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22章凌天残忍?
    通敌卖国者,杀!

    

    临阵脱逃者,杀!

    

    “你不是说杀不得你么?”

    

    “你不是冀南的守护者么!?”

    

    “那就死在匈族之手,也算你,死得其所了!”

    

    凌天高举手中印玺,犹如战神,又好似地狱猎场的守护门神。

    

    他在这里,率领中州来的百万大军,将赵无量的六十万大军的撤退和逃跑路线,全部封死。

    

    前有如狼似虎的匈族大军,后有凌天的百万雄狮。

    

    平遥平阳的六十万大军,除了死战匈族,便是和同族刀兵相向。

    

    而两个选择,无论哪一个,都和送死,一样。

    

    “凌天,你好狠毒的心!”

    

    赵无量怒眼圆睁,眸子里,全都是血红。

    

    凌天将他逼入绝境了!

    

    他堂堂大将军,坐镇冀南数百年,赵家雄踞千年,何时想过,会有一天,以这种近乎屈辱的方式被杀?

    

    “我狠毒?”

    

    “如今异族大敌当前,你等身为南唐将士,当马革裹尸,万死不辞,我这是给你们名留青史的机会,怎么会是我狠毒?”

    

    “若是你不战而逃,一败万里,无数城池被异族践踏,千百万武者惨死在异族刀下,那不是狠毒?”

    

    “呵呵,赵无量,认命吧,若是你还有一点点人族武道的血性,就和那异族拼个你死我活!”

    

    “或者,你对我出手。”

    

    “你,敢么!”

    

    凌天弯起嘴角,不杀人,却诛心。

    

    “你,你!”

    

    赵无量心中已然崩溃,指着凌天,却是哑口无言。

    

    “哼,赵无量,你背信弃义,杀我鲜卑小王子白宇,今天,我要让你们人族全部为我族王子陪葬!”

    

    这时,北方那犹如黑海浪涛已经汹涌到了平遥大军之前。

    

    两只巨大的匈族斗王,汇合在一处,本体状态之下,然他们犹如两头夜空中索命的鬼鸟。

    

    两双血红的眼睛,满是愤怒的火焰。

    

    “不,不是我的人杀得,是他,是他凌天所杀!”

    

    “他是人族这一届龙门魁首,是人族第一天骄,你们杀了他,南唐都唾手可得?”

    

    “如果不然,你们匈族,迟早会被此人灭掉!”

    

    大军之上的赵无量好像想到了什么,赶紧转身,朝着那另个匈族斗王嘶吼。

    

    如果匈族不杀他,这或许是他唯一活命的机会。

    

    “大哥,那个人族,我之前见过,他曾经也承认,就是他杀了白宇王子!”

    

    “而且,他真的很强,如今,他挥下又有了如此庞大的军团,这等战意,可比赵无量之前的那个战意化形,强很多了。”

    

    这时,那两个三阶斗王之一,低声道。

    

    “哼,管他是什么人?我鲜卑部族白宇死在了人族之手,他人族就要被屠杀一空,才能赎罪!”

    

    “就算是他又百万大军又如何?在我三十万匈族勇士面前,不过是土鸡瓦狗,任由我们宰割!”

    

    “鲜卑部族的勇士们,举起你们手中的兵刃,杀光眼前所有的人族,用他们的鲜血,洗刷他们的肮脏,杀!”

    

    “杀,杀光人族!”

    

    “杀!”

    

    那斗王怒喝一声,根本不讲眼前那人族远超自己的人族大军,放在眼中,举起手中巨棍,便是率领大军冲杀而下!

    

    顷刻间,三十万匈族大军,犹如漆黑的海啸一一般,越过北方的山峦高峰,好似决堤的洪水猛兽,杀向下方的人族。

    

    在这如有洪流的冲击之下,那平遥城,就好似一个即将被冲击的小船,摇摇欲坠。

    

    平遥城内,数以百万计的人族武者,一个个心惊胆颤。

    

    虽然此时有人族大军在,但是匈族的血腥和杀戮,让他们从心底里,便是恐惧。

    

    多少年了,人族在匈族面前,大多只有被屠杀的份。

    

    更何况,眼前的这三十万匈族,还是八大王者部族之一。

    

    战力,更是强横!

    

    所以面对那涌入浪潮一般的匈族大军,平遥城内的人族武者,已然丧失了所有的信心。

    

    赵无量的六十万大军,面对匈族的奔袭,首当其冲。

    

    密密麻麻,犹如黑色怪鸟一般的匈族从天而降,初入六十万大军的战阵,人族几乎是毫无抵抗之力,顷刻间,防线就被击溃。

    

    经过凌天和那百万大军的诛心摧残,他们早已经斗志全无。

    

    如今,面对匈族寒凉的兵刃,只有死亡。

    

    看着那成片成片,犹如韭菜一般,被屠杀的人族武者,南方山脉之上,很多人中州武者,都是不忍在看下去了。

    

    步非烟飞过来,站在凌天身后,抿了抿嘴,还是开口道:“大将军,我们还不动手么?这样看着人族大军被屠杀,是不是有些太过残忍了。”

    

    其身后,张敛紫,步璇音等人,虽然未曾开口,但是从她们的脸上,也都是能看到不忍之色。

    

    她们有些无法理解凌天这中作壁上观的举动。

    

    “你觉得这很残忍是么?”

    

    凌天回身,看向步非烟,淡淡问道。

    

    “没错,我们可以即刻冲下去,击退匈族的,不是么?”步非烟挑眉,直视凌天的双目。

    

    “那我问你,如果是你,你自己身后,是你的亲人,是你的族人,是你门派的师兄弟姐妹,而你的面前,是穷凶极恶的敌人,即使你不是那些敌人的对手,你会如何选择?”

    

    凌天冷着脸,看着那怔在原地的步非烟。

    

    “我知道你已经有了答案,我可以替你说。

    

    你绝对不会退,你退,你的亲人,族人,都会死,所以你只能死战!”

    

    “那么如果,这六十万留着人族血液的兵士,当他自己身后城池内的武者为亲人,当平遥之后,冀南无数大小城池和宗门的千百万人族为族人至亲的话,他们就理应死战!”

    

    “这,还叫残忍么?”

    

    “他们被屠杀,是因为他们自己失去了信仰,失去了斗志!是他们自己弱小!”

    

    “怨不得别人!”

    

    步非烟眼神闪烁,不敢在和凌天对视,低语道:“但是我们本可以...”

    

    “够了!”

    

    凌天横了一眼步非烟,一声大喝,让身后众人浑身都是一颤。

    

    “你们有谁若是心中不忍,就把这怒气都给我攒起来,化成战意和斗志!”

    

    “看着下面这群匈族畜生是如何杀我人族的,一会儿,我给你们机会!”

    

    “让你们一口气杀个够,为我人族这六十万大军,为曾经无数死在匈族之后的人族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