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02章鲜卑王白宇 凌天降临【四更】
    飞雁山。

    

    这里是距离小雁关千里距离的小型山脉,属于雁山分支。

    

    但往日丛林茂密,妖兽遍布的飞雁山,此时却是不见任何妖兽的踪迹。

    

    甚至那深邃的丛林,此时都在被烈火,渐渐席卷焚烧。

    

    半边天空,已然被冲天的火光所映衬的通红一片,无数的桀桀怪叫之声混着那惨叫丝毫,此起彼伏。

    

    不断有裹着元气光芒的人族武者从小雁关的方向疯狂逃窜,但是都陆续被一个个黑影所追上,随后便惨叫着,混着血水,从天而降。

    

    “小将军,我们的大军已经被打散了!你赶紧走吧,我们抵挡不了的,我们不能让你也死在这里啊!”

    

    飞雁山巅,一群身着破碎战甲的人族武者,浑身是伤,鲜血淋漓,他们提着兵刃,簇拥着一个手擎双锤,双目湛蓝的年轻武将。

    

    这武将一身银白战甲,战甲胸口处,有一道深深的刀痕,深可见骨。

    

    但是,这看起年纪不过是六七岁的小将却没有一丝痛苦之色,他微眯的双眼,死死的看着小雁关的方向。

    

    双臂上流淌下来的鲜血,沾满了双锤。

    

    充满了肃杀而悲壮的气息。

    

    “不,我不能走,不能撤。父亲让我驻守小雁关,我不能就这么败了,我不服!”

    

    “平遥大营那里,援军还没有消息么?”

    

    这小将问道。

    

    “没有。世子你就别指望那赵无量能来就我们了,不可能的。他恨不得我们全军覆没才好!”

    

    身后,有武将泣声怒道。

    

    “马德,他们都是蠢货么。我们小雁关失手了,下一刻,就是他的平遥城!”

    

    小将气的怒吼连连,“你们听令,赶紧给我走,能逃多少是多少,你们去聚拢残军,以图夺回小雁关,实在不行,就去寻我爹!”

    

    “不,世子,您是侯爷的独子,是裴家独苗,我们就算是全部战死,也绝对不会抛弃世子的!”

    

    “对,世子,该走的是你,你赶紧跑吧,我们誓死抵挡鲜卑部的追杀!”

    

    几个老将急道。

    

    “哈哈哈,抵挡我鲜卑部?你们也配?”

    

    正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大笑。

    

    笑声之中,充满了嚣张至极的蔑视之意。

    

    一众人族武将骇然看去,却是发现,从那漫天的火光中,突然冲出来大片的黑色光影。

    

    那光影,足有数千之多。

    

    为首者,身背一对儿巨大的黑色羽翼,速度极快,笑声未落,眨眼间,便是飞临到了众人上空。

    

    “鲜卑小王子,白宇!”

    

    山顶之上的小将紧握大锤,吱吱作响,一双蓝目,怒视这那到黑影。

    

    “哈哈,怎么,裴世子,别来无恙,还想跑么?”

    

    那身影之上黑雾散去,羽翼张开,却是露出一个身着黑色兽皮,裸露着大片黝黑肌肉的人形匈族。

    

    此时,这匈族手中擎着一杆漆黑的掩月长刀,俯视着下方的数百武将。

    

    仿佛,是在看着一群就要被碾死的蚂蚁一般。

    

    “跑?我裴天庆绝不会逃?你不是想杀我么,好啊,我给你机会,下来一战!”

    

    小将举起大锤怒道。

    

    “哼,想杀我们世子,还要问问我等答应不答应,列阵,保护世子!”

    

    霎时间,小将身后的数百法相宗师纷纷飞起,在小将身前震列开来,气息升腾,相互勾连,竟然凝成大势,气势攀升。

    

    上百法相大宗师列阵,爆发出了媲美元神大能的气息。

    

    “呵呵,人族战阵,不过如此,给破杀了他们!”

    

    那天空中的鲜卑王子轻蔑的挥了挥手。

    

    霎时间,身后数千身背羽翼的黑影,便如乌鸦一般席卷而过,俯冲向那战阵。一时间,元气爆裂,武技光芒四射,刀枪之声,不绝于耳。

    

    轰鸣阵阵,仿佛雷动。

    

    但不小半盏茶的时间,上百人族法相,便一个个的从空中跌落,死伤殆尽。

    

    “白宇,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

    

    小将看着那人族武将一个个惨烈战死,怒气填膺,平地暴起,擎锤便杀了上去。

    

    “呵呵,就凭你?”

    

    空中,鲜卑小王子一声冷笑,背后羽翼孟振,顿时无数黑色翎羽如刀,剐裂而下,所过之处,那些还在抵抗的人族武将,便纷纷被斩成碎肉。

    

    旋即,那白宇一声狞笑,擎着长刀般从天而降,一刀凝成百丈刀锋,斩向那冲略而来的小将。

    

    “铛!”

    

    一声炸响,小将双臂震颤,从天震落。

    

    “噗!”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小将伤上加伤。

    

    “裴天庆,我说过,你和我白宇斗,还不配!”

    

    “你若是晋升到了法相境界,或许还有可能。”

    

    “但是现在,我杀你,不过是在反手之间!”

    

    天空中,白宇强行压制着长刀之内暴揍的能量,以及不住颤抖的双臂,冷笑道。

    

    虽然他看上去完胜小将,但是刚才那一锤之上蕴含的强横能量,还是让他心中颇为恼怒。

    

    他说的并没有错。

    

    如今的小将,不过是金身巅峰修为,但是所爆发出来的战力,却是已经媲美寻常元神了。

    

    这等战力,相当恐怖。

    

    若不是他在半个月之前晋升一阶斗王,还真的拿裴天庆没有办法。

    

    “可恶,白宇,我要是进阶法相,必然将你轰成肉饼。”

    

    裴天庆提着大锤,忍着浑身剧痛,艰难起身。

    

    “哈哈,进阶?你没有机会了。”

    

    “啧啧,你看看这大好山河,让你父子经营了这么多年,如今还不是任由我匈族百万族人肆意践踏?”

    

    “你人族,就是废物!”

    

    “我会割下你的头颅,悬挂在我鲜卑王旗之上,让你亲眼看着你冀州被灭。看着你无数人族,血流成河!”

    

    “哈哈,期不期待?”

    

    白宇擎刀大笑。

    

    “笑话!我人族勇者无尽,岂会容你匈族践踏,你等着吧,很快,我人族便会杀尽你匈族蛮野,我会见证那一天的!”

    

    “不要以为我裴天庆不敌,你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别我厉害的,比比皆是。到时候,你比死无疑!哈哈哈!”

    

    裴天庆擎锤大笑。

    

    “哼,妄想!你人族武者,有能打的么?”

    

    “是那赵文卓?还是那兖州世子罗子珺?”

    

    “现在,你已经死到临头了,看来你仍旧冥顽不灵,那我也只好将你就地斩杀了!”

    

    说罢,白宇不想在等,刀锋之上,黑色的气旋暴涨,擎起刀锋,再次骇然斩下。

    

    这一刀,竟然比之刚才的一刀,还要猛烈霸道。

    

    撕裂空间,暴风骤起,甚至让裴天庆脚下的山峰,都在颤栗。

    

    “死吧!”

    

    白宇漆黑的脸上扬着狰狞笑意。

    

    只要这一刀斩下,裴天庆,必死无疑!

    

    “哗!”

    

    但就在这是,一道破空声,突然从天际暴起,犹如九天炸雷,山峦震悚,风火惊颤。

    

    “铛!”

    

    旋即,一道黑红的棍影,突然犹如闪电一般飞掠而至,震荡在那白宇就要斩落的刀锋之上。

    

    “嗡!”

    

    嗡鸣一般,席卷百里。

    

    闻者,尽皆振聋发聩,从天跌落。

    

    “呵呵,想杀我人族战将,得先问问我,允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