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38章 奉天古矿
    整个战场,都是在凌天这一槊之下,震颤嗡鸣不止。

    

    瞧得此幕,所有人无一例外,皆感到后背发凉。

    

    羌颉王完颜伦,就这样,被凌天斩杀了?

    

    还是死在了一个人族后辈的手中。

    

    这,简直就是匈族的耻辱!

    

    不过,完颜伦的身死,却是让整个匈族大军,直接崩溃了。

    

    凝聚起来的战意,顷刻间溃散开去。

    

    “安北大将军威武!”

    

    “人族必胜!”

    

    “安北大将军威武!”

    

    “人族必胜!”

    

    一时间,被压制的人族大军,气势直接爆炸,冲天的齐声怒吼,让大军之上的战意化形,再次暴涨旋转,战力飙升。

    

    此时此刻,他们看向那天空中悬浮着的凌天,眼神中,充满了崇敬和膜拜之意!

    

    阵前斩杀羌颉王!

    

    这等战力,试问冀州何人能有?

    

    而且,还是以这种近乎压制的方式虐杀!

    

    有这等人族大将军在,他们此战,怎能不胜?

    

    还有谁,能是他们的对手?

    

    所有人族武者,在此时,都战意暴涨,怒吼着,擎着兵刃便杀向那早已经失去战力的匈族战士。

    

    尽管匈族大军在数量上,还是远多余人族大军的。

    

    但虽然如此,场面,还是一面倒了。

    

    “左军听令,全军压上,迂回上去,将所有逃跑的匈族都拦下!”

    

    “右军听令,弓弩骑射,全力进攻!”

    

    “中军压上,兄弟姐妹们,想要斗晶,就跟杀上去!”

    

    一时间,各大兵团的统帅都下达军令,战争变动,徐徐将匈族大军包围起来。

    

    而李青城和崔湛,还有秦明月等一众大将,更是直接杀入匈族大军之中,疯狂的释放武技,豪夺大量的斗晶!

    

    人族武者已经杀疯了。

    

    这些匈族,如今在他们眼中,就是到处乱窜的斗晶,就是诱人的修炼资源,就是亮闪闪的灵币啊!

    

    让人唏嘘的是,堂堂羌颉部族的匈族战士,是侵入冀州的最强部族,但是如今,却是沦为北虐杀的存在。

    

    战场残酷到了极致,多后期,许多匈族开始崩溃逃窜,但是都被崔湛的大军围堵回来,整个战场,沦为屠杀场。

    

    血腥冲天,紫色的血液,流程了大大小小的湖泊。

    

    一个个闪亮的斗晶被取出,得到的武者,尽是一脸的骄傲和欢喜。

    

    战斗整整持续的两天两夜。

    

    两百万的匈族,就算是被一面倒的宰杀,也让人族大军消耗不少。

    

    凌天在斩下了无数的斗王之后,选择退出了战场。

    

    此时他手中的斗晶,已经足够让他突破一个境界了。

    

    “侯爷,感觉如何?”

    

    凌天回到天空中的云舟之上。

    

    此时冀州侯正在疗伤。

    

    “嗨,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知道,你觉得匈族能让我好么?”

    

    冀州侯屏退了左右,忽然望着凌天声音传来的方向,蓦然一笑,“你真的是,凌国公的后人?”

    

    “没错,我正是凌家的后人。”

    

    凌天在冀州侯床榻的旁边,颔首道。

    

    “呵呵,不错,若是凌国公在天有灵,一定会,非常欣慰的。”

    

    “我虽然未曾有幸见过凌国公,但是我曾经听家父说过,凌国公武功盖世,而且侠肝义胆,武道之声,声望无量。”

    

    “但是可惜...”

    

    冀州侯忽然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

    

    “那又怎样呢,还不是最后悲剧收场?我会扛起复兴凌家的担子,那些所有坑害过我凌家的仇人,我也一个都不会放过。”

    

    凌天抿抿嘴。

    

    “罢了,先不说这些了,我看看侯爷你的伤势吧。”

    

    “哦?你还精通医道不成?”

    

    冀州侯讶然,不过看着凌天脸上神秘的笑意,也是伸出了手。

    

    凌天以手切腕,片刻后,也是眉头一蹙。

    

    “侯爷,您不但浑身经脉损伤眼中,而且,还被下了蛊毒?”

    

    冀州侯点头,“这是必然的,匈族最善蛊毒,抓到了我,他们怎么可能不给我下毒?”

    

    “所以,就算你救了我也没有用,我还是会死?”

    

    说着,冀州侯脸上扬着笑意,根本没有对死亡的恐惧,“不过这样也好。”

    

    “冀北无数人因为我而命丧匈族的毒手之下,我该死。”

    

    “确实该死。”

    

    最到最后,冀州侯满脸悲戚,“我对不起他们,如果不是我,他们是不会死的,我是个罪人,我无能啊!”

    

    “侯爷,你别这么说。”

    

    凌天叹息一声道:“冀北死伤无数,并不是你的错,要不是那赵家勾结匈族,将你骗走,匈族也根本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能杀进来,而且四大部族齐出,你确实根本挡不住的。”

    

    “要怪,就怪那赵家丧尽天良,怪那匈族,狼子野心!”

    

    “而且,侯爷你也不会死,我不会让你死的。”

    

    “你若是死了,会让我们寒心的。”

    

    “匈族的蛊毒虽然阴毒,但是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您吃下这枚丹药,我这就给你驱毒。”

    

    凌天随便掏出一枚丹药,递给冀州侯。

    

    对于这冀州侯,凌天并不像暴露他的体内的剑影。

    

    用丹药来做障眼法吧。

    

    “这,好吧。”

    

    冀州侯想了想,叹息一声,还是将那丹药吞下了。

    

    凌天也将冀州侯体内注入上千到剑影,跟随着药力,神不知鬼不觉的,便将他体内的蛊毒,剿除了。

    

    和崔沉香体内的蛊毒相比,冀州侯所中的蛊毒在毒性和中毒程度上,都没有什么威胁。

    

    紧紧盏茶的功夫,毒素就全部被清除了。

    

    这倒是让冀州侯惊诧不已,暗道这凌天给我吃下的究竟是什么灵丹妙药,这效果,也太逆天了吧?

    

    “侯爷,凌天还有一事想问。”

    

    “您之前说的那个什么奉天古矿,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