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33章 要么死,要么跪地求饶
    秦邵阳等人见此,也是气势大阵,寻找着斗王厮杀。

    

    毕竟斗王的斗晶,才是最为珍贵的。

    

    “双蛟震!”

    

    秦邵阳手中双锏落下,带起两道蛟龙之影,直接将一个一阶斗王轰的铠甲崩裂。秦邵阳得势不饶,直接追上那从空中坠落的斗王,几个呼吸之间,落下数十次锏震,将那斗王直接轰杀在空中。

    

    “哈哈哈,斗王,不过如此!”

    

    秦邵阳此时虽然还未进阶法相,但是经过凌天的给的兵刃和灵珠,如今距离法相境界,也不过是一线之隔。

    

    战力,也可以匹敌寻常元神了。

    

    “人族蝼蚁,休得猖狂,去死吧!”

    

    不过,就在秦邵阳将那一阶斗王的斗晶抓在手中之时,一道黑紫色的身影,却是到了他身后。

    

    一拳轰出,在秦邵阳避之不及下,直接将其轰落天空。

    

    噗!

    

    秦邵阳一口鲜血喷出,却是受伤不轻。

    

    “马的!”

    

    秦邵阳趴在地上,胸前的战甲都被轰裂了,在千钧一发之际,要不是他回身用双锏挡了一下,这一拳可能要了他的命了。

    

    抬头望去,秦邵阳发现那竟然是一个头顶刻画着两道紫纹的斗王,赫然是二阶!

    

    难怪有这般强横的战力。

    

    “可恶!”

    

    但是没有一拳将秦邵阳轰爆,当即却是大怒,飞掠而下,掏出一把战斧,便是劈斩而来。

    

    “伤我弟弟,死!”

    

    然而,就在那斗王势在必杀之时,一道清冷的喝声,却是响起。

    

    只见秦明月浑身沐浴月色华光,手擎着月影凝光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秦邵阳头顶,一剑斩下,掀起无边月色剑势。

    

    “女人!?愚蠢!”

    

    那二阶斗王冷笑,举起战斧迎上。

    

    咔喳!

    

    不过,让匈族震惊的是,那秦明月看起轻描淡写的一剑,却是直接将那二阶斗王的战斧斩成两截,而且剑势不减,将那斗王,凌空斩杀成了两段!

    

    一剑斩杀二阶斗王,秦明月的强横,已经足以横扫所有二阶斗王了。

    

    见到秦明月如此强势,陆沉和步非烟也是不忍落后,杀得那身前二阶斗王连连后退,根本不是对手。

    

    一时间,看着那斗王一个个人族狙杀,匈族之中,有三阶斗王终于忍不了出手了。

    

    他们从大军后方,化作一道道紫色的流光飞来,竟然有三个之多!

    

    而且气势之上,都要比鲜卑的那两个三阶斗王要强横。

    

    三个斗王的目标,也极为明确,那就是战群中的秦明月三人。

    

    他们也都是看了出来,这些人,是人族大军中的战力顶尖的存在。

    

    若是能将其击杀,那么人族大军,也就不攻自破了。

    

    以他们三阶斗王的战力,灭杀这等人族后辈强者,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不过,就在那三个斗王越过凌天裂在地上的狱炎棍时。

    

    悬停在战群之上,一直未曾有过动作的凌天豁然睁开双眼。

    

    “哼!”

    

    一横冷哼,凌天浑身火红真元溶洞,犹如火神战将一般,身影一震,下一刻,便是直接到了其中一道紫光之前,一拳轰出。

    

    噗!

    

    游龙拳,龙影凝聚,直接贯穿那三阶斗王。

    

    而后,凌天左手深处,囚龙手凝成,直接将左边的那个飞掠之中的斗王捏在手中,猛然用力,便直接捏的粉碎。

    

    还剩下最后一个三阶斗王,不过,他看到凌天竟然如此可怕,一个照面,便是灭杀了两个三阶斗王,当即也是大惊失色,放弃了追杀秦明月,转身便逃。

    

    “呵呵,想跑?”

    

    “我说过,过我狱炎棍之匈族,死!

    

    话音落下,凌天右手一挥,那地上的狱炎棍便猛然暴起,犹如箭矢一般,精致爆射向那三阶斗王.

    

    “不,不!”

    

    那斗王惊恐不已,将速度飙升到了极限,但终究没有逃过狱炎棍。

    

    噗的一声炸响。

    

    那三阶斗王,便是被狱炎棍,直接轰爆。

    

    至此,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三个杀出来的三阶斗王,便是都死在了凌天手上。

    

    一时间,凌天的强大和恐怖,让下方所有匈族都是一震。

    

    甚至连战力,都被迫下降了许多。

    

    这,便是统兵大将的威慑力。

    

    “羌颉王,出来受死!”

    

    凌天擎棍,朝着那奉天城方向,一声大喝。

    

    凌天的话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的锋芒和狂傲。

    

    阵前叫阵羌颉王么?

    

    羌颉王是何等强者?

    

    那是八部族排名第五的羌颉王者,四阶斗王,是后四部族中,战力最为强横的存在。

    

    曾经不是没有人挑战羌颉王,可下场无一例外,全都惨死!

    

    四阶斗王,已经是元神境界中期大成存在,就算是冀州侯,也绝对不是对手。

    

    羌颉王,在冀州武者眼中几乎就是没法战胜的存在,在每个人的心中都烙下无法抹除的恐惧阴影。

    

    然而现在,凌天竟然要直接挑战羌颉王了?

    

    一时间,那所有匈族,都是愤怒起来。

    

    羌颉王,是他们神灵一般的存在,岂能任由人族这般亵渎。

    

    “呵呵,可笑,杀了我们几个三阶斗王,你就以为,有实力挑战我王上了么?”

    

    “鲜卑王真是个废物,连你们这些小小人族后辈都奈何不得。”

    

    “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何底气,敢亵渎我族至高无上的羌颉王!”

    

    然而这时,方才那匈族大军中释放号令的声音,便是再次在大军中响起。

    

    这声音之中,带着杀意。

    

    冷冽的杀意和威压,陡然升起。

    

    让交战之中的人族大军武者,眼中闪过抹惊恐之色,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好几步。

    

    下一刻,一道庞大的紫色怪鸟,出现在大军之上,片刻后,怪鸟化成一个身着黑紫战甲的匈族强者,与凌天遥遥对立。

    

    这强者头顶之上,有着三道深深的紫色纹路,赫然又是一个三阶斗王。

    

    只不过,这个斗王无论在体量还是威压上,都远比刚才那三个斗王要强横的多。

    

    甚至,比之前凌天灭掉的鲜卑王,还要强上一线。

    

    而这,并不是凌天在方才遇到的那个强大的四阶斗王!

    

    此时,这斗王一双紫眸,冰冷的双目死死盯着凌天,仿佛像是一条毒蛇,眸光之中充满暴戾和凶险:“小子,我乃羌颉二王完颜烈,自从我进入冀州之后,没有人族是我的对手,除了那冀州侯幸存一命外,其他人,都死在了我的刀下。”

    

    轰!

    

    话音一顿,那完颜烈直接爆发一股浑厚凶悍的火焰威压,滚滚而至,如山呼海啸般压了下来。

    

    “而你,也不会例外”

    

    哗!

    

    完颜烈嘴角微翘,一股煞气,滚滚而出。

    

    此刻,谁都看得出来,完颜烈是真的怒了。

    

    他踏上冀州之后,还从未有人在其面前如此狂妄,尤其还是个看起来如此年轻的人族后辈。

    

    这更是无容忍。

    

    “呵呵,是么?”

    

    不过,凌天却是蓦然一笑。

    

    眼眸低垂,根本没有去看那完颜烈。

    

    似乎,只有羌颉王,才配让他直视。

    

    “巧了,自从我凌天踏入之后,就没有遇到一个能打的匈族斗王。”

    

    “你也一样,要么死,要么像狗一样,跪下求饶!”

    

    凌天嘴角噙着冷笑,笑容中,带着一股彻骨的冰冷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