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31章 圣女天使?匈族大怒【三更】
    “对面?”

    

    冀州侯沉吟一声,摇摇头道:“不知道,原本这地宫之内,也没有囚犯,我也不知道,还有谁和我一样,被匈族关在了这里。”

    

    “却是奇怪,能有这般阵法封印的,身份应该不会比侯爷差才对。”

    

    凌天忽然间,也好奇起来。

    

    “呵呵,那还猜个什么劲儿?直接破开阵法看看不就行了?”

    

    桃夭夭耸耸肩道。

    

    “有道理,那就看一眼再走。”

    

    凌天安奈不住心中好奇,伸手如法炮制,万千剑影化成尖锥,直接按在阵法之上。

    

    嘭!

    

    没有什么异样。

    

    这阵法也直接被破掉。

    

    感觉到这一幕,让冀州侯眉头也是一挑,但瞬间又恢复如常。

    

    大手一挥,凌天将黑雾扫灭,直接迈入其中、

    

    “嗯?!”

    

    不过,出乎凌天和桃夭夭意料的是,这间密室,和囚禁冀州侯的那一间,完全不同。

    

    之前冀州侯的密室,破烂不堪,充满了腐败的气息。

    

    然而眼前的这间密室,却是犹如女子闺房一般!

    

    凌天环往四周,墙壁上,有明珠做成的光源散落,映照在那用极品檀木所雕成的桌椅上,其上细致的刻着不同的花纹,处处流转着所属于女儿家的细腻温婉的感觉。

    

    凌天上前,发现桌上还摆着一张微黄的素绢,旁边放着一枚端砚,笔筒里插着几支毛笔。窗边的瓷盆中栽着一株娇艳的六品灵花珍珠梅。

    

    转过头去,是闺中女儿都有的梳妆台,上面摆着一面用锦套套着的菱花铜镜和大红漆雕梅花的首饰盒,还有一顶金镶宝钿花鸾凤冠和一串罕见的倒架念珠,似乎在暗暗昭示着房间的主人不是一般女子。挑起璎珞穿成的的珠帘,那一边是寝室,檀香木的架子床上挂着淡紫色的纱帐,整个房间显得朴素而又不失典雅。

    

    凌天眼睛动了动,不动声色的走近那床榻,伸手就要挑起那珠帘。

    

    唰!

    

    可就在此时,一道破空声骤起。

    

    却是一柄锋锐的匕首,划破珠帘,直刺凌天面门而来。

    

    “呵呵...”

    

    凌天却是轻笑一声,直接徒手将那匕首握在手中。

    

    吱吱!

    

    匕首在凌天手掌挣扎,但无论怎样,都无法寸进。

    

    而且,也根本没有伤了凌天分毫。

    

    “你放开!”

    

    一声娇斥从珠帘内响起。

    

    声音,倒是清脆可人,很是动听。

    

    “姑娘,我也是人族,既然在这地宫里碰到你,就自然不会再让你留在这里,我带你走。”

    

    凌天放下匕首,直接掀起珠帘。

    

    不过,当凌天看到那珠帘后,盘膝坐在床榻上的身影时,却是不由的愣在了那里。

    

    这,绝对是一个绝世女子。

    

    凌天阅女无数,天姿国色,更是见了太多。

    

    从柳依依的清风淡雅,到秦明月倾国富贵,再到崔裹儿的妖媚无双,甚至崔沉香、姬九幽等女,都是祸国殃民级别的绝世美女。

    

    凌天甚至已经对美色挑剔到了极致程度了。

    

    但是此时此刻,当他看到珠帘后的这张脸时,还是不由的心中一颤。

    

    一个女子以容貌就让凌天有这般震动,已经许久都未曾有过了。

    

    这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女。

    

    淡淡的柔和光芒笼罩在少女的身上,长长的犹如丝绸般的金发拖至腰臀之上,女孩穿着纯白的纱裙,裙边上有精致的花纹缠绕,裙子下是一双晶莹剔透的足,露在空气之中。

    

    最奇特也是最美幻的,是从她的背后伸出一对小小的白色晶莹翅膀,让少女犹如天使一般。

    

    .女孩微微扬起脸,淡眉竖起,一双晶莹蓝色的眸子怒气哼哼的看着凌天,但却根本没有任何威慑力。

    

    少女的肤色极其白皙,甚至白的有些可怕,蓝色的眸子上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如同夏日的蝶,粉嫩的唇微微勾起,精致的五官找不出任何一丝瑕疵。

    

    这女子的纯净,恐怕只有小郡主李师师能够比拟了。

    

    只不过,如果说李师师的小仙女模样的小恶魔,那么眼前这少女,就是小天使。

    

    这,是少女给凌天的第一感觉。

    

    只不过,让凌天无法相信的是,这少女,不是人族!

    

    凌天从其身上,感受不到什么人族的气息!

    

    这少女,是匈族!

    

    但凌天万万没有想到,这匈族的男子一个个狰狞丑恶,犹如恶鬼,但是这女子,却能美轮美奂到这般程度。

    

    简直无法想象。

    

    “人族,你擅闯我的闺房,谁也救不了你,等死吧!”

    

    少女的又是怒喝一声。

    

    面对凌天那肆无忌惮在她身上流连的目光,她白皙的脸蛋上,升起一抹绯红,羞怒不已。

    

    “呵呵,我死?那是想多了。”

    

    凌天看着眼前的美女,不明白,这么一位绝世美女,为何会在这地牢里,而且,修为还这么低。

    

    “你要干什么?告诉你,我是匈族圣女完颜金珠,你若是动我一根手指,我母上绝对踏平你人族!”

    

    小美女冷道。

    

    “圣女?!”

    

    凌天眉头一挑,搓了搓下巴道:“呵呵,那真是巧了,你匈族囚禁我人族州侯为诱饵,那我就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你给我走吧!”

    

    说罢,凌天伸手,直接抓着那完颜金珠手臂,将其拽了起来。

    

    “不要捧我,松开!”

    

    小美女死命的挣扎,但是她的力气,怎能挣扎过凌天。

    

    凌天将其直接抱在怀里,搂着小美女柔软温热的腰肢,撇撇嘴道:“我对你没有兴趣,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儿,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夭夭,她交给你了,若是敢闹,就拿针扎她!”

    

    说罢,凌天就直接将玩厌金珠扔进了桃园之中。

    

    凌天不可能将这少女就这般带回去,目标太大,他怕解释不清。

    

    而且,他也有所考虑。

    

    这少女说自己是匈族圣女,虽然他不知道圣女意味着什么,但是想来,地位不低。

    

    放在外面目标太大,还是让其呆在桃园内安全一些。

    

    而且,这女子,凌天觉得还有大用,经过这奉天城一战之后,凌天不想外人知道圣女在他手中。

    

    那么,这奉天城内外,所有知道圣女在这里的核心匈族,就必须要杀了。

    

    “好嘞!”

    

    桃夭夭搓搓手,便一同回了桃园之内。

    

    凌天从密室内走出,直接一把火将密室焚烧城灰烬,丝毫线索不留,而后便搀扶着冀州侯离开了。

    

    城主府外,凌天刚出来,便是见到秦明月等人,已经被数十个斗王节节逼进了城池核心位置,眼看着就要坚持不下去了。

    

    “明月,飞烟陆沉,大功告成,我们走!”

    

    凌天站在广场上一声大喝。

    

    霎时间,三人都是猛然爆发杀招,脱离战场,直奔凌天飞来。

    

    “呵呵,匈族听着,冀州侯我凌天带走了,若是不服,尽可出山和我人族一战!”

    

    凌天仰天一声大笑。

    

    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威压,便豁然从城外升起,城墙外,一道黑色的小山徐徐升起,在步非烟等人惊诧的目光中,飞扑而来。

    

    那赫然一只巨大无比的怪鸟,长达千丈,张开翅膀之后,体谅更是极为恐怖。

    

    “呵呵,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给我留下吧!”

    

    那怪鸟怒喝,速度极快,眼看着就要飞入奉天城。

    

    凌天也很惊诧于这斗王的战力,却是有些可怕。

    

    但是下一刻,五人却是已经站在了早已刻画好的阵法之中。

    

    “不好意思,你这地方,我凌天还真是想来就来,小美女我带走了,告辞!”

    

    话音落下,就在那怪鸟伸出的利爪就要抓落之时,五人便唰的一声,消失在了原地。

    

    嘭!

    

    一声惊天炸响,整个奉天城的城主府,都被直接夷为平地。

    

    怪鸟落下,黑雾升腾,化成一个身着黑甲的老者。

    

    老者双目紫红,额头上刻画着一个诡异的紫色图腾,他身影一闪,直接掀起废墟,进入地牢,但是下一刻,奉天城底,便是豁然响起他的怒吼。

    

    “人族凌天,我赫连山必踏平你人族大军!”

    

    “羌颉部族战士听令,大军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