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98章 匈族八部族 鲜卑王子
    点将台上,只剩下那钟离,他却是居高临下的瞄了一眼凌天,旋即摇摇头,便也带着那四人离开了。

    

    “呼!”

    

    凌天装模作样的一晃,就要倒下。

    

    毕竟,和刘黑闼一战要是不受些伤的话,也太奇怪了。

    

    “霍兄!”

    

    易中天见状,赶紧将凌天搀扶起来,向着那营帐而去。

    

    .....

    

    从辛文礼的大帐中出来,赵文卓,便接去了伍云召的营帐。

    

    一入帐,伍云召,便急不可耐的起身,破口大喝。

    

    “文卓兄,这口恶气,我绝对咽不下去,马德,他今天又杀了我表哥,我非杀了他不可!”

    

    赵文卓冷笑一声,走到帐内正中坐下,“云召兄稍安勿躁,你想杀他,我何尝不想?”

    

    “这小子来历有些神秘,他拥有虚相法决,绝对不会是来自云州的武者!”

    

    伍云召眉头一蹙:“什么意思?”

    

    “虚相法决都是脱胎于匈族战决,所以,他必然是兖冀两州出身的武者,所以,我怀疑,他是冀州侯的人!”

    

    赵文卓冷哼道。

    

    “冀州侯,裴家的人,可能么?”

    

    伍云召眼睛一转,也是倒吸了一口气。

    

    “怎么不可能,你有所不知,在前几日,我平阳赵家一脉,被人灭门了,不仅如此,连我赵家的首席供奉欧德玄还有我三弟赵文瑄,都惨遭毒手!而且,还没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赵文卓双拳紧握,恶狠狠道。

    

    “什么?还有这等事!”

    

    “欧老可是元神大能,谁能杀的了他,还是在毫无痕迹之下。”

    

    伍云召眉头一挑,也是有些不信。

    

    “哼,我也是刚知道,但是我却实在想不到,是谁,会对我赵家出手,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是对我赵家蓄谋已久的,结合今天这霍去病,不得不让我怀疑那冀州侯。”

    

    “你说,在这冀州,谁会恨我赵家入骨?”

    

    赵文卓问道。

    

    “嘶,如此说来,那冀州侯倒是有充分的动机。但如果真是如此,那还等什么?直接将那霍去病直接杀了便可啊!”伍云召急道。

    

    “呵呵,不着急。我倒是现在就杀了他,但是别忘了,这平遥大军,还是辛文礼是主将,在我未掌大权之前,还不能做的太难看,不然,必然人心不服。”

    

    赵文卓道。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伍云召两手一摊。

    

    “呵呵,云召兄别急,想要弄死那霍去病,办法很多。我们已经得到绝对可靠的线报,九州侯大军,如今已经连连败退,几近我冀南地域,呵呵,不仅如此,冀州侯世子裴天庆率领的一支大军,已经败退到了我平遥城北万里外的九连山!”

    

    赵文卓冷冷一笑道。

    

    “什么,已经快败退到平遥了么?”伍云召一惊,而后道:“那你的意思是?”

    

    “呵呵,追杀裴天庆的那一支匈族部落,乃是匈族八大王级部落之一的鲜卑部,领兵者,更是鲜卑部族的小王子白宇!”

    

    “如今,辛文礼被迫,不得已要出兵驰援...”

    

    赵文卓搓搓手道。

    

    “什么?驰援他裴天庆作甚?而且,那鲜卑部落,可是西匈族四大部落之一,那白宇更是成名已久,战力强横!”

    

    伍云召急道。

    

    “呵呵,没办法,还不是因为那辛文礼并非我赵家之人么,他本就是肃王派来牵制我赵家的,而且此人心思难测,我有无法违抗。”

    

    “但派谁去,可是说说的算。你也知道,那鲜卑部族和白宇的实力,除非我和辛文礼同领大军而去,否则...不过是做做样子,免得落人口舌罢了。”

    

    赵文桌摇摇头。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借刀杀人么。”

    

    伍云召眼睛一亮,“这样也好,你把我也派过去,我不用别人杀他,我要在乱军之中,亲手将其斩杀。”

    

    “哈哈,如此甚好,我和辛文礼都不能前往,所以,这次,我就派你和钟离,率领二十万新兵过去。”

    

    “当然,除去那霍去病不过是小事。虽然这次驰援,是做做样子,但也是你来冀州的第一战,能杀多少匈族,就看你们各自的本事了。”

    

    赵文卓起身道。

    

    “哼,等着瞧好了!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伍云召的厉害!”

    

    伍云召站在营帐前,豪气干云。

    

    ...

    

    平遥新军大营,十大将军帐。

    

    凌天躺在床榻上,被易中天灌进了一大瓶的疗伤丹药。

    

    要不是凌天体内有剑影驱除丹毒,这一瓶子药换做旁人,非被这易中天毒个好歹不可。

    

    但凌天也没说什么,易中天脸上的关切之色,让凌天还是很欣慰的。

    

    在这冰冷的平遥大营里,恐怕如今只有这易中天敢拿他当朋友了。

    

    毕竟先得罪了伍云召,后有恶了赵文卓,如今的他,就是一个眼中钉肉中刺,虽然如今位列新军十将军之一,但谁都明白,他活不长的。

    

    “我等,参见将军!”

    

    这时,大帐掀开,五个人从外鱼贯而入。

    

    凌天躺在床榻上,斜了一眼,见这五个人,其中一个是法相中期武者,其他四人,都是法相初期。

    

    正是他这两万人中的大小统领。

    

    这四人年纪都不小了,并不是天骄后辈。

    

    此时见了凌天,嘴上说是参见,但是脸上,却不见多少恭谨失色,甚至,还带着失望之色。

    

    被分给了凌天,让他们好生郁闷。

    

    虽然这霍去病战力强横,但是如今还有那往后绝对会被针对,跟着他,能有好果子吃么。

    

    “起来吧,日后,你们便是我的手下,放心,只要听从军令,我保证你们拿军功拿到手软,咳咳咳...”

    

    凌天摆摆手道。

    

    五人面面相觑,都是撇撇嘴,那为首的法相中期武者起身道:“末将赵鑫,若将军无事吩咐,那末将告退了。”

    

    “嗯,下去巡视军营吧。”

    

    凌天也懒得和他们废话。

    

    剩下的四人,也都没有自己介绍,一起出去了。

    

    “切,看他们那口是心非,一副死了爹的样子,也配入营参军!”

    

    易中天啐了一口道。

    

    “怨不得他们,其实,中天,你最好也别跟着我。”凌天摇摇头。

    

    “嗯?这是为何?不跟你,你让我们跟着那四个白眼狼?”易中天翻了个白眼。

    

    “唉,,不除掉我,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就不信,他们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放心,我就在你旁边守着,看看谁敢来!”易中天梗着脖子,毫无惧色道。

    

    “除掉我的办法很多,很快的,等着吧。”

    

    凌天话音落下,大帐再次被掀起,来人,正是那蓝缨,“易中天,霍去病,大将军让你们过去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