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97章 凌天获胜 暗流已起
    与此同时,一股暴虐强横气息冲天而起,吸引无数目光凝聚而来,流露出震撼之色。

    

    血色眼眸,在血光映衬之下,凌天形体暴涨,衣衫舞动,宛若血铠战将。

    

    暴虐大势瞬间生成。

    

    凌天此刻的变化落入众人眼中,顿时使得他们眼皮狠狠一跳!

    

    虚相!

    

    居然又是虚相之力!

    

    “嘶,没想到这霍去病,竟然也拥有脱胎于战决的虚相法决,而且,比刘黑闼的那个,居然还要胜出一线!”

    

    “胜负犹未可知了!”

    

    此时此刻,那些将军们,目光深处竟是流露出一丝羡慕之色。

    

    他们驻扎在这边疆,时常都能够看到匈族施展了战决之后的强大,也见识过那些人族武者拥有虚相,甚至相位法决之后的恐怖。

    

    这东西,对于他们来说,不亚于一个极为珍稀的灵宝,或者是珍贵的功法。

    

    一个完全可以让他们超脱同阶武者存在的东西。

    

    此时此刻,他们目光落在凌天身上,便是压抑不住的火热。

    

    凌天原本展现出来的,就是法相巅峰战力,施展这虚相之后,足以成为元神之下第一人!

    

    无论是那些老将军,还是新兵将军们,此时目光扫去顿时多了几分复杂之色,羡慕、嫉妒尽皆有之。

    

    其中,更为惊恐的,还是刘黑闼自己。

    

    他手中的刀锋已经斩下。

    

    但是,此时凌天渐渐升起的大势,却是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不行,这人必须死!

    

    不能留!

    

    已经来不及反应了。

    

    凌天擎枪而出,枪芒和那刀气,再次于空中对撼。

    

    轰!

    

    冲击散尽,刘黑闼抵挡,巨响中面色陡然发白,继而身影暴退,眼中流露骇然。

    

    这霍去病此刻展露出来的战力,竟是完全将他压在下风。这般发现,顿时让刘黑闼心中惊怒无比。

    

    他堂堂法相巅峰大宗师,参军多年,施展虚相法决之后,如今居然被一名新入军营后辈压在下风,这让刘黑闼心中生出无尽暴怒之意,所以此刻他低吼一声,身影瞬间化为一道虚影向凌天扑去。

    

    三招已经过来,刘黑闼,如今已经藐视军规了。

    

    两人尽皆展露出强所未有的强横,举手投足威能强横无匹,此刻悍然战成一团,手段狠辣搏杀,毫无半点留手,强横散逸气劲只将那擂台禁制冲击的明灭不定。

    

    如此凶悍对战瞬间震撼二十万新兵,此刻目光死死落在两人战场之上,忍不住暗自咽了一口吐沫。如是换了他们上去,恐怕瞬间就会被两人之间纵横的气劲绞杀,形神俱灭。

    

    甚至,他们已经忘了,这考核,只要三招便可以了。

    

    轰!

    

    战场中突然爆发一声巨响,继而势均力敌局面瞬间瓦解。凌天面色冷漠一拳轰出直中刘黑闼胸口,顿时有那密密麻麻令人头皮发麻的骨骼碎裂声从中传出。

    

    噗!

    

    鲜血喷出,甚至夹杂内脏碎片,只一拳,那刘黑闼已经被彻底重创。

    

    但此刻凌天心中杀机涌动,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一拳轰出尚未回旋便是伸展四指并列如刀,如刀锋一般凶悍下滑。

    

    此时,那落败的刘黑闼瞪大了眼睛,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充斥刘黑闼心头。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有一日会落得这般下场。

    

    而且从凌天冷漠毫无温度的眼睛肿,他感受到的只有纯粹杀机。

    

    这霍去病,竟然要杀死他!

    

    刘黑闼想要退后,但重创之下他速度自然降低,眼下想要逃走,已经太迟了。

    

    眼看着凌天的大手,就要将刘黑闼吞没。

    

    这时,点将台上的赵文卓,终于是坐不住了。

    

    身影一闪,强大至极的元气暴走,直接将那凌天的攻势全部接下。

    

    “够了,考核到此为止,霍去病,你妄图击杀王庭将军,该当何罪?”

    

    赵文卓站在刘黑闼之前,强压着火气。

    

    刘黑闼败了,丢了的,却是他的脸面。

    

    伍云召刚到冀州,他说好了要杀了霍去病为其出气,但如今,却是让这小子起了势。

    

    这无异于狠狠的打了他一个耳光。

    

    “将军,是刘将军杀我之心在先吧?”

    

    凌天收枪而立,淡淡道。

    

    这赵文卓的偏袒之心,也太昭然若揭了吧。

    

    “哼,还敢顶嘴?在这军中,还没有你反驳的资格,今天若是不惩治你,日后必是我平遥大军的祸害!”

    

    赵文卓却根本不容凌天分说,赫然出手,一掌直接朝着那凌天落下。

    

    他的修为,已经是法相中期,而且是上届战天榜前三的绝代天骄,他的底蕴之深,战力足以阵法元神初期大成武者,这一掌,是凌天无论如何,也接不下的。

    

    “霍兄!”

    

    易中天大惊失色,从行列冲出来,就要拦在凌天身前。

    

    虽然,他知道,他就算是如此做了,也是徒劳,很可能,会一起死。

    

    眼看着凌天就要身死在赵文卓的掌下,其他新入营的九位将军,都是不由的冷笑着。

    

    毕竟,凌天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他们,这是一个异类,嫉妒之心,自然让他们希望凌天身死。

    

    “噗!”

    

    在赵文卓的威压之下,凌天再次逼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他咬着牙,暗道这是他最后的让步,如果这赵文卓非要找死不可,那么他也不管其他了,绝对直接出手,将赵文卓轰杀。

    

    大不了,他躲避起来,等待着中州大军到来便是了。

    

    “住手!”

    

    但就在这时,点将台宝座之下,辛文礼忽然起身,将那赵文卓喝止。

    

    “文卓,这霍去病战力不错,你这般出手,可惜了了。况且,我看到确实是那刘黑闼出手过重在先,今天这件事,就过去吧。”

    

    “大将军!”

    

    赵文卓的气息被压制,脸色顿时一急。

    

    “文卓,你不必再说,且跟我回大帐,还有战略部署,要与你商讨,今天这新兵入营,到此为止吧!”

    

    说罢,辛文礼起身,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点将台上。

    

    “哼!”

    

    赵文卓无奈,狠狠的瞪了一眼凌天,便拂袖而去了。

    

    “霍去病,你够狠,给我等着!我伍云召,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伍云召咬牙切齿,强忍着怒火,也带人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