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39章 裴家至宝 五色金钵【四更】
    “这....”

    

    冀州侯应为蛊毒被清,脸色也变的好了很多。

    

    但听凌天问,脸色却是又是猛然一变。

    

    怔默半晌,冀州侯忽然道:“我想,这次匈族如此大规模的入侵冀州,绝不寻常,而是经过了周全的计划。”

    

    “他们的图谋和计划,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

    

    “这奉天古矿,就是他们不惜残杀我冀北无数武者也要找寻的东西!”

    

    说到这里,冀州侯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

    

    “哦?匈族是为了那古矿而来?”

    

    凌天眉头一挑,这倒是出乎了他的意外。

    

    是什么样的古矿,能让匈族做出这么大的举动?

    

    “没错。”

    

    “那奉天古矿,与其说是矿山,倒不如说是一处洞天!”

    

    冀州侯靠在床上,空洞的双目仰着,好像是在回想着什么。

    

    “那洞天,其实是我裴家的秘密,我们守护了很多年,就连王庭,都不知道。我们,也没有透露,就是因为知道这古矿非同小可,可是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被匈族知道了。”

    

    “这奉天古矿之中,倒不是因为有什么极为珍稀的矿石材料,而是因为,其中有大量的五行金砂!”

    

    听到这里,凌天的脸色,也是猛然一变,挑眉道:“什么?大量的五行金砂?”

    

    这不得不让凌天惊讶。

    

    因为冀州侯所说的五行金砂,如果是凌天所知道的,同一种东西的话。

    

    那应该是五种品阶在极品地阶材料的矿石材料。

    

    这五行金砂,顾名思义,便是有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这些矿石能量极大,而且很是锋利坚硬,虽然不适合锻炼铠甲,但却是炼制兵刃的绝佳材料。

    

    而且,所需要的锻炼手法,都不甚很难,但是出来的成品,却是可以勉强算是极品地器。

    

    要比之上品地器,好上许多。

    

    但是,让凌天惊诧的,还不只是这些。

    

    按照冀州侯所说,那奉天古矿中,有大量的五行金砂。

    

    那么,这个大量是指多少?

    

    再联想到匈族重兵压境,寻找这古矿,凌天心中便是咯噔一下。

    

    貌似,这个大量,有些恐怖。

    

    “侯爷,到底有多少五行金砂?”凌天还是问道。

    

    冀州侯孔洞的望来,张了张嘴,“我也说不清,它们都在地下埋着,但是至少能够锻造出百万数量级的兵刃!”

    

    “你说,这等数量的金砂,对匈族,有诱惑力么?”

    

    忽然间,冀州侯低声笑了起来,“可悲可叹啊,我裴家守着这么一座大矿,说是富可敌国可能吹牛了,但至少整个南唐,应该没有哪个宗门或者世家可以和我裴家比拟吧?”

    

    “但是,我们就是守着这个矿,什么都做不了。”

    

    “这个矿,非但没有让我裴家壮大,反而却是因为这座矿,而被灭了家族!”

    

    虽然凌天心中已经有些预料了,但是听着那冀州说出百万数量级的时候,还是心中咯噔了一下。

    

    这可真是家里趁矿啊!

    

    这么多的五行金砂,得值多少钱?

    

    恐怕就算是掏空整个南唐的云顶商行,也买不起!

    

    这对于以劫掠为生的匈族来说,确实是一个天大的诱惑!

    

    它们完全有理由,血洗冀北,夺取古矿了。

    

    不仅仅是匈族,就是在南唐王朝内,任何势力,得知这奉天古矿中有大量的五行金砂存在,也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夺取。

    

    所以说,这古矿对于裴家来说,确实是怀璧其罪。

    

    这不是宝藏,而是催命符!

    

    一旦消息走漏,裴家都会面临灭顶之灾!

    

    这等烫手的山芋,确实有够让裴家无奈的。

    

    而最后,裴家也最终没能逃脱厄运。

    

    “侯爷,这奉天古矿,究竟在何处?”

    

    凌天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

    

    冀州侯沉默了片刻,忽然道:“你真的想知道?你就不怕,人祸上身?”

    

    “呵呵,侯爷,你觉我惹的祸,还不够多,不够大么?我凌天,还有什么是能够让我畏惧的呢?”

    

    凌天笑道。

    

    这奉天古矿,他既然知道了,就必须拿到手。

    

    他需要那五行金砂,他的大军,需要。

    

    “但是你必须要告诉我,你若是得到了这奉天古矿之后,会如此处理那些五行金砂。”冀州侯似乎早就知道凌天会如此说,面色不变道。

    

    “我会为我这支大军,换上所有兵刃,我要他们壮大起来,无往不利!”凌天语气极为鉴定。

    

    “不错,你没有让我失望,能顶的住如此诱惑,当真不愧是凌国公的后人。”

    

    “但是,你真的舍得么?你是炼器宗师,相比也是知道这些五行金砂意味的价值是什么?而且,你也别忘了,你的大军跟着你,不过才月余的时间,这根本不是你的人,你就这般将五行金砂送出去,值得么?”

    

    “若是你最后失去了这支大军,那就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冷笑一声,冀州侯忽然道,似乎,他给凌天出了一道题,想要知道,凌天如何回答。

    

    “是不是我自己的大军,并不重要。我凌天也从没有想过,让这支大军,永远冠上我凌天的名号。”

    

    “只要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为了保护人族,和践踏我人族的异类搏命厮杀,这就够了。”

    

    “而且,我凌天只为了保护人族不受外族欺辱,没有任何私心,在我看来,这普天之下忠义之心在胸,家国在怀的所有武者,都是我凌天的人!”

    

    “他们,都可以算是我凌天的大军。”

    

    “侯爷,您说,对么?”

    

    凌天一瞬不瞬的盯着冀州侯的脸,一字一句道。

    

    “呵呵,呵呵呵...”

    

    足足怔了半晌,冀州侯忽然摇头长笑不止。

    

    最后却是深深的叹息一声,“罢了,我确实老了,凌国公,有个让人羡慕不已的后人呐!”

    

    “凌天啊凌天,你真是我人族之幸。”

    

    “奉天古矿,就在奉天城上空,我裴家至宝五色金钵,便是那洞天的唯一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