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12章 凌天回营
    堂堂中州天骄,上一届战天榜上的公子,如今,却是以这般方式,被凌天生生捏爆,形神俱灭,当真是凄惨无比。

    

    恐怕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一生,会在到了冀州不久之后,便宣告终结。

    

    “人族,你未免也太放肆了!”

    

    “不过,你拥有这般实力,我鲜卑部族小王子,是不是被你所杀?”

    

    那斗王擦干嘴角的血迹,冷然看向凌天,却没有再次出手。

    

    他心中,已然忌惮。

    

    因为对方的这个人族,并没有全力出手。

    

    他,也未曾看透这人的真正战力。

    

    “呵呵,你是说白宇么?”

    

    “没错,他已经死在我手上了!”

    

    凌天目光睥睨,带着狞笑。

    

    “什么!?”

    

    “你当真杀了我鲜卑小王子,可恶!今天,我鲜卑部族三十万大军,必将让你似无葬身之地!”

    

    那斗王见凌天竟然直接承认了,当即惊怒不已。

    

    但是凭借他自己的力量,并不是凌天的对手。

    

    “哼,三十万鲜卑部族?我也正想将你们全部杀光呢,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的命,我先留着,想要报仇,尽管来平遥城寻我。”

    

    “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说罢,凌天冷哼一声,身影闪烁,便消失山林之间,再无生息。

    

    “该死!”

    

    “人族凌天杀我鲜卑王子,我部,将踏平人族城池,报仇雪恨!”

    

    “大军冲锋,直指平遥,杀!”

    

    那斗王大怒,华为百丈之大的本体,仰天嘶吼,声音在山峦间回响不绝,那十几万匈族更是拔地而起,化作一片黑色的乌云,遮天蔽日般向着平遥城方向奔袭而去。

    

    .....

    

    赵文卓是在钟离和伍云召率军出发的第八天后,才收到急报,得知二十万新兵,遭到鲜卑部族大军绞杀,近乎全军覆没的。

    

    在这一刻,赵文卓也无法接受这发生的一切。

    

    “这怎么可能,不是说好的,我们只是做做样子么,他鲜卑部族凭什么出手灭我大军!”

    

    赵文卓坐在大椅之上,完全无法相信。

    

    这二十万大军,可是赵家补充的新鲜血液,如今全军覆没,无疑是巨大的损失。

    

    “大将军,线报上还说,鲜卑部族兵分两路,在灭我人族大军之后,仍旧继续南下,直奔...直奔我平遥而来!”

    

    那赤红犹豫了一会,又抿抿嘴,小心翼翼道。

    

    “什么?奔我平遥而来?!”

    

    “你说的可是真的?”

    

    赵文卓大惊失色。

    

    “千真万确,貌似是因为我们人族的一个将军,将他们鲜卑部族小王子白宇给杀了,裴天庆也被人救走了,他们是来报仇的!”斥候伏地道。

    

    “有人杀了白宇?还救了裴天庆?”

    

    “这怎么可能?他的战力,就算是我遇上,也根本没有把握,大军之中,有谁能有这般战力,击杀白宇?”

    

    赵文卓连连摇头,在大帐内来回踱步,最后大手一挥道:“你速速前往平阳大营,将这一切情报告知我叔叔,让他即刻派大军前来支援。”

    

    “遵命。”

    

    那斥候,如蒙大赦,匆匆退了出去。

    

    想了片刻,赵文卓便出了大帐,直奔辛文礼大帐而去。

    

    ....

    

    三天后,钟离和刑飞扬等人,是最先逃回到平遥大营的。

    

    当辛文礼看到那狼狈不堪的几人,也是惊诧连连。

    

    二十万大军出营,如今,就只剩下了五人回来?

    

    “钟离,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我得到线报,说是有人杀了鲜卑王子白宇,才惹得那匈族大军直奔我平遥而来?”

    

    钟离等人进入大帐,赵文卓便等不及直接呵斥道。

    

    “什么,谁杀了白宇?”

    

    钟离自然是哑口无言。

    

    “我根本就没见到什么白宇,不是我杀的!”钟离也羞怒不已道。

    

    如今大败而回,他的名声,已经彻底毁于一旦了。

    

    “不是你杀的,那大军之中,还能有谁杀了白宇,而且,连那裴天庆,都是被人救走了!”

    

    赵文卓蹙眉道。

    

    “不是我,会不会是伍云召?”

    

    钟离眼睛一转,挑眉道、

    

    “伍云召?就他那个实力,怎么可能是白宇的对手?”

    

    “如今,他那一支大军已经全军覆没,伍云召,已然被杀了。”

    

    赵文卓冷哼一声,极为不屑,“伍云召,就是个废物,在遇到匈族大军的瞬间,就直接逃了。”

    

    “那会是谁?”

    

    钟离也完全不明所以了。

    

    “我知道了!大将军,我们这一支大军,打过一次胜仗,全歼过数万蛮族!”

    

    这时,刑飞扬忽然道。

    

    其他人,也都跟着眼睛一亮,崇奉急道:“没错,一定是那霍去病!”

    

    “霍去病当作先锋,先行前往小雁关,但是在距离小雁关前两千里的地方,他们以几乎没有折损的战绩,歼灭过数万蛮族,我们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轻敌,最后被匈奴所灭!一定是那霍去病杀了白宇,才惹怒了鲜卑匈族!”

    

    赵文卓蹙眉:“什么?霍去病,怎么可能,他算什么东西,能杀白宇?”

    

    “我觉得崇奉说的不无道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可能了。”

    

    钟离冷笑一声道:“你一开始,不也觉得这霍去病来历神秘么,如今他故意挑起我们平遥和鲜卑部族之间的战争,得利的,又会是谁?”

    

    “而且,你也说了,裴天庆已经被救了,这不说明,那霍去病,就是冀州侯的人么?”

    

    “如此,他可能用了什么特殊手段,杀了白宇,也是不无可能!”

    

    赵文卓坐在主位之上,“有道理。”

    

    一旁的辛文礼,一直冷眼旁观,此时却突然开口道:“与其在这里胡乱猜侧,不如等那霍去病带兵回来,一问便知。”

    

    “当然,前提是他会回来!”

    

    钟离嗤笑一声,“辛大将军,你是在开玩笑么,他是冀州侯的人,他已经杀了白宇,毒计得逞,怎么可能会回来?”

    

    “大将军,霍将军率领两万新兵,回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大帐外忽然响起一声惊呼,让钟离的冷笑,戛然而止。

    

    这下,彻底打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