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96章匈族战决
    若是因此杀了凌天,到时候,他就可以获得晋升的机会,还可以获得不小的赏赐这对日后的修炼,都是大有裨益。

    

    毕竟,赵家有的是资源啊!

    

    但如果没有成功,毁了赵文卓的计划,那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了。

    

    刘黑闼心中打了一个冷颤,但心中却是杀机更胜。

    

    念头飞转,片刻后刘黑闼猛然抬首,心中下定决心。

    

    “霍去病,好啊,没有想到,你还会这般强横的枪法,我倒是要看看,你的极限在哪里!”

    

    刘黑闼目光死死看着凌天,嘴角突然翘起,流露出狰狞冷笑。

    

    “嗷!”

    

    下一刻,其背后的陡然升起一道血红色的猛虎武魂,不仅如此,那猛虎仰天长啸,旋即,便撕扯成能量,环绕在其周身。

    

    霎那间,一道血色光芒,犹如光之甲胄,将刘黑闼包裹,远远看去,留给她仿佛变成了一个人虎合一的怪兽一般。

    

    暴虐、残酷、森冷气息冲霄而起,在呼吸之间,这刘黑闼体内气息竟然暴涨数倍不止,瞬间超出法相巅峰层次战力,虽然比较元神仍旧相差不小,但法相境界绝对无人是其敌手。

    

    “嘶,相位之力?”

    

    “这刘黑闼拥有相位法决么?”

    

    “不,不对,刘黑闼虽然成就法相境界多年了,但是他绝对不会拥有珍稀无比的相位法决,这看起来,而且,真正的相位法决之力,绝对要比这个恐怖的多!”

    

    “没错,这看起来,更像是从匈族战决演化出来的虚相法决!”

    

    “嘶,虚相之力么,那也足够恐怖了!这等从匈族战决沾化出来的法决如果被我们族人习练,那也是很恐怖的,没想到刘黑闼将军,也拥有了。”

    

    无数新兵,甚至那些站在辛文礼身后的将军们,此刻惊呼出声,但目光却是透出羡慕和惊诧之色。

    

    “本将倒要看看,这次你怎么逃出生天!”

    

    施展了相位法决之后,刘黑闼那已经血红的目光落在凌天身上,嘴角忍不住噙着一丝狰狞冷笑。

    

    其他新兵眼中流露淡淡惋惜之色。这霍去病实力不弱,若是真的成了将军,未来一定可以有所建树,只不过运气实在不好,惹了伍云召。

    

    以他现在的战力,这霍去病想要撑过第三招,没有半点可能。

    

    轰!

    

    就在整个新兵大军上下陷入刘黑闼那虚像法决带来的震撼时,后者已经瞬间出手,此刻他形体暴涨,眼眸血红,体外大势凶悍宛若欲要择人而噬的人形猛兽一般,此刻一步上前,咆哮中出再次一刀斩下。

    

    刀锋轰出,浓郁血红元气瞬间将其全身包裹在内,上下翻腾,瞬息间尽皆凝聚到手臂之上。

    

    强横威压从中爆发而出,横扫无极。

    

    凌天面色微变,眼底闪过几分寒芒,看来这刘黑闼下定决心要将他杀死!若是换做他人,即便有着法相巅峰的战力,恐怕也要在这刘黑闼一刀之下丢掉性命。

    

    但今日,他的敌手是凌天,真实战力超越元神中期的恐怖存在,若非因为担心暴露身份而不敢全力爆发,举手投足就能将这小小刘黑闼轰杀至渣。

    

    虽然心中杀机涌动,但凌天表面却是流露出淡淡惊惧之意,貌似全力出手抵挡,浓郁元气破体而出在体外构筑一层元气护盾。

    

    “去死!”刘黑闼看着面前慌张撑起灵力护罩的凌天,嘴角忍不住流露出残忍之色,此刻强横无匹的能量在体内疯狂转动,一种无所不能的感觉萦绕心头,让刘黑闼陷入深深的迷醉之中。

    

    他现在有一种错觉,好似整片天地都无法将他阻拦,一刀斩出,就可以轰碎山岳。

    

    这小小的新兵存在,必死无疑!

    

    此时此刻,凌天脑海中,念头飞转。

    

    他必须要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接下这一击。

    

    同样,他也不能将他的肉身坚韧,展露在他人面前。

    

    毕竟他的肉身,实在太过罕见。

    

    很容易,会被人认出是凌天。

    

    “有了,虚相么?什么战决,无非就是燃烧血脉和武魂!这个东西,仅仅是龙凰至尊决百分之一的玄妙而已!”

    

    虚相法决,凌天曾经见识过,至于那他人口中的匈族战决,凌天也在一路上打听过。

    

    匈族没有武魂,但是血脉强大,而且还掌握一众血脉能量,这种能量和元气极其类似,所以,匈族和蛮族不同的是,前者几乎和人族一样,拥有数不胜数的武技和诡异功法。

    

    那战决,就是其中之一。

    

    战决通俗来讲,类似于血脉狂化,这倒是和蛮族有些类似,匈族武者在施展血脉狂化之后,就如同人族武者动用了武魂之力,只不过,他们的战决之强,远比人族武者寻常祭出武魂时,战力提升的多。

    

    当然,战决在匈族之内,也是比较少见的,提升战力的程度,高于虚相法决,而低于真正的相位法决。

    

    当然,这不排除其中高贵的匈族,拥有品阶极高的战决,其强大,有无法判断了。

    

    总之,匈族的战决,是在万年来征战厮杀之中摸索出来,是匈族纵横无忌的根本。博大精深。

    

    甚至曾经有战役之中,匈奴聚集了上万拥有战决的战士,冲杀而出,直接将人族百万大军击溃,其战力之勇猛,让人色变。

    

    虽然凌天不知道这匈族战决的根本究竟是什么,但是听起来,倒是和龙象决,甚至龙凰至尊决,极其类似。

    

    只不过,他的龙凰至尊决,绝对要比什么匈族战决,高贵多了。

    

    想到此,凌天便也不再犹豫,直接稍稍催动龙凰至尊决,并且控制体内血脉燃烧,在其体表,同样凝成一道凶兽的模样。

    

    此时此刻,凌天的模样,跟刘黑闼一样,变得狰狞起来,一道道血色弥漫之间,让凌天的气息,顷刻间暴涨,直追元神!