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05章鱼儿已上钩
    轰!

    

    轰!

    

    凌天面色蓦然,在体内那血脉中涌出力量之下,森然无情,此刻看着那白宇惨嚎,凌天心神坚硬如同烈火,没有产生半点波动。

    

    棍影如风,气劲勃发,纵横肆虐,直欲轰碎天地。

    

    看着那山峰之上,宛若火焰魔鬼一般的男子,无数匈族战士,都是露出恐惧之色,甚至在其身后的裴天庆,此时看向凌天,心中也是生出一股极致忌惮的心绪来。

    

    这凌天,太强了。

    

    最后一棍轰出,早已死透的白宇,在空中,身影就被彻底击碎,漫天黑色血雨飘洒。

    

    而其中,倒是有着一个黑色八角晶石,也从其体内掉落。

    

    凌天挑眉,伸手一招,便是将其摄了回来。

    

    来不及细看,凌天拉起身后的裴天庆,仰天一声大笑,充满了挑衅。

    

    “哈哈,你族大将,已被我斩杀,匈族部落,不过如此,若是想报仇,我随时奉陪!”

    

    话音落下,凌天的身影,便是化作一道红芒,朝着南方天际,疾驰而去。

    

    “吼吼!他杀了小王子,我们必须报仇!”

    

    “若是不杀了这人族,大王必将我们尽数杀死!”

    

    “追,不杀此人族,誓不罢休!”

    

    那漫山遍野,缓过神来的匈族大军,此时一个个爬起,仰天怒吼着朝着凌天逃遁的方向,便追了上去。

    

    那场景极其壮观。

    

    纵横山野,足有数万规模的匈族大军,犹如蝗中一般,朝着北方疾驰。

    

    铺天盖地,险些阵阵黑风。

    

    甚至让他裴天庆挥下的逃兵,都惊诧不已。

    

    那个陌生人族的出现,貌似不仅仅是将他们的世子给救了...

    

    ....

    

    “啧,嘶,霍兄出去多久了了,怎么还不回来?”

    

    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坐在山坳里,百无聊赖的易中天扣着牙花子望着那漫天的星辰发呆。

    

    瞬间已经过去数个个时辰了。

    

    但是如今,仍旧没有霍去病的任何消息。

    

    甚至,周围静谧的可怕。

    

    那漫天的星辰,好似从未变化一般,就悬停在哪里。好像是无数双闪亮的瞳孔一般,注视着自己。

    

    “嘶,怎么感觉,乖乖的。”

    

    易中天也忽然间觉察出了什么,当即飞掠到一块巨石之上,举目四望,发现除了两侧隐隐暴露的大军气息外,周围竟然连一只鸟叫的声音,都没有!

    

    “不好,这貌似是阵法!”

    

    “难不成,我着了道了!?”

    

    嘀咕一声,易中天也是心中一凉。

    

    当即从背后卸下一把用兽皮团团包裹着的长剑,剑刃出鞘,寒光四射。

    

    虽然这长剑看起来品阶还是地器,但却是透着一股神秘而且强横的气息。

    

    不仅如此,易中天还是觉得心中不安,他双肩一震,周身光影闪烁,那普通的战甲,便北一套青蓝色微光战甲所取代。

    

    这蓝色战甲虽然没有北铭刻的痕迹,但是其上花纹秀美,制作极其精良。

    

    唰!

    

    而后,一道湛蓝光芒,又是从易中天的背后升起,那赫然是一道旋转着的,只有巴掌大小的圆盘。

    

    看上去,竟然像是一件品质不错的四阶灵宝!

    

    祭出如此多的宝贝,易中天的脸上,这才变得轻松起来。

    

    嗡!

    

    但是仅仅过去了一瞬,易中天便赫然发现头顶悬浮着的罗盘形灵宝疯狂旋转,而且嗡鸣不断。

    

    “果然是阵法!”

    

    易中天惊呼一声。

    

    他的这件驱邪罗盘,才是四阶灵宝,专治天下邪崇鬼魅,而且对阵法机关,极其敏感。

    

    如今这罗盘异动,就是发现周围又被阵法控制的痕迹!

    

    当即,易中天脸色大变,抽出宝剑,便要冲天而起!

    

    虽然凌天告诫过他,要他埋伏在这个地方。

    

    但这诡异阵法的出现,却是让他心中不安,此时也不管什么埋伏不埋伏了,就要杀出去。

    

    “哗!”

    

    但就在这时,一道破空声,陡然从天空中响起。

    

    只见那天穹都好似要裂开了一般,下一刻,一道光芒,犹如火红的闪电,一闪而过。

    

    速度,快到了极致。

    

    甚至,没有多少人看的清,那到底是什么。

    

    易中天同样是惊诧,但他手中长剑刚横在身前,以备不测,肩膀,便是被猛然拍了一下。

    

    “中天!”

    

    “谁!”

    

    易中天一蹦三尺高,吓的三魂都丢了一魂,想也不想,便回身一剑斩了过去。

    

    “铮!”

    

    但是在以往那无坚不摧,极为锋利的寒光长剑,此时却倏然停了下来。

    

    再难寸进。

    

    易中天的视线渐渐聚焦,却是赫然发现。

    

    那剑身,竟然被人用两根手指,死死夹住,

    

    仍有他自己如何催动元气,供给能量,但是那长剑就好似嵌入了石缝中一般,定格在那里。

    

    骇然中,易中天豁然抬首,映入眼帘的,却是那一张极其平凡的面孔。

    

    “霍兄!?你,你回来了!?”易中天怔然道。

    

    “呵呵,钓上了鱼,当然要回来了。”

    

    凌天松开易中天的长剑,笑道:“你这么紧张作甚?”

    

    “我...”

    

    易中天刚想解释,却是赫然发现,凌天的身后,竟然还有一个人!

    

    此时那人落在地上,直接瘫倒再次,吞下一大瓶丹药,便开始盘膝疗起伤来。

    

    “霍兄,这,这是谁?你钓鱼,莫非就是杀?”

    

    易中天讶然道。

    

    “呵呵,当然不是,他是冀州侯世子裴天庆!”凌天摇摇头,笑道。

    

    “神马?冀州侯世子裴天庆?他怎么...怎么被你给带到这来了?”

    

    “呵呵,这些你一会儿再问,也不迟。看你已经准备好了,抓紧一些,准备杀敌吧!”

    

    凌天不置可否,站在巨石上,负手笑道。

    

    “杀敌?敌人在哪?”易中天脸色瞬间冷峻下来,循着凌天的目光看去。

    

    “近在眼前!!”

    

    凌天声音落下,手指便抬起,直指那两侧山脉中间上空的星空。

    

    唰唰唰!

    

    果然,就在下一瞬间,天空中无数到漆黑的裂痕,被撕裂开来。

    

    而后,从其中飞进来无数一人大小的妖兽模样的怪物!

    

    这些怪物全都生着一对儿羽翼,形似乌鸦,又类似黑色蝙蝠!

    

    但是这些怪物一出现在山脉之中,整个速度便骤然下降,好似被什么束缚住了一般,甚至连其身上的气息,都弱了不只一星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