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00章 开拔
    一时间,斗志全无,就好像,那匈族是不可战胜一般。

    

    “大将军,为何我们要驰援小雁关?固守冀南不行么?”

    

    刑飞扬道。

    

    “唇亡齿寒,小雁关地势凶险,易守难攻,而是平遥之北最后一道屏障,若是失守,匈族便可长驱直入,一马平川,届时,平遥更守不住。”

    

    这时,凌天坐在那里,忍不住淡淡道。

    

    他只是下意识的开口,却忘了场合。

    

    “呵呵,你一个乡野武者,懂的什么叫唇亡齿寒?大将军还未说话,哪有你说话的份?”

    

    刑飞扬脸色一红,低声喝道。

    

    凌天抿抿嘴,摇头没有再说。

    

    钟离也蹙眉看了凌天一眼,“小雁关不过是一个关隘,算不上什么最后一道屏障,驰援小雁关也是因为冀北大军连连求援,我们不得不出兵驰援。”

    

    “所以,军令不可违,我们二十万大军领命驰援便是了。”

    

    崇奉蹙眉道:“那让我们何时出兵?”

    

    “今天晚上,即刻出兵!”钟离淡淡道。

    

    “什么?今天晚上?这也太着急了吧?”刑飞扬起身惊诧不已。

    

    “兵贵神速,大将军让我等五日内赶到小雁关,我们本可以用四天时间赶到。”

    

    钟离神秘不已,把玩着腰间剑柄道:“但是,我觉得必须要让一支先锋先行,抢在我们大军赶到之前,抵达小雁关,这一场硬仗,我钟离必须要胜过那伍云召,所以,我想派一个将军,统领先锋。”

    

    “哦,大将军的意思,是今天晚上,让两万新兵先行前往小雁关,随后我们再出发?”崇奉松了一口气。

    

    “没错。”

    

    “那,派谁去?”刑飞扬咳了一声,靠坐在大椅上。

    

    目光,却是不去看钟离。

    

    其他将军,也都是闭口不言,双眼观鼻。

    

    谁都知道,这两万先锋,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谁知道雁山境内是什么战况。

    

    两万人,可能连水花,都掀不起来。

    

    “有没有将军主动请缨的?若是没有,那我就自行安排了。”

    

    钟离看过去,目光却是停留在了凌天身上。

    

    其他人没有说话,钟离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扬,“霍将军,就由你,率领两万大军,作为先锋,先行驰援小雁关,如何?”

    

    “大将军,这不妥吧?霍将军如今身受重伤,他应该养伤,怎能做先锋,即刻出兵?”

    

    易中天起身惊道。

    

    “易中天,你坐下!现在还不轮不着你说话!”

    

    刑飞扬大喝一声,随后看向凌天;“呵呵,霍乃是我们新军将军中,战力最高的,这先锋之责,非他莫属!”

    

    “末将也觉得,霍将军,是最合适的人选。”

    

    崇奉眼睛一转,也附和道。

    

    “你们!”

    

    易中天眼睛瞪的很大,咬牙切齿。

    

    这群人,也太不要脸了。

    

    “呵呵,既然大将军如此信任,那好,末将领命便是!”

    

    不料,凌天却是忽然起身,直接领命了。

    

    这倒是,让其他人,始料未及。

    

    这明显是针对他。

    

    “霍兄,你疯了不成?”易中天蹙眉,看向那钟离,“大将军,让霍兄养伤,我带两万新军作先锋!”

    

    “易中天,坐下,我是你的将军,这里,没有你说话的资格!”

    

    凌天起身,拱手看向那钟离,“霍去病愿做先锋,驰援小雁关!”

    

    “呵呵,好,霍将军气概,让钟某佩服,既然这样,你即刻点兵,准备拔营出发吧!”

    

    钟离起身,负手笑道。

    

    “是!”

    

    凌天转身,给易中天一个眼色,两人便出了大帐。

    

    刑飞扬等人对视一眼,都是禁不住冷笑。

    

    “大将军,我们这次,究竟要不要和匈族厮杀?”崇奉忽然问道。

    

    “厮杀?你能打得过匈族战将?”

    

    钟离反问,崇奉哑口无言。

    

    “现在,还不到时候,出兵驰援,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想要杀敌立功?”

    

    钟离摇头,“你们想多了。”

    

    “那霍去病的两万新兵...”

    

    “是有人要他死罢了。”

    

    .....

    

    “他们想让你送死啊霍兄,你是不是傻了,这你也敢领命?”

    

    出了中军大营,易中天拉住凌天,急出火了。

    

    “不然呢,我说过,我不死,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与其唯唯诺诺,贪生怕死,还不如直接领命做先锋,反正,我不惧便是。”

    

    “你,难道怕死?怕死,你可以留下。”

    

    凌天摇摇头。

    

    “你说什么?我怕死?我易中天可不怕死,不就是匈族么,我早就想更他们杀一场了。就是你的伤,我很担心。”

    

    易中天看着凌天脸色惨白的样子,忧心忡忡道。

    

    “我,不用担心我。”

    

    “我会让他们大失所望的。你等着杀敌便是了。”

    

    凌天回身,拍了拍易中天的肩膀,身上的虚弱气息,顷刻间一扫而空,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他的眼前。

    

    “霍兄...你...你没事了?”

    

    .....

    

    新军营地。

    

    凌天的两万大军,就驻扎在答应边缘。

    

    他站在营地前,看着这一群毫无斗志,甚至看向自己,都有些目带怨恨的目光,也是无奈摇头。

    

    这些人,帮不上什么忙。

    

    整个冀南的大军,太烂了。

    

    可惜了这两万多金身武者。

    

    “诸位,我知道你们心中有怨,分到了我霍去病的帐下。”

    

    “今天,我们作为先锋,四天后,就能抵达小雁关。在旁人眼中,我们必死无疑。”

    

    “但是,你们要相信我,相信我霍去病,你要你们对我言听计从,令行禁止。”

    

    “我就保证你们,会平安无恙的,安然凯旋。”

    

    凌天拄着长枪喝道。

    

    声音,传遍大营。

    

    兵士们面面相觑,虽然心中不信,但也安定了不少,似乎,凌天的声音,自带着一股战意。

    

    让人心中,隐隐沸腾。

    

    “嗤,真是可笑,他霍去病,哪来的自信?凯旋?”

    

    远处,伍云召和钟离还有赵文卓站在一起,看着凌天率领大军,冲天而去,不仅耻笑一声道。

    

    “井底之蛙罢了,等他们见到了匈族,也就任由宰割了。走吧,喝酒去,四天后,你等着收尸便是了。”

    

    赵文卓耸耸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