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31章 对面是谁?
    如今,凌天所在的甬道尽头,左右各有一个房间。

    

    经过幻刺蜂王的情报,冀州侯,就在这左边的密室之内。

    

    而这间密室之前,如今却是被一层漆黑的光幕所笼罩,其阵法的凝厚程度,恐怖到了骇人的地步。

    

    甚至光幕之上,还有这无数道巴掌大的黑色凶兽虚影,在其内犹如鱼儿一般游动。

    

    可见,这阵法的玄妙非常。

    

    不用想,这一定是匈族的内的阵法大家所布下的天阶阵法了。

    

    为了让这地牢万无一失,匈族也是煞费苦心。

    

    可能也是正因为如此,匈族才没有在这地牢深处安插斗王的原因吧。

    

    不然,凌天也就只能大开杀戒了。

    

    “呵呵,这阵法倒是有些门道,千凶黑煞阵,还是第一次见到被布置出来。”

    

    这时,桃夭夭坐在凌天头顶笑道。

    

    “哦?千凶黑煞阵?很厉害么?”

    

    凌天挑眉。

    

    “如果是完美的千凶黑煞阵,当然可怕,甚至可以绞杀离合境一下所有强者,但是,我们眼前这个阵法,充其量就是个赝品,布置的方法和所用的材料,都有问题,威力大打折扣。你直接破阵吧,难不倒你的。”

    

    桃夭夭嗤笑一声道。

    

    “那我就放心了。”

    

    凌天深吸一口气,他在潜入城主府的时候,听到的那一声匈族强者的声音,战力绝对超过了他曾经斩杀的三阶斗王,因该是四阶斗王,甚至更为强大的存在。

    

    若是此时被发现,那必然将会是一场大战。

    

    他倒是不怕,可这重伤的冀州侯凌天就无法保证其安全了。

    

    不知道此时阵法之内,到底我是什么情况。

    

    凌天,也只能赌。

    

    抬起手,凌天的手掌之上,火红的剑影凝成一枚尖锥,撕裂空气。

    

    哼!

    

    一声闷声,凌天直接排在阵法之上。

    

    尖锥径直刺入其上,顷刻间,黑气翻腾,阵法光幕之内,那密密麻麻的凶兽虚影惊恐嘶嚎。

    

    但不论它们如何挣扎,也都根本无法逃脱凌天十万剑影的绞杀。

    

    此时此刻,凌天凝成剑势之后的剑影,更为强大,这让他破解阵法,更加容易了。

    

    不过短短十几个呼吸之后,这千凶黑煞阵便嘭的一声闷响,化成一团黑漆漆的雾气,炸散开去。

    

    落了一地的阵法材料。

    

    “呵呵,不过如此。”

    

    破阵如此顺利,简直无法和凌天之前在钧天行宫内碰到的大阵相提并论。

    

    轻哼一声,凌天大手将黑雾覆灭,便直接走了进去。

    

    “谁?!”

    

    “告诉你,休想从老子这里得到奉天古矿秘密,也不要以为我人族大军会为了我这么一个废人,率大军来救我!”

    

    “劝你们这些贪婪的匈族死了这条心吧,有种就给老子一个痛快,杀了老子!”

    

    “老子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凌天刚进入密室,便是听到一声嘶吼。

    

    凌天看去,发现那是一个浑身血污,蓬头垢面的人族武者,被重重锁链禁锢在一张石椅之上。

    

    气息很是萎靡,显然是身受重伤,但是嘶吼之声,犹如咆哮的猛虎,依然气势十足。

    

    不仅如此,这武者的双眼,变成了血窟窿,赫然是被人毁了双眼!

    

    “冀州侯?”

    

    凌天怔然问了一句。

    

    “嗯,人族?”

    

    “你是谁?”

    

    “你怎么能进来这地牢之中?”

    

    那武者听到凌天的声音,当即也是一怔,但旋即脑袋一晃,又是怒道:“好啊,你定然是那赵无量的人,你这人族走狗,勾结匈族,不得好死!”

    

    “哼,怎么,匈族拿我没有办法,让你这人族来么?”

    

    “给我滚出去!”

    

    “若是老子能动,定然将你的头颅拧下来当尿壶!”

    

    凌天一脸黑线,暗道这冀州侯的脾气也真是够大的了。

    

    这种性格,难怪斗不过赵家。

    

    不过,这冀州侯提到的奉天古矿,又是什么?

    

    “侯爷,我不是匈族的人,我是王庭册封的安北大将军凌天,来肃清冀北匈族的!”

    

    “我现在来,是为了救你!”

    

    来不及细问,凌天赶紧上前,看了一眼那冀州侯身上的锁链,发现竟然是一种极为特殊的材料炼制。

    

    戗!

    

    凌天抽出雷鸣离火剑,一剑斩在锁链之上,不过火星四溅,这铁锁,却是没能被斩断。

    

    这倒是让凌天惊诧不已了。

    

    如今,他的雷鸣离火剑,比之极品天器,都要强大,就算是和王道兵刃,也差的不是太多。

    

    但是却无法砍断这看似普通,只有手指粗细的锁链?

    

    “呵呵,不用浪费时间了,这是匈族的魇铁索,你斩不的!”

    

    冀州侯惨笑一声道。

    

    “呵呵,魇铁索?我就不信,他难道比小仙料还坚韧不成?”

    

    凌天却是不服。

    

    之前,他的离火血金,是靠着姑姑的仙剑斩裂的,但是前者,可是小仙料,媲美王道兵刃材料。

    

    但是眼前的这铁锁,绝对不如离火血金,而且太细了。

    

    “蜂王,你试试。”

    

    凌天伸出手,一只彩色的幻刺蜂出现在凌天手中。

    

    幻刺蜂王将身体控制在手掌大小,而后尾部的毒刺瞬间绽放出一道耀眼至极的玄光,叮的一声炸响,便直接扎在铁锁之上。

    

    咔嚓!

    

    又是一声炸响,但是这一次,这所谓的魇铁索,直接应声而碎!

    

    “断了?”

    

    这一幕,让冀州侯涨大了嘴巴,也是没有想到,这传说中的魇铁索,竟然就这般碎了。

    

    “呵呵,这索倒是有些门道,我收了。”

    

    凌天将那铁索收起,搀起冀州侯道:“侯爷,我们走。”

    

    “不,我不能走,我不能拖累你们,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这奉天城如今已经被匈族重重包围,而且还有四阶斗王完颜伦坐镇,他困我在这里,就是为了引你们来救!”

    

    “你现在走,还有机会,我不能连累你!”

    

    凌天不以为意,“侯爷放心,我既然敢来救你,就有离开的办法,走吧!”

    

    “这...那好吧,但愿如此.”

    

    凌天搀着冀州侯出了密室,但是却在门口停了下来。

    

    “怎么了?”冀州侯侧着耳朵问道。

    

    凌天看着右边的密室,这密室和左边的一样,此时都被千凶黑煞阵给封印起来了。

    

    “侯爷,你知道这对面关的人是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