

    

    看着那尸山血海,几乎两百万的匈族已然死在当场,而凌天的人族大军,却是越杀越凶狠,战力飙升,屠尽剩下的两百万匈族,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此时,宇文成都的心都在滴血!

    

    这些,原本是属于他的荣耀和功劳,但是如今,却是被凌天的大军给窃取了。

    

    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

    

    这,让他如何能忍?

    

    “我乃抚北大将军宇文成都!”

    

    “我命令你们,即刻驻守,停止厮杀!”

    

    宇文成都声音如雷,骑在火红的龙马之上,威势十足,一声大喝,惊天动地,让大地,都为之动摇起来。

    

    不过,让宇文成都更气的是,他的一声落下,整个破戮山下的大军,却是没有人和停手的迹象,所有人,都好似没有听到他的大喝一般,无动于衷。

    

    “放肆!”

    

    宇文成都怒不可遏,他作为王庭大将,武道超绝,战力惊天,如此这般实在太打打脸的。

    

    当即怒喝一声,就要闪身冲下天空进入战场。

    

    “唰!”

    

    不过,光影一闪,一道身影,却是直接从山巅之上升起,挡在了他的身前。

    

    “凌天?你什么意思?”

    

    “给我让开!”

    

    凌天抱着兵刃,面甲之下,并不能看到凌天的表情,但是语气,却满是不屑。

    

    “什么意思?”

    

    “我在这里,就不允许任何人越过破戮山,不但匈族不可以,你和你的大军,也不可以!”

    

    凌天的音色很是平淡,但却是透着不容质疑。

    

    “你算什么东西!”

    

    “拦我,你有那个能力么!?”

    

    宇文成都双眸微眯,目光之中,竟然闪烁出几道杀意。

    

    在他看来,凌天不过是一个后辈,跟他自己的差距,何止千万里,如今竟然敢拦他,简直是找死。

    

    “有没有,试试不就知道了?”

    

    凌天缓缓放下手臂,兵刃低垂,一双目光,满是坚毅之色,毫无畏惧。

    

    “大胆!”

    

    “在抚北大将军面前,你有什么资格造次!”

    

    “让开!”

    

    但是在这个时候,语文程度身后响起一道道破空声。

    

    却是十几个法相后期以上的大将感到了。

    

    当他们看到凌天一个人胆敢将宇文成都拦下,当即大怒!

    

    一个法相巅峰境界的将军仗着自己的修为深厚,怒喝一声,竟然直接对凌天出手!

    

    这武将武魂裹身,大喝一声,手中擎着一把长刀,当空斩下。

    

    刀锋之上,一道道浪涛一般的刀气,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咆哮而来。

    

    声势极大。

    

    这武将的一刀,竟然爆发出了堪比元神中期大能一击的威力。

    

    赫然是全力出手。

    

    以这般修为就能爆发出这般惊叹的战力,此武将,在宇文成都的大军之内,地位定然不低。

    

    不过,这一刀换做是崔湛步非烟等一众小辈,或许还会惊恐一些。

    

    但是他面对的是凌天,那这一刀,就如同玩笑了。

    

    “你算什么东西,滚!”

    

    凌天的双眸之中,火光猛然一闪,一支大手猛然挥出,瞬间凝聚无比真元,化成惊天巨掌,便扇了过去。

    

    拂云掌!

    

    那武将在看到凌天竟然敢徒手接下他这一刀的时候,还很窃喜。

    

    他知道凌天灭杀过沈天炼,甚至战败了鲜卑王,但他却是不相信凌天有可以抗衡元神中期的能力、

    

    而且还敢徒手接招,那么他这一刀,至少也可以让凌天重创。

    

    不过,当他感受凌天那惊天一掌之上带着的恐怖威压之时,脸色便是巨变!

    

    这一掌明明是凌天随手而出,但其上凝聚的弥天大势,却是压迫的他根本喘不过气来。

    

    在这一掌之下,他将然生出一重根本无力抵抗的感觉!

    

    “咔嚓!”

    

    事实也是如此。

    

    这武将是擎刀而来,和凌天的巨掌相向而行,速度极快,根本来不及反应,那巨掌便是直接拍在了刀气之上。

    

    一声炸响,那刀气被摧枯拉朽一般崩碎,而后巨掌威力丝毫不见减弱,直接要讲那武将吞没!

    

    “什么?!”

    

    远处的宇文成都低呼一声,这武将是国公府的老人,乃是从小看着他涨大的,但不允许这武将死在凌天的掌下。

    

    所以,他瞬间出手,也是一掌从侧面拍了过去。

    

    两道巨掌在空中碰撞在一起,轰然崩溃,但是宇文成都的这一掌并没有抵消拂云掌的所有威力,那武将还是被凌天的一掌余威,震的口吐鲜血,倒飞而出。

    

    “张老!!”

    

    宇文成都低呼一声,飞身上去,却是发现,那武将虽然未死,但是已经奄奄一息,浑身经脉全碎,丹田被毁,修为被废,武道已然断绝了。

    

    “凌天,你太狠毒了,重伤王庭将军,你该当何罪!?”

    

    宇文成都怒吼一声,双目都是血红。

    

    “何罪?”

    

    凌天冷笑一声,“我不过是教他如何正确的和大将军说话而已!“

    

    “是他先动手的不是么?”

    

    “没有杀了他,已经是给你面子了。”

    

    “就算是你自己上来,也是如此!”

    

    宇文成都怒极,“凌天,你太放肆了,真当没人能治的了你了么?”

    

    “宇文成都,我再提醒你一次,好好跟我说话!”

    

    “你是抚北大将军不假,但我也是安北大将军,你我平级,你有什么权利和我这般居高临下?”

    

    凌天直接打断宇文成都。

    

    “凌天!你也知道你我都是大将军,但是为何阻拦我大军进入战场?”宇文成都被凌天一番话怼的有些不知所言。

    

    “为何?你的大军凭什么和我抢战功?你我都是大将军,但是你的大军为何出现在兖州的塔虎城?奉天城被围困你无所作为,现在还有什么脸,什么资格和我说话!?”

    

    “我告诉你,我凌天就是不让你过去,若是不服,你尽管上来试一试!”

    

    凌天直接兵指宇文成都怒喝道。

    

    “哈哈哈哈,好猖狂的后辈!”

    

    “成都如果没有资格,那我有资格么?”

    

    这时,天际传来一声大笑,下一刻,虚空中光芒一闪,却是从中走出一道身影。

    

    正是赶来的肃王。

    

    “你是何人!?”

    

    凌天横眼望去,虽然心中猜到了此人身份,但还是问道。

    

    “大胆!这是肃王殿下!”

    

    宇文成都怒喝道。

    

    “原来是肃王殿下。”

    

    凌天眼色一变。

    

    “既然我到了,你可以让开了吧?他宇文程成都的大军进入战场!”肃王冷道。

    

    “抱歉,殿下并非冀州领兵之帅,无权调动我凌天。”

    

    “恕难,从命!”

    

    “我还是那句话,今天无论是匈族还是人族,除了我的人以外,谁也别想踏过这破戮山顶!”

    

    “放肆!”

    

    “无知后辈,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我便替王庭惩戒于你!”

    

    凌天不给面子,肃王勃然大怒,盔甲之下的手掌猛然握拳,便直接朝着凌天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