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28章 诡异局势 救援奉天城【三更】
    “如此甚好。”

    

    凌天大手举起,“那请各位将军下去调遣吧。”

    

    “另外,小雁关之上,有数万匈族残军,秦邵阳张恺风,你等跟随步非烟和陆沉将军,率领一万先锋,去灭了吧!”

    

    “遵命!”

    

    张恺风等人眉飞色舞,起身便飞下了云舟。

    

    霎时间,庞大的舰队之上,上百艘战舰俯冲而下,消失在云还之中。

    

    ....

    

    紫霞云舟之上,只剩下凌天和秦明月,站在舰首,看着下方的浩瀚云海。

    

    “看来,九巇塔闭关,还很顺利...你修为的进境速度,远超我的想象。”

    

    凌天从身后拥着秦明月道。

    

    “嗯,还好,那九巇塔确实神秘,其实我一直都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但是还好,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秦明月颔首。

    

    “你,见到武皇了么?”

    

    凌天忽然问道。

    

    秦明月摇头,“从始至终,都没有见到。不仅是我们,姑姑这一个月来,也没有见到武皇,不过,对于姑姑和恭亲王等人的请求,最后武皇倒是答应了。”

    

    “对了,听说安乐公主从那天你抗旨之后,便失踪了。”

    

    秦明月忽然道。

    

    “什么,失踪?!”

    

    凌天浑身一震。

    

    柳依依,在他心里,一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他本以为将她忘了,但是一提起,还是让他心中一紧。

    

    “嗯,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恭亲王最后也放弃了。我想,你那天抗旨,还是影响到了她。”

    

    凌天摇摇头,“她那天的冷漠你也看到了,我们终究是陌生人。”

    

    “唉,罢了,这都是命。接下来,你怎么打算?”

    

    凌天深吸一口气,“冀北沦陷的十五城,由匈族的四大部族占据,从小雁关开始,便是鲜卑控制的四座城池,除了鲜卑王外,鲜卑部族元气大伤,不足为虑,你们完全能够应付。而我,要开始闭关了。”

    

    “闭关,你要突破了?”

    

    凌天摇头,“不,我要为大军铭刻战甲和兵刃...”

    

    ....

    

    正如凌天所说。

    

    他要横扫冀北。

    

    百万大军,经过凌天的整顿之后,更显的章法有距,其横扫的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从小雁关开始,大军从冀北的东侧开始,一路向西,鲜卑控制的四座城池,全都被强势横扫。

    

    就连那鲜卑王,都是在凌天和秦明月陆沉等人的围猎之下,死在战场之上。

    

    而这,不过仅仅是过了半月的时间。

    

    至此,宇文成都统领的另外一只大军,至今都还没有解决补给和兵员的问题,未曾进入冀州。

    

    捷报频传,让中州武皇宫内,无数王侯和大将,都是目瞪口呆。

    

    如此横扫匈族之势,在南唐建朝之后,就鲜有看到了。

    

    .....

    

    一个月后。

    

    不仅仅出乎中州王庭大臣的意料,就连凌天也没有想到,冀北沦陷的十五城,竟在全部被他收复。

    

    这倒不是因为匈族的四大部族太弱,而是因为在灭掉鲜卑部族之后,凌天大军所过的城池,就再也没有遇到过真正的抵抗!

    

    很多城池之内,根本就没有多少匈族驻守!

    

    一切,都显得极为诡异。

    

    大军舰队穿行在云海之上,在夜空中,犹如一条庞大无比的巨龙。

    

    所过之处,藏身在冀北山川中避难的武者,都崇敬无比的望着那天空中的舰队,膜拜不停。

    

    接连的大捷和收复城池,让凌天的百万大军,在冀州的声望,如日中天,无人能及。

    

    就连赵家赵无量的覆灭,王庭都没有丝毫的怪罪。

    

    将赵家这颗毒瘤从冀州铲除,可谓是大块人心。

    

    如今,凌天已经收复十五城,几乎是将匈族从冀州全部赶了出去。

    

    这等丰功伟绩,已然足可以封侯了。

    

    紫霞云舟之上。

    

    凌天和崔湛以及裴天庆等大将站在投影沙盘前。

    

    此时的裴天庆,依然是法相境界大宗师,不仅如此,他的武魂,也从八丈九,暴涨到了九品层次。

    

    据裴天庆说,之前他之所以带兵到小雁关,就是来拿裴家藏在那里的家族至宝的,有了这至宝,裴天庆就可以晋升大宗师,同时生机武魂。

    

    只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何走漏了风声,被白宇追上了。

    

    若不是凌天出现,裴家必将消失在南唐。

    

    “天庆,根据我们得到来的情报,冀州侯如今仍旧被围困在冀北的最后一座城池奉天城中。只不过,此时奉天城被匈族独有的诡阵所笼罩,城池的方圆千里尽是瘴气屏蔽,如今里面的情况到底如何,我们一无所知。”

    

    崔湛看向裴天庆,想了想,还是抿抿嘴道:“你确定,冀州侯,还活着么?’

    

    “我确定,我爹的命牌还在我手里,并没有碎裂掉。”

    

    裴天庆从怀中掏出一块已经满是裂纹的玉牌,眼眶通红道:“只不过,他好像受了很重的伤,我不许他死....”

    

    “大将军,我摘掉奉天城如今很是凶险,你让我带一万人冲进去,就一万人,我去救我爹!”

    

    裴天庆抬眼,看向凌天急道。

    

    “说什么浑话,一万人?给匈族塞牙缝都不够!”

    

    凌天横了一眼裴天庆,拄着沙盘,看着那奉天城沉思。

    

    这奉天城地形奇特,四面环山,绝对的易守难攻。

    

    而且,据说这奉天城在南唐未曾建立之时,就是前朝的军事重地,不但城池庞大,其内的阵法,也是极为强大,乃是冀北最难攻克的一个重地。

    

    冀州侯在连连败退之后,便率领最后的十万大军退入了这奉天城,固守待援。

    

    但是如今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谁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子。

    

    他自己,也已经排幻刺蜂王亲自去查探了。

    

    李青城,也带着斥候先行一步,如今还未回返。

    

    至于这奉天城,凌天是必须要拿下的,

    

    这周围阵法还在,瘴气也在,证明绝对有匈族的存在。

    

    而且这一个月来,他们势如破竹,一路上就没有碰到多少匈族,这一切的诡异现象,凌天都没有放松警惕。

    

    “没错,匈族和蛮族不同,他们不但强大,而且极其擅长征战,其中不乏诡计,我绝不相信,我们可以如此轻松的收复冀州。”

    

    “这奉天城,将会是一场大战。”

    

    “而且,还是很惨烈的,恶战!”

    

    崔湛站在凌天对面,看着那奉天城的虚影,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