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23章 踏平匈族
    “但是现在,我是大将军,我说不许动,就不许动!”

    

    凌天转身,手中握着组合剑,嘴角,紧紧的绷着。

    

    看着山下六十万大军被如此屠杀,凌天心中又气又悲。

    

    他难道就愿意这么看着匈族在面前猖狂么?

    

    不!

    

    他也恨不得现在就杀下去。

    

    但是,他心中有气。

    

    这些大军,如果在匈族入侵冀北的时候就出兵救援,也不会沦为这般结局。

    

    他们无辜,那么死在冀北大山中的无数兵士,还有那裴家上下七千多口人的性命,就不无辜么?

    

    只有这样。

    

    只有让他身后,那百万从为经历过战争杀戮的人族年轻后辈眼睁睁的见证战争的残酷,他们才会明白,这次来冀州,是会死人的。

    

    这就是战争的残酷,只有这样,才会让他们血性和战意彻底激发!

    

    经历过这一切,他们的战力,将会发生质变,再度暴涨!

    

    一切,也正如凌天所想象的那般。

    

    身后百万大军,面对着山下的炼狱一般的杀戮场,那血流成河的人间地狱般的场景,让他们一个个,都是紧紧握着手中的兵刃,牙齿咬的吱吱作响。

    

    不忍,愤怒,都化成了汹汹战意,汇聚在大军头顶,让凌天之前那凝成的大槊,越发凝实高大起来。

    

    犹如爆发前的豁然,和即将苏醒的雄狮巨龙,压抑着自己的汹汹热火。

    

    杀戮仍旧在继续。

    

    匈族的战力实在太强了,他们用够这战阵之威力,百人为团,或者十人为队,就好似无数个杀戮的磨盘,吞食着人族的生命,就算是法相后期的人族大宗师,也根本无法在匈族面前抵抗。

    

    最后,辛文礼,也死在了匈族的一个斗王手中。

    

    至此,六十万大军,不过在数个时辰之内,就被匈族所坑杀掉了。

    

    甚至,那为首的两个三阶斗王,都不曾出手。

    

    匈族大举的折损,也可以忽略不计。

    

    两边的差距,实在是太过巨大了。

    

    至于那赵无量,也死在乱军之中,被践踏成了肉泥,结束了他最为屈辱的一天。

    

    此时此刻,平遥城下,方圆数百里的土地,都已经被鲜血染红。

    

    到处都是被武技肆虐过的痕迹和人族的残肢断臂,场面,血腥到了极致。

    

    平遥城上,所有武者,都已经瘫软在地,根本无法自持。

    

    三十万匈族大军,此时虽然杀了六十万人族,但仍旧没有罢休的样子,不过,等他们将杀戮的目光看向平遥城时,却是赫然发现,在巨大平遥城之后,一根通天大槊冲霄凌天!

    

    那大槊的槊尖,仿佛有万千星辰凝聚!

    

    不过,整个大槊周围,从上到下,都环绕着一层赤红的炽热烈火。

    

    那火焰虽然是战意所凝,但却让他们感觉到了一股股莫名的热浪,从那大槊之下,席卷而来。

    

    犹如天下地上,唯有这一杆大槊,它立在那里,便可以保平遥不破一般。

    

    他们不知道,这大槊,是如何变得这般巨大的,感受着那让他们都无法忽视的强盛战意。

    

    一群匈族大军,也是面面相觑。

    

    或许,那大槊之下的人族大军,和刚刚被屠杀的那六十万人,并不一样。

    

    而且,他们也从未遇到过,拥有这般恐怖战意的人族大军。

    

    至少,在冀州之内。

    

    “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那两个斗王,也是感受到了那股好似火山一般即将爆发的气势。

    

    “我说过,这个人族凌天,非同一般。”

    

    “他的这一支大军,貌似很强!”

    

    那和凌天有过交锋的三阶斗王低声道。

    

    而此这般气势,也让平遥城上的武者,感受到了什么。

    

    他们纷纷回头放去,却是赫然发现,凌天和其身后的百万大军,此时此刻,全都悬浮而起,那鼓气势,就是从他们身上爆发出来的!

    

    凌天终于要出手了么!?

    

    “将士们,我乃人族凌天!”

    

    “告诉我,我们为何而战!”

    

    凌天手握长槊,槊锋之上,雷龙环绕,槊身之上,狱炎犼盘踞低吟。

    

    “为人族而战!”

    

    高山之上,百万大军,齐声怒吼。

    

    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怒火,紧握着手中兵刃,一起大喝。

    

    “战争杀戮,意味着死亡!告诉我,你们可畏死?!”

    

    凌天手中的大槊,缓缓举起。

    

    “不畏!”

    

    百万雄狮之上,那战意所化的大槊,开始徐徐旋转起来,其上的赤红豁然,开始将那天穹,都映照的通红一片。

    

    让所有人的脸上,都蒙上了一层火红的光影,好似烈火。

    

    “将士们,眼前的这些匈族,入侵我冀州之北,破我人族十五城!杀我人族无数!”

    

    “如今,在我等面前,残杀我人族大军六十万,该不该杀!?”

    

    凌天悬浮在高天之上,握着手中兵刃,大喝道。

    

    “该杀!”

    

    崔湛等人一众天骄,带头怒吼。

    

    “那就召唤出你们的战骑!”

    

    凌天手中长槊举起大手一挥,浑身鎏金,犹如金铸一般的小青,便出现在凌天胯下。

    

    巨大的金色羽翼扇动,掀起阵阵狂风。

    

    一声龙吟般的怒吼,更是让其气势,暴涨到了巅峰。

    

    而与此同时,凌天身后,百万人族大军,尽皆将自己的战骑召唤了出来。

    

    这些武者,都是来自九州各地的高手,拥有战骑,也是在情理之中、

    

    “抽出你们的兵刃!”

    

    凌天又是一声大喝。

    

    霎时间,一道道兵刃的光芒犹如漆黑的海洋之上泛起的银色浪花。

    

    那是刀枪剑戟的寒光,以及那无数器魂的颜色。

    

    而因为凌天那充满战意的呼喝,让百万大军的气势,都全部调动起来。

    

    此时此刻,那战意所化的大槊形态,已然暴涨到了巅峰状态,仿佛要撕裂苍穹。

    

    “拿起你们的兵刃,祭出你们的武魂,让这群匈族畜生尝尝,被虐杀的滋味!”

    

    凌天紧紧抿着嘴唇,盖上黑色的凶兽面甲,手中兵刃直指山下的匈族大军,浑身都在颤抖,怒吼震天。

    

    “和我凌天一起,踏平蛮族!”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